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无法进人爱情的友情

摘抄网文章爱情文章

一次无法进人爱情的友情

魔戮苍穹围观:更新时间:03-11 18:12

一次无法进人爱情的友情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一次无法进人爱情的友情

  两年前,我在一座遥远的海滨城市上班。同在企划部的有个男孩叫苏维应,毕业于美术学院,写得一手漂亮的美术字。我和他有着相同的专业经历,年龄又相近,因此分外相熟起来。我们常分工写海报,设置橱窗,也常被派一块儿出去办事。

  两个来自不同城市的人一同走在另一个城市熙攘的街道上,是种难以言述的感受,那是一种既非亲情也非爱情的温情。

  企划部部长韦雄是个矮墩墩的三十几岁的男人,面部表情深沉冷峻,常爱说些与CI策划相关的术语。对手下的吩咐干脆利落,一副私人小企业主不讲情面的作派。但是,天知道,他严谨的面孔下也无可避免地隐伏着某些男人的通病,他对公司好几位成熟或不成熟的女性都发出过暗示,意欲捕获。令我愤怒的是,韦雄显然也把我当成了不成熟的那类女孩,暗示我做他的情人,说这话时,他脸上不似往日深沉,而努力绽出了一些青春的笑容。

  我回避了。只有回避。

  我知道。在这个城市我立足还没多久,跳槽需要时间与机遇。只有尽量杜绝韦雄再次开口提此事的机会。

  仍然常借着办公事的机会与苏维应一块在街上溜达,周围是陌生的人流,心里却多少有些踏实,苏维应目光炯炯地眺望远方,谈他的计划与前途,透露着他想在这座城市崛起的雄心。随着谈话的深入,苏维应对我的感情似乎也在加深,甚至有一次在喝醉酒后他呼唤了许久我的名字,我心里掠过一阵深深的感动。

  当苏维应有次在傍晚的树下揽过我的肩时,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苏维应放下手,转过脸说:我懂了,你不用说……是的,他是个聪明的男孩,明白我对这份友谊的呵护和对旁人的认真或无意。

  我的心里却一直梗着韦雄的事。他不会就此罢休,或者,会在他认为适当的时机“炒”掉我。几天前,他还叫苏维应来宿舍找我,要我下去同他们吃夜宵。我拒绝了,苏维应还几次三番上来转达韦雄的话,执意要我“别客气,一块去”。我还是去了,维应不明真相,没必要令他尴尬。

  有一天,维应的生日,晚上我们在一家露天舞厅的平台坐着,音乐在晚风中散播。维应兴致颇高地跟我谈着他的家庭以及他的“城市计划”,我听着,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无可名状的委屈。为在这孤单的城市,为还不知旦夕的这份工作,其实韦雄这件事我一直想对维应说,又总犹豫,跟他说了又怎样呢?维应尽管平日与韦雄关系不错,毕竟是上下属,不可能越俎代庖去游劝什么。除了一份激愤与劝慰,他无法帮我。但就在这一刻,月光的下面,我想能得到维应的一份真诚,也就足够了。

  我讲完我的遭遇,维应略低了头,沉默着。我的心倏忽间凉了下去。维应原来从头至尾就明白这件事的,他不说而已。不说还罢,可是他居然替韦雄叫我下楼吃夜宵!寒意在我心底蔓延开来。

  是的,维应不是我大哥,也并非我男友,他没有义务或责任替我承担什么,哪怕只是愤慨。我们终究是萍水相逢的路人。

  但是,我们有过的那么多次的心灵交流,情感相温就这么脆如薄纸吗?唤不起内层的一丝涟漪。他在醉里喊过的名字,揽过我肩时默默的眼神,难道只是他寂寞的慰藉,却禁不起任何实质的考验?如果在他揽过我肩的那刻我成为了他的女朋友呢?他是否还会有这样超脱的态度?而如果没有一份起码的正义与感情,虚幻的承诺又能唤起多少真正的责任感呢?

  我沉默着,维应很无力地说:有些事,看开点吧。我想起小久以前,趁午饭间隙顶着酷暑烈日走大街小巷,终于为维应的生日买到一盏美丽的蓝色玻璃风灯,还有一张印着“相逢即缘”的贺卡。当初看到那盏风灯时,我惊喜不已,心里弥漫着友情的温馨。现在它正静静躺在我的包里,还未来得及送出,就已经破裂了,在我心里。

  当然我也知道维应的苦衷,他的“城市计划”的实现有赖于颇受老板宠信的韦雄的提携扶持,企划部尚有一职位与薪水空缺着。

  不久,维应把一份签着韦雄名字的“炒单”放到了我的面前,“炒单”上赫然写着苏维应及其新职务的名称,韦雄清他经办此事。早该有的震惊、愤怒、空荡在那一刹都消退了。苏维应踏过一位女孩的友情,走近他所渴求的。

  我永久地离开了那家公司和苏维应。

  我曾希望苏维应像展现醉酒时的真诚一样展现义愤,却没想到他清醒时的退缩,甚或世俗的势利。

  曾经想告诉苏维应,如果,如果那时他能拿出一点真的关怀(男人的血性而非唤我的名字或揽过我的肩),我们极可能会有一个开始。但苏维应自有他的主次之衡,这个如果注定无法成立。

  这是一个伤感的故事。那一晚我在暗夜察望星空时想,男人和女人,就像星月那样吗,在天宇间怎样交融?

  兩年前,我在一座遙遠的海濱城市上班。同在企劃部的有個男孩叫蘇維應,畢業于美術學院,寫得一手漂亮的美術字。我和他有着相同的專業經曆,年齡又相近,因此分外相熟起來。我們常分工寫海報,設置櫥窗,也常被派一塊兒出去辦事。

  兩個來自不同城市的人一同走在另一個城市熙攘的街道上,是種難以言述的感受,那是一種既非親情也非愛情的溫情。

  企劃部部長韋雄是個矮墩墩的三十幾歲的男人,面部表情深沉冷峻,常愛說些與CI策劃相關的術語。對手下的吩咐幹脆利落,一副私人小企業主不講情面的作派。但是,天知道,他嚴謹的面孔下也無可避免地隐伏着某些男人的通病,他對公司好幾位成熟或不成熟的女性都發出過暗示,意欲捕獲。令我憤怒的是,韋雄顯然也把我當成了不成熟的那類女孩,暗示我做他的情人,說這話時,他臉上不似往日深沉,而努力綻出了一些青春的笑容。

  我回避了。隻有回避。

  我知道。在這個城市我立足還沒多久,跳槽需要時間與機遇。隻有盡量杜絕韋雄再次開口提此事的機會。

  仍然常借着辦公事的機會與蘇維應一塊在街上溜達,周圍是陌生的人流,心裏卻多少有些踏實,蘇維應目光炯炯地眺望遠方,談他的計劃與前途,透露着他想在這座城市崛起的雄心。随着談話的深入,蘇維應對我的感情似乎也在加深,甚至有一次在喝醉酒後他呼喚了許久我的名字,我心裏掠過一陣深深的感動。

  當蘇維應有次在傍晚的樹下攬過我的肩時,我沒有說話,隻是看着他,蘇維應放下手,轉過臉說:我懂了,你不用說……是的,他是個聰明的男孩,明白我對這份友誼的呵護和對旁人的認真或無意。

  我的心裏卻一直梗着韋雄的事。他不會就此罷休,或者,會在他認爲适當的時機“炒”掉我。幾天前,他還叫蘇維應來宿舍找我,要我下去同他們吃夜宵。我拒絕了,蘇維應還幾次三番上來轉達韋雄的話,執意要我“别客氣,一塊去”。我還是去了,維應不明真相,沒必要令他尴尬。

  有一天,維應的生日,晚上我們在一家露天舞廳的平台坐着,音樂在晚風中散播。維應興緻頗高地跟我談着他的家庭以及他的“城市計劃”,我聽着,心裏突然湧起一陣無可名狀的委屈。爲在這孤單的城市,爲還不知旦夕的這份工作,其實韋雄這件事我一直想對維應說,又總猶豫,跟他說了又怎樣呢?維應盡管平日與韋雄關系不錯,畢竟是上下屬,不可能越俎代庖去遊勸什麽。除了一份激憤與勸慰,他無法幫我。但就在這一刻,月光的下面,我想能得到維應的一份真眨簿妥銐蛄恕

  我講完我的遭遇,維應略低了頭,沉默着。我的心倏忽間涼了下去。維應原來從頭至尾就明白這件事的,他不說而已。不說還罷,可是他居然替韋雄叫我下樓吃夜宵!寒意在我心底蔓延開來。

  是的,維應不是我大哥,也并非我男友,他沒有義務或責任替我承擔什麽,哪怕隻是憤慨。我們終究是萍水相逢的路人。

  但是,我們有過的那麽多次的心靈交流,情感相溫就這麽脆如薄紙嗎?喚不起内層的一絲漣漪。他在醉裏喊過的名字,攬過我肩時默默的眼神,難道隻是他寂寞的慰藉,卻禁不起任何實質的考驗?如果在他攬過我肩的那刻我成爲了他的女朋友呢?他是否還會有這樣超脫的态度?而如果沒有一份起碼的正義與感情,虛幻的承諾又能喚起多少真正的責任感呢?

  我沉默着,維應很無力地說:有些事,看開點吧。我想起小久以前,趁午飯間隙頂着酷暑烈日走大街小巷,終于爲維應的生日買到一盞美麗的藍色玻璃風燈,還有一張印着“相逢即緣”的賀卡。當初看到那盞風燈時,我驚喜不已,心裏彌漫着友情的溫馨。現在它正靜靜躺在我的包裏,還未來得及送出,就已經破裂了,在我心裏。

  當然我也知道維應的苦衷,他的“城市計劃”的實現有賴于頗受老板寵信的韋雄的提攜扶持,企劃部尚有一職位與薪水空缺着。

  不久,維應把一份簽着韋雄名字的“炒單”放到了我的面前,“炒單”上赫然寫着蘇維應及其新職務的名稱,韋雄清他經辦此事。早該有的震驚、憤怒、空蕩在那一刹都消退了。蘇維應踏過一位女孩的友情,走近他所渴求的。

  我永久地離開了那家公司和蘇維應。

  我曾希望蘇維應像展現醉酒時的真找粯诱宫F義憤,卻沒想到他清醒時的退縮,甚或世俗的勢利。

  曾經想告訴蘇維應,如果,如果那時他能拿出一點真的關懷(男人的血性而非喚我的名字或攬過我的肩),我們極可能會有一個開始。但蘇維應自有他的主次之衡,這個如果注定無法成立。

  這是一個傷感的故事。那一晚我在暗夜察望星空時想,男人和女人,就像星月那樣嗎,在天宇間怎樣交融?

当前文章链接:一次无法进人爱情的友情(https://m.cw58.cn/wenzhang/aiqing/425411.html)
标签:友情机会深沉明白感情

推荐美文

爱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