不爱你,是一个瞬间的事

摘抄网文章爱情文章

不爱你,是一个瞬间的事

轮世尘守围观:更新时间:03-12 18:12

不爱你,是一个瞬间的事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不爱你,是一个瞬间的事

  大学的时候,最好的朋友在中文系,她的名字叫阿聂。

  晚上,寝室熄了灯,我躲在被窝里看书。

  看着看着,突然问:“谁知道苏轼写眉山老尼的词牌名?”,大家你问我,我问你,无人能答上来。

  一女生自嘲道:“听都没听过呢。”

  那时刻,我就格外想念阿聂。我读的专业是天文地质类,与文学真是风马牛不相及,因此我已经是我们系里不得了的文学顶点。平日大家有忘记的诗词,一般都来问我,轮到我卡壳的时候,唉,四顾无人。

  第二天上午就去找阿聂,她在另一个寝室和人谈笑风生,操着隆回话说:“几没有铅笔,你就借支把几吧。”每次听到她说几,我必笑得喘不过气。隆回话里,几,就是他的意思。阿聂说这个“几”的时候,特别认真,更让人忍俊不禁。她梳着齐耳短发,脸色很白,眼睛小,是个其貌不扬的女孩子。

  她很快就告诉我,那个词牌名是洞仙歌。我又坐下来和她唠叨了一会,她就拉着我手叫我陪她去姑妈家,我有点为难,看她恳切的样子,就答应了。

  阿聂去姑妈家拿生活费,她每次都不想去,喜欢叫我陪她。我这人神经大条,大大咧咧就去了。一路上说不完的心里话。她就是不跟我说文学,我也没有想听她说的意思,但我很喜欢看她写的散文,美得跟山里的溪水一样。阿聂也喜欢看我写的文章,也知道我正在按照他们系主任的安排读中文系全部书籍,偶尔还把上课笔记给我,两人就这样惺惺相惜。

  一路上,她跟我说得最多的就是她的男朋友。我默默地分享着她的爱情,没有太多回答。我承认我有点迟钝,整个大学阶段没喜欢过一个男同学。除了看书,我似乎不喜欢别的什么。正是这个原因,几年大学,我读完了中文系全部的书,还把图书馆里所有我想读的书读了一遍,包括《马克思传》,当然很多囫囵吞枣的地方。直到后来,去图书馆翻找半天,我无书可借,只好读工具书,做摘抄。

  阿聂也是个书痴,但她和我不同的,就是还有自己的爱情。

  阿聂的姑妈不在家,那天晚上我们住在那,聊到很晚才睡。第二天一早起来刷牙,阿聂说,没带牙刷,漱个口吧,我同意了。漱口之前,她上了趟厕所,然后回来漱口,刚一漱完,她又说要去厕所。很多年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幕,她站在洗手间门口,脸色苍白地对我说:“我又要去厕所了。”我很惊讶,问:“你不是刚去过吗?”她无辜地睁着小眼睛,无力地说:“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她从我身边走过,脸色异常苍白。我站在那里,好一阵想吐。

  就在那个当口,我突然从内心升腾起一阵反胃,讨厌起阿聂来。这一讨厌,就是多年,从那以后不读她的文字,也不再去她的寝室找她,每次吃饭,也尽量不去想她那张失去血色的脸。

  这是一种什么情绪呢,我无法解释,它似乎属于生理因素,用理智和情感无法控制。

  就这样,我放弃了大学时最好的友谊。

  这种情绪在我身上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比如高中时,暗中喜欢一个男孩子,可是一个星期后突然看着他就想吐了,没有原因,而他依旧是玉树临风的样子。不能说我没有过暗恋,可每次持续时间不会超过一周。

  阿聂的男朋友后来悄悄给我写情书,死命追我,我却无动于衷。不是因为不想背叛友谊,而是因为在我心里,他的名字和阿聂联系在一起,他就是阿聂,阿聂就是他。他长得很帅,全寝室女生都喜欢他,都羡慕我有这样的人追,更弄不明白我为什么从来没动过心。

  喜欢一个人,其实和名字也有关系,这个名字必须是干净而充满诱惑的,美好得让人向往,它也只能和美好的事物联系在一起。

  年轻时的友情和爱情就是这么肤浅而仓促,匆匆开始,匆匆结束,甚至当事人都不需要知道。阿聂到今天都不知道我后来为什么不再去中文系找她,她也不需要知道,我们今天已经失去了彼此的音讯,生活世界毫无交集。

  有时,独自一人寂寞的时候,我会想起阿聂。想起那些欣赏和懂得,想起那些促膝而谈的时光,想起她的爱情被我无心地横刀夺爱。后来我没再有过这样知心的朋友,今生也许不会再有。有人说爱情是唯一的,其实高山流水的友谊更是。内心里我一直在默默想念她,也希望她幸福,但我竟然没有起过丝毫想要重逢的念头,我也许就这样孤独下去了吧。

  我的母亲经常担忧,操心我还会不会喜欢一个男孩子,以后嫁不嫁得出去。

  这样的担忧当然是多余。我后来不仅爱了,还不止一次。只是大多数时候,都以我自发的厌倦结束。最无辜的一次,是和一个作家的邂逅。开始得千难万难,分手也是纠结无比。可是到死,也只有我自己内心知道,爱情终止的那一刻,不过就是一通电话。电话是他从杂志社打来的。电话里他告诉我,说他吐了,吐出一条蛔虫。然后,他描述了那条蛔虫的样子,说有多长有多长。

  我跑到厕所,干呕了半天。

  那个瞬间,他在我心里就成了灰色。自从和他分手,那个夜宵一条街我就不再去,在我眼里,那里所有的食物上,全部爬满了蛔虫卵。

  是个多么糟心的记忆。

  这段爱情结束的时候,我依旧伤心,虽然是我最先提起的分手,却在结局来临时惶恐无比。想到要独自一人面对这个世界,不太习惯,有点惊慌失措——习惯了有个肩膀可以依靠的女子,就是这么没出息。

  人世间,有些爱情,可以刻骨铭心,很多年,无法忘怀,无法放下;有些爱情,却仿佛一个激灵,一个哈欠的功夫,一转身,茶已冷,你不再有想饮的冲动。

  台湾的李敖爱胡因梦,简直像个笑话,起先爱得很执着,志在必得,不惜一切代价。后来在一起了,居然因为看见她蹲马桶,立刻不爱了。他原来想象她是仙女一般,不食人间烟火,却不料人这个生物所有的一切,她都有,包括口气不新鲜和便秘。

  李敖是狂人,我却不是。他的不爱和我的不爱,有无共同点?我不知道。有人指责说这是精神洁癖,我反对。在我的朋友圈里,既有高级知识分子和官僚,亦有目不识丁的文盲。和他们不同的人相处,我都能找到不同的相处方式,并得其乐趣。知识分子有知识分子的儒雅和教养,文盲有文盲的真诚和义气。

  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只要善良的,我都不排斥,再健康不过的喜好呀,显然跟精神洁癖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台湾有首很老的歌,这么唱:“人世间的爱情忽生忽灭……”,或者,这就是没有答案的答案?

  文章结束的一刻,有人复制给我一段话,这话是一个久违的朋友写给我的,读完,一种温暖和感动霎时传遍了我整个心窝。我哭得泣不成声——我不断反问自己,我为什么哭,真的受了很多委屈吗?

  谁给的委屈?

  可见,在感情的世界,不会有赢家。离开的被离开的,生命都会留下烙印,留下伤痕。别说李敖伤害了胡因梦,在他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爱情这个字眼在他心里就不再有往日的圣洁,他被他自己打败。这才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哀。

  大學的時候,最好的朋友在中文系,她的名字叫阿聶。

  晚上,寝室熄了燈,我躲在被窩裏看書。

  看着看着,突然問:“誰知道蘇轼寫眉山老尼的詞牌名?”,大家你問我,我問你,無人能答上來。

  一女生自嘲道:“聽都沒聽過呢。”

  那時刻,我就格外想念阿聶。我讀的專業是天文地質類,與文學真是風馬牛不相及,因此我已經是我們系裏不得了的文學頂點。平日大家有忘記的詩詞,一般都來問我,輪到我卡殼的時候,唉,四顧無人。

  第二天上午就去找阿聶,她在另一個寝室和人談笑風生,操着隆回話說:“幾沒有鉛筆,你就借支把幾吧。”每次聽到她說幾,我必笑得喘不過氣。隆回話裏,幾,就是他的意思。阿聶說這個“幾”的時候,特别認真,更讓人忍俊不禁。她梳着齊耳短發,臉色很白,眼睛小,是個其貌不揚的女孩子。

  她很快就告訴我,那個詞牌名是洞仙歌。我又坐下來和她唠叨了一會,她就拉着我手叫我陪她去姑媽家,我有點爲難,看她懇切的樣子,就答應了。

  阿聶去姑媽家拿生活費,她每次都不想去,喜歡叫我陪她。我這人神經大條,大大咧咧就去了。一路上說不完的心裏話。她就是不跟我說文學,我也沒有想聽她說的意思,但我很喜歡看她寫的散文,美得跟山裏的溪水一樣。阿聶也喜歡看我寫的文章,也知道我正在按照他們系主任的安排讀中文系全部書籍,偶爾還把上課筆記給我,兩人就這樣惺惺相惜。

  一路上,她跟我說得最多的就是她的男朋友。我默默地分享着她的愛情,沒有太多回答。我承認我有點遲鈍,整個大學階段沒喜歡過一個男同學。除了看書,我似乎不喜歡别的什麽。正是這個原因,幾年大學,我讀完了中文系全部的書,還把圖書館裏所有我想讀的書讀了一遍,包括《馬克思傳》,當然很多囫囵吞棗的地方。直到後來,去圖書館翻找半天,我無書可借,隻好讀工具書,做摘抄。

  阿聶也是個書癡,但她和我不同的,就是還有自己的愛情。

  阿聶的姑媽不在家,那天晚上我們住在那,聊到很晚才睡。第二天一早起來刷牙,阿聶說,沒帶牙刷,漱個口吧,我同意了。漱口之前,她上了趟廁所,然後回來漱口,剛一漱完,她又說要去廁所。很多年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幕,她站在洗手間門口,臉色蒼白地對我說:“我又要去廁所了。”我很驚訝,問:“你不是剛去過嗎?”她無辜地睜着小眼睛,無力地說:“就是不知道怎麽回事。”然後她從我身邊走過,臉色異常蒼白。我站在那裏,好一陣想吐。

  就在那個當口,我突然從内心升騰起一陣反胃,讨厭起阿聶來。這一讨厭,就是多年,從那以後不讀她的文字,也不再去她的寝室找她,每次吃飯,也盡量不去想她那張失去血色的臉。

  這是一種什麽情緒呢,我無法解釋,它似乎屬于生理因素,用理智和情感無法控制。

  就這樣,我放棄了大學時最好的友誼。

  這種情緒在我身上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比如高中時,暗中喜歡一個男孩子,可是一個星期後突然看着他就想吐了,沒有原因,而他依舊是玉樹臨風的樣子。不能說我沒有過暗戀,可每次持續時間不會超過一周。

  阿聶的男朋友後來悄悄給我寫情書,死命追我,我卻無動于衷。不是因爲不想背叛友誼,而是因爲在我心裏,他的名字和阿聶聯系在一起,他就是阿聶,阿聶就是他。他長得很帥,全寝室女生都喜歡他,都羨慕我有這樣的人追,更弄不明白我爲什麽從來沒動過心。

  喜歡一個人,其實和名字也有關系,這個名字必須是幹淨而充滿誘惑的,美好得讓人向往,它也隻能和美好的事物聯系在一起。

  年輕時的友情和愛情就是這麽膚湺鴤}促,匆匆開始,匆匆結束,甚至當事人都不需要知道。阿聶到今天都不知道我後來爲什麽不再去中文系找她,她也不需要知道,我們今天已經失去了彼此的音訊,生活世界毫無交集。

  有時,獨自一人寂寞的時候,我會想起阿聶。想起那些欣賞和懂得,想起那些促膝而談的時光,想起她的愛情被我無心地橫刀奪愛。後來我沒再有過這樣知心的朋友,今生也許不會再有。有人說愛情是唯一的,其實高山流水的友誼更是。内心裏我一直在默默想念她,也希望她幸福,但我竟然沒有起過絲毫想要重逢的念頭,我也許就這樣孤獨下去了吧。

  我的母親經常擔憂,操心我還會不會喜歡一個男孩子,以後嫁不嫁得出去。

  這樣的擔憂當然是多餘。我後來不僅愛了,還不止一次。隻是大多數時候,都以我自發的厭倦結束。最無辜的一次,是和一個作家的邂逅。開始得千難萬難,分手也是糾結無比。可是到死,也隻有我自己内心知道,愛情終止的那一刻,不過就是一通電話。電話是他從雜志社打來的。電話裏他告訴我,說他吐了,吐出一條蛔蟲。然後,他描述了那條蛔蟲的樣子,說有多長有多長。

  我跑到廁所,幹嘔了半天。

  那個瞬間,他在我心裏就成了灰色。自從和他分手,那個夜宵一條街我就不再去,在我眼裏,那裏所有的食物上,全部爬滿了蛔蟲卵。

  是個多麽糟心的記憶。

  這段愛情結束的時候,我依舊傷心,雖然是我最先提起的分手,卻在結局來臨時惶恐無比。想到要獨自一人面對這個世界,不太習慣,有點驚慌失措——習慣了有個肩膀可以依靠的女子,就是這麽沒出息。

  人世間,有些愛情,可以刻骨銘心,很多年,無法忘懷,無法放下;有些愛情,卻仿佛一個激靈,一個哈欠的功夫,一轉身,茶已冷,你不再有想飲的沖動。

  台灣的李敖愛胡因夢,簡直像個笑話,起先愛得很執着,志在必得,不惜一切代價。後來在一起了,居然因爲看見她蹲馬桶,立刻不愛了。他原來想象她是仙女一般,不食人間煙火,卻不料人這個生物所有的一切,她都有,包括口氣不新鮮和便秘。

  李敖是狂人,我卻不是。他的不愛和我的不愛,有無共同點?我不知道。有人指責說這是精神潔癖,我反對。在我的朋友圈裏,既有高級知識分子和官僚,亦有目不識丁的文盲。和他們不同的人相處,我都能找到不同的相處方式,并得其樂趣。知識分子有知識分子的儒雅和教養,文盲有文盲的真蘸土x氣。

  陽春白雪,下裏巴人,隻要善良的,我都不排斥,再健康不過的喜好呀,顯然跟精神潔癖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台灣有首很老的歌,這麽唱:“人世間的愛情忽生忽滅……”,或者,這就是沒有答案的答案?

  文章結束的一刻,有人複制給我一段話,這話是一個久違的朋友寫給我的,讀完,一種溫暖和感動霎時傳遍了我整個心窩。我哭得泣不成聲——我不斷反問自己,我爲什麽哭,真的受了很多委屈嗎?

  誰給的委屈?

  可見,在感情的世界,不會有赢家。離開的被離開的,生命都會留下烙印,留下傷痕。别說李敖傷害了胡因夢,在他轉身離開的那一刻,愛情這個字眼在他心裏就不再有往日的聖潔,他被他自己打敗。這才是人世間最大的悲哀。

当前文章链接:不爱你,是一个瞬间的事(https://m.cw58.cn/wenzhang/aiqing/425474.html)
标签:爱情结束想起寝室文学

推荐美文

爱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