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有爱

摘抄网文章爱情文章

命中有爱

天官围观:更新时间:03-18 18:10

命中有爱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命中有爱

  当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的如意王子会不期而至。我常常想像他骑着一匹雪白的骏马,把我抱上马背带往他的城池。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有一位特别的意中人在找我,就像我正在苦苦寻觅他一样。这种事肯定会发生,命中注定。

  那年我17岁,他终于出现了。这小伙子名叫特德·本宁顿,是新来的一位邻居。妈妈在我生日那天给了我一个挂在项链上的小金盒。金盒并不新,却是她多年的珍藏,而且妈妈总是把这个小盒子跟爸爸送妈妈的几样纪念品放在一起。

  “妈妈,你真要把盒子送给我吗?这可是属于你的呀!”我说。

  “真的!”妈妈说,“它对我意义重大,不过我说过,到我女儿17岁时,就归她。”妈妈眼中闪过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神情。我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爸爸和妈妈的婚姻可谓美满幸福。爸爸热情体贴,妈妈跟他在一起好像总有无限的快乐,直到两年前,他不幸逝世。我暗自好笑,真不懂妈妈会有什么伤心的事儿。但我的确喜欢这个盒子,它小巧玲珑,呈鸡心状,系着一根细小的金链,叫人爱不释手。可最让我心跳的还是特德·本宁顿送给我的一条朴素却饰有金边的蓝头巾。我喜爱特德送给我的礼物,但我更爱他本人。我喜欢他那淡黄色的卷发垂在前领上的可爱劲儿,清亮的诚实的蓝眼睛和好看的方方的下颌。而且他腼腆、讨人喜欢、做事认真,跟我们高年级那帮油腔滑调、自以为是的家伙相比,他显得如此不同寻常。
  大概是在两个月前,我就开始注意上特德了,那时他来我们班才一个月。他是个文静的男孩,从不参加学校里的任何球队。课后或是周末,别的同学在闲逛玩乐时,他却不得不去一家杂货店打工。当时正值一次校友舞会,作为一名高三女生,你不可能有太多的选择,因为本年级的男生大都把心掏给了高一和高二的女孩子。我只得把剩下的男生列了一个名单,把太矮的几个划去,结果只剩下4个人。可其中3个要么身体太胖,要么与我合不来,再不就是说话时唾沫四溅。特德成了最后惟一的人选。下课后当他走出教室,我早已抢先一步恭候在那儿,装着无意碰到了一块。我搭讪说:“南希这个周末要举办家庭舞会,特德,这可是女邀男的活动。你想去吗?”

  “去?你是说同你一道去?”他问。“是的,”我说。“这个,这个,一定去,谢谢!我很乐意去。”他有点受宠若惊,真不知道他长这么大是否曾带过女孩子去过什么地方。我不禁想,邀他去也许是个错误,大伙儿会不会喜欢他?参加舞会的可都是学校里的主流人物,特德合群吗?然而晚会上一切都叫人感到愉快。特德尽力适应其中,跳舞、参加游戏、跟人交谈,倒真像是个游刃有余的社交高手。

  晚会后他送我回家的路上,我们聊起了彼此毕业后的打算,我说我将读文秘专业。他则告诉我他正在努力争取杜莱恩学院的奖学金,准备去那儿学医。月光朦胧而优美,叫人有一股莫名的冲动。突然间我清楚地意识到我那空着的小手正在身体的一侧晃动,他的手也是。也不知什么时候,两只手或多或少地碰到了一块儿。一路上我俩不再说话,在月光下默默地走着,彼此的手慢慢牵到了一起。

  特德带我去参加校友舞会,这事看来如此自然。一阵心颤的感觉让我突然了悟,特德就是我自小在冥冥中期待的那个特别的意中人!我们的感情随着时光的流淌而越发显得月久年深,我俩一块儿散步,出门远足,在蔚蓝的天空下参加大伙的野餐聚会。特德在野餐的过程中弹起悦耳的吉他,我们一起忘情地放声歌唱。都是些诗情无限而又令人幸福的日子。接着有一天,特德带来好消息,他已经获得了杜莱恩学院的奖学金。“别人会称我本宁顿医生,你感觉怎么样?”“妙极了!”我说,“不过我会想你的。”“我也是,”他说,“真希望你能跟我一块儿去。”

  “别担心,”我安慰他,“我就在这儿等你。也许你毕业之前,我能在那所学院里找个工作。”

  “那太棒了,不过我怕。”

  “怕什么?”我问道。

  “哦,一切都这样完美,我真害怕会失去你。”

  “瞎操心,”我对他说,“你不会失去这命中注定的爱情的!”可是我错了。特德离开我上学去了。起初的日子我们彼此还比较勤快地写信。可渐渐地,我们的信越来越少。大概这就是结局的开始。他不能回家过感恩节,而到圣诞节他回来时,我却在出麻疹。终于特德有了新女朋友。她是他们学校的一名同学。特德来信说,他对此感到很抱歉,又说他知道我会理解的。

  收到信的那天正下着雨。我躺在床上倾听淅沥地雨声。我并不恨特德,我甚至也不恨那个女孩。只是我无法相信所发生的一切。这时妈妈走了进来。我知道她要说什么。“还有别的小伙子,你可能现在不相信,但总会有的。”她开口说。“也许吧,不过特德是我惟一的至爱,我以后再也不会爱了!”妈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给你的那个挂在项链上的小金盒还在吗?”“小金盒?哦,当然在。就在梳妆台最顶格的那个抽屉里。”妈妈拿出小金盒,让我戴上。“你看,”她说,“这是那个特别的意中人,在我17岁时送给我的。”我珍爱地把小金盒捧起来,想起了去世的爸爸。他曾经和妈妈有过多么幸福的生活啊!

  “他心好,讨人喜欢,与众不同。我当时确信他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妈妈陷入了沉思,慢慢地说,“可在我们订婚之后不几天,他就丧生于一次火车事故。”“你说什么?”我惊叫起来,“我还以为……你是说在爸爸之前,你曾爱过别人?另一个你曾认为是最特别的那个意中人?”“是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我想如果我嫁给了他,我肯定自己会非常幸福。但结果是三年后我同你爸爸结了婚。我们也彼此相爱,并且跟他在一起我也非常幸福。”

  “我搞不懂。”我说。

  “宝贝,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世上并非只有一个特别的人才会让我们幸福,而是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好人,特德只是其中之一。只是他来得太早了些。”妈妈静静地望着我。我几乎哭了起来,因为我感到我童年的梦想正被击得粉碎。妈妈轻声说:“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好男人在恰当的时候来到,他才是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她走了出去,轻轻把门关上,留下我独自一人,倾听雨点的声音。我望着妈妈出去时关上的那扇门,心里却想到另一扇门,那就是她刚才为我开启的另一扇希望之门。

  當我還是個小姑娘的時候,我就知道總有一天我的如意王子會不期而至。我常常想像他騎着一匹雪白的駿馬,把我抱上馬背帶往他的城池。我相信這個世界上的某個地方有一位特别的意中人在找我,就像我正在苦苦尋覓他一樣。這種事肯定會發生,命中注定。

  那年我17歲,他終于出現了。這小夥子名叫特德·本甯頓,是新來的一位鄰居。媽媽在我生日那天給了我一個挂在項鏈上的小金盒。金盒并不新,卻是她多年的珍藏,而且媽媽總是把這個小盒子跟爸爸送媽媽的幾樣紀念品放在一起。

  “媽媽,你真要把盒子送給我嗎?這可是屬于你的呀!”我說。

  “真的!”媽媽說,“它對我意義重大,不過我說過,到我女兒17歲時,就歸她。”媽媽眼中閃過一絲令人捉摸不透的神情。我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爸爸和媽媽的婚姻可謂美滿幸福。爸爸熱情體貼,媽媽跟他在一起好像總有無限的快樂,直到兩年前,他不幸逝世。我暗自好笑,真不懂媽媽會有什麽傷心的事兒。但我的确喜歡這個盒子,它小巧玲珑,呈雞心狀,系着一根細小的金鏈,叫人愛不釋手。可最讓我心跳的還是特德·本甯頓送給我的一條樸素卻飾有金邊的藍頭巾。我喜愛特德送給我的禮物,但我更愛他本人。我喜歡他那淡黃色的卷發垂在前領上的可愛勁兒,清亮的諏嵉乃{眼睛和好看的方方的下颌。而且他腼腆、讨人喜歡、做事認真,跟我們高年級那幫油腔滑調、自以爲是的家夥相比,他顯得如此不同尋常。
  大概是在兩個月前,我就開始注意上特德了,那時他來我們班才一個月。他是個文靜的男孩,從不參加學校裏的任何球隊。課後或是周末,别的同學在閑逛玩樂時,他卻不得不去一家雜貨店打工。當時正值一次校友舞會,作爲一名高三女生,你不可能有太多的選擇,因爲本年級的男生大都把心掏給了高一和高二的女孩子。我隻得把剩下的男生列了一個名單,把太矮的幾個劃去,結果隻剩下4個人。可其中3個要麽身體太胖,要麽與我合不來,再不就是說話時唾沫四濺。特德成了最後惟一的人選。下課後當他走出教室,我早已搶先一步恭候在那兒,裝着無意碰到了一塊。我搭讪說:“南希這個周末要舉辦家庭舞會,特德,這可是女邀男的活動。你想去嗎?”

  “去?你是說同你一道去?”他問。“是的,”我說。“這個,這個,一定去,謝謝!我很樂意去。”他有點受寵若驚,真不知道他長這麽大是否曾帶過女孩子去過什麽地方。我不禁想,邀他去也許是個錯誤,大夥兒會不會喜歡他?參加舞會的可都是學校裏的主流人物,特德合群嗎?然而晚會上一切都叫人感到愉快。特德盡力适應其中,跳舞、參加遊戲、跟人交談,倒真像是個遊刃有餘的社交高手。

  晚會後他送我回家的路上,我們聊起了彼此畢業後的打算,我說我将讀文秘專業。他則告訴我他正在努力争取杜萊恩學院的獎學金,準備去那兒學醫。月光朦胧而優美,叫人有一股莫名的沖動。突然間我清楚地意識到我那空着的小手正在身體的一側晃動,他的手也是。也不知什麽時候,兩隻手或多或少地碰到了一塊兒。一路上我倆不再說話,在月光下默默地走着,彼此的手慢慢牽到了一起。

  特德帶我去參加校友舞會,這事看來如此自然。一陣心顫的感覺讓我突然了悟,特德就是我自小在冥冥中期待的那個特别的意中人!我們的感情随着時光的流淌而越發顯得月久年深,我倆一塊兒散步,出門遠足,在蔚藍的天空下參加大夥的野餐聚會。特德在野餐的過程中彈起悅耳的吉他,我們一起忘情地放聲歌唱。都是些詩情無限而又令人幸福的日子。接着有一天,特德帶來好消息,他已經獲得了杜萊恩學院的獎學金。“别人會稱我本甯頓醫生,你感覺怎麽樣?”“妙極了!”我說,“不過我會想你的。”“我也是,”他說,“真希望你能跟我一塊兒去。”

  “别擔心,”我安慰他,“我就在這兒等你。也許你畢業之前,我能在那所學院裏找個工作。”

  “那太棒了,不過我怕。”

  “怕什麽?”我問道。

  “哦,一切都這樣完美,我真害怕會失去你。”

  “瞎操心,”我對他說,“你不會失去這命中注定的愛情的!”可是我錯了。特德離開我上學去了。起初的日子我們彼此還比較勤快地寫信。可漸漸地,我們的信越來越少。大概這就是結局的開始。他不能回家過感恩節,而到聖誕節他回來時,我卻在出麻疹。終于特德有了新女朋友。她是他們學校的一名同學。特德來信說,他對此感到很抱歉,又說他知道我會理解的。

  收到信的那天正下着雨。我躺在床上傾聽淅瀝地雨聲。我并不恨特德,我甚至也不恨那個女孩。隻是我無法相信所發生的一切。這時媽媽走了進來。我知道她要說什麽。“還有别的小夥子,你可能現在不相信,但總會有的。”她開口說。“也許吧,不過特德是我惟一的至愛,我以後再也不會愛了!”媽媽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我給你的那個挂在項鏈上的小金盒還在嗎?”“小金盒?哦,當然在。就在梳妝台最頂格的那個抽屜裏。”媽媽拿出小金盒,讓我戴上。“你看,”她說,“這是那個特别的意中人,在我17歲時送給我的。”我珍愛地把小金盒捧起來,想起了去世的爸爸。他曾經和媽媽有過多麽幸福的生活啊!

  “他心好,讨人喜歡,與胁煌N耶敃r确信他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個人,”媽媽陷入了沉思,慢慢地說,“可在我們訂婚之後不幾天,他就喪生于一次火車事故。”“你說什麽?”我驚叫起來,“我還以爲……你是說在爸爸之前,你曾愛過别人?另一個你曾認爲是最特别的那個意中人?”“是的,事情就是這樣的,我想如果我嫁給了他,我肯定自己會非常幸福。但結果是三年後我同你爸爸結了婚。我們也彼此相愛,并且跟他在一起我也非常幸福。”

  “我搞不懂。”我說。

  “寶貝,我想告訴你的是,這世上并非隻有一個特别的人才會讓我們幸福,而是有許許多多這樣的好人,特德隻是其中之一。隻是他來得太早了些。”媽媽靜靜地望着我。我幾乎哭了起來,因爲我感到我童年的夢想正被擊得粉碎。媽媽輕聲說:“總有一天,會有一個好男人在恰當的時候來到,他才是你命中注定的那個人。”

  她走了出去,輕輕把門關上,留下我獨自一人,傾聽雨點的聲音。我望着媽媽出去時關上的那扇門,心裏卻想到另一扇門,那就是她剛才爲我開啓的另一扇希望之門。

当前文章链接:命中有爱(https://m.cw58.cn/wenzhang/aiqing/425431.html)
标签:我说也许我想妈妈的感到

推荐美文

爱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