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与白

摘抄网日记心情随笔

黑与白

美文摘抄网晚唐围观:更新时间:09-29 19:29

黑与白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黑与白

深沉的黛蓝色的天空,横亘着几缕黑烟,偶尔有几颗星辰得以张望大地,却畏畏缩缩、小心翼翼。

这种天色好像在梦里见过,那是太阳完全落山之后,夜幕真正来临之前的黯淡,似有微光又不见光亮,就好像在绝望边缘徘徊的人心,似有希望,又全无曙光。

应该……很长时间过去了,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黛蓝色,黑烟在最高处沉默着不动如山,这个连风也感受不到的地方,时间似乎已经凝滞。

身前的草丛动了动,然后有个东西蹦了出来,身形如兔,头和躯体一般大小,纯白的毛发中镶嵌着两颗黑曜石般的大眼珠子,颤动着一双长满绒毛的长耳,似能捕捉万物的声音。我看着它的硕大而透彻眼睛,不由伸出了手,兔子一样的生物动了动后腿,微微直起身子来。忽然间,兔子深潭一般漆黑的眼珠子里似有一抹飞一般的流光窜过,几乎同时,我的耳边刷过一阵细小的疾风,深潭刹那间变成了死水。

伸出的手还停留在空中,我愣怔地看着倒在草丛间再没有生气的尸体,不知所措。身后的火光渐近,人的声音传来,“你在做什么?”

“我……”

“忘了首领说的话吗?白色的生物都要杀死。”

“那是……”

“它直起身来,分明摆出攻击你的姿势。”

“……”我说不出话来,也没有回头,只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远,还有人在低声咒骂,“愚不可及!”

又有一个人来到我面前,伸手去抓地上的兔子,他的手看不到肉色,大约是戴了手套,或者是他的手太过黝黑,竟和身上的黑袍子一般无二。

看着被他拎起的绵软尸体,我颤悠悠地,也站了起来,“你干什么?”

那人一言不发,可看向我的眼神里分明透露着怜悯和不屑,然后他转身就走,步履飞快。我一阵着急,于是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跟着他我来到了黑烟的源头,原来天幕上横亘的烟雾是这些地上的火堆烧出来的。

围着火堆的人很多,都穿着比烟雾还要黑的袍子和斗篷,露出的手脚也是黑的,只剩下脸上没有被面具遮住的唇和下巴,他们的唇是青紫色的,让人不由地联想到了僵死的尸体。兔子的眼睛里能看到好奇、恐惧……而他们的黑,一片死寂,仿佛正张开无形的大嘴,无声地吞噬着周遭的一切思想和灵魂。那些人的手上都拿着工具,有锤子、砍刀、蒲扇、黑炭……地上摆着一只巨大的箩筐,我只能依稀看见里面交织成一团乱麻的白色绒毛和羽毛。人群中心的火势很大,火舌的尽头,不断有滚滚的黑色浓烟升腾着直冲天空。

那人把兔子交给拿砍刀的人群,不一会儿,一张白色又鲜血淋漓的皮就被支在了火堆旁烘烤着。胃顿时里剧烈地翻滚了起来,我强忍住汹涌的恐惧和厌恶,后退一步避开人群,绝望地平复着呕吐的欲望。

这是在做什么?这些人,杀死白色的生物后再燃烧它们的皮毛吗?这些黑烟,都是皮毛燃烧所致吗?他们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人群中,忽然爆出一阵低沉的呼喝,其间夹杂着凌乱的蹄踏声,原来是一位猎手捕回了白色的牛。它的牛角被锯断血流如注,蹄子被捆绑步履艰难,身上伤痕累累,那本属于它的血,沾染在猎手的长矛上格外刺眼。呼喝声平静之后,祝祷的歌声缓缓传来:

“庇佑首领的光辉神祗啊!

我们献祭这罪孽的庞然之物给您。

只因它纯白如雪触犯了首领的禁忌,

只因它纯白如雪象征了罪孽的姓名。

它的叫声是地狱的吟唱,

它的存在让我们备受欺凌。

请收下这罪孽的献祭之物啊!

护佑我们的首领顺心顺意。”

祝祷的歌声停下,人群霎时纷纷涌向受伤的白牛,白牛痛苦的叫唤声从凄厉变得微弱,直到最后一丝生的气息也消失了,攒动的人群这才安静下来。空气中好像传来一声沧桑的哀叹,我抬头寻觅,却发现又一颗星辰的光芒消失在滚滚黑烟中。

忽然有一阵风吹过,带着破碎却又倔强的声音:

“……是首领夺取了白的一切

他自私贪婪……地狱的野狗

他坐在白的尸骨上……畏惧白的灵魂

……他畏惧一切的‘白’

……不敢面见光明……和公正

他靠屠杀……忘却恐惧……

可天上的星光……让他颤抖

首领……才是罪孽”

衣服从身上剥落,我看见自己身着白袍,凭着最后一阵风,站在山丘上嘶声呐喊。

地上的人群中爆出一声声恐惧的尖叫,然后被愤怒的嘶吼盖了过去,无数的人手持刀和长矛向我冲来。利刃落下的一瞬间,我微笑着,看见白的魂魄,对我流下了眼泪……

 

倏然睁开眼,只觉双手紧握成拳,额间的汗水滑向眼角。我坐起身来,夜风吹过,脊背一阵寒凉。

好一场梦中之殇……

深沉的黛藍色的天空,橫亘着幾縷黑煙,偶爾有幾顆星辰得以張望大地,卻畏畏縮縮、小心翼翼。

這種天色好像在夢裏見過,那是太陽完全落山之後,夜幕真正來臨之前的黯淡,似有微光又不見光亮,就好像在絕望邊緣徘徊的人心,似有希望,又全無曙光。

應該……很長時間過去了,天空還是一如既往的黛藍色,黑煙在最高處沉默着不動如山,這個連風也感受不到的地方,時間似乎已經凝滞。

身前的草叢動了動,然後有個東西蹦了出來,身形如兔,頭和軀體一般大小,純白的毛發中鑲嵌着兩顆黑曜石般的大眼珠子,顫動着一雙長滿絨毛的長耳,似能捕捉萬物的聲音。我看着它的碩大而透徹眼睛,不由伸出了手,兔子一樣的生物動了動後腿,微微直起身子來。忽然間,兔子深潭一般漆黑的眼珠子裏似有一抹飛一般的流光竄過,幾乎同時,我的耳邊刷過一陣細小的疾風,深潭刹那間變成了死水。

伸出的手還停留在空中,我愣怔地看着倒在草叢間再沒有生氣的屍體,不知所措。身後的火光漸近,人的聲音傳來,“你在做什麽?”

“我……”

“忘了首領說的話嗎?白色的生物都要殺死。”

“那是……”

“它直起身來,分明擺出攻擊你的姿勢。”

“……”我說不出話來,也沒有回頭,隻聽見腳步聲越來越遠,還有人在低聲咒罵,“愚不可及!”

又有一個人來到我面前,伸手去抓地上的兔子,他的手看不到肉色,大約是戴了手套,或者是他的手太過黝黑,竟和身上的黑袍子一般無二。

看着被他拎起的綿軟屍體,我顫悠悠地,也站了起來,“你幹什麽?”

那人一言不發,可看向我的眼神裏分明透露着憐憫和不屑,然後他轉身就走,步履飛快。我一陣着急,于是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跟着他我來到了黑煙的源頭,原來天幕上橫亘的煙霧是這些地上的火堆燒出來的。

圍着火堆的人很多,都穿着比煙霧還要黑的袍子和鬥篷,露出的手腳也是黑的,隻剩下臉上沒有被面具遮住的唇和下巴,他們的唇是青紫色的,讓人不由地聯想到了僵死的屍體。兔子的眼睛裏能看到好奇、恐懼……而他們的黑,一片死寂,仿佛正張開無形的大嘴,無聲地吞噬着周遭的一切思想和靈魂。那些人的手上都拿着工具,有錘子、砍刀、蒲扇、黑炭……地上擺着一隻巨大的籮筐,我隻能依稀看見裏面交織成一團亂麻的白色絨毛和羽毛。人群中心的火勢很大,火舌的盡頭,不斷有滾滾的黑色濃煙升騰着直沖天空。

那人把兔子交給拿砍刀的人群,不一會兒,一張白色又鮮血淋漓的皮就被支在了火堆旁烘烤着。胃頓時裏劇烈地翻滾了起來,我強忍住洶湧的恐懼和厭惡,後退一步避開人群,絕望地平複着嘔吐的欲望。

這是在做什麽?這些人,殺死白色的生物後再燃燒它們的皮毛嗎?這些黑煙,都是皮毛燃燒所緻嗎?他們要做什麽,爲什麽要這麽做?

人群中,忽然爆出一陣低沉的呼喝,其間夾雜着淩亂的蹄踏聲,原來是一位獵手捕回了白色的牛。它的牛角被鋸斷血流如注,蹄子被捆綁步履艱難,身上傷痕累累,那本屬于它的血,沾染在獵手的長矛上格外刺眼。呼喝聲平靜之後,祝兜母杪暰従弬鱽恚

“庇佑首領的光輝神祗啊!

我們獻祭這罪孽的龐然之物給您。

隻因它純白如雪觸犯了首領的禁忌,

隻因它純白如雪象征了罪孽的姓名。

它的叫聲是地獄的吟唱,

它的存在讓我們備受欺淩。

請收下這罪孽的獻祭之物啊!

護佑我們的首領順心順意。”

祝兜母杪曂O拢巳忽畷r紛紛湧向受傷的白牛,白牛痛苦的叫喚聲從凄厲變得微弱,直到最後一絲生的氣息也消失了,攢動的人群這才安靜下來。空氣中好像傳來一聲滄桑的哀歎,我擡頭尋覓,卻發現又一顆星辰的光芒消失在滾滾黑煙中。

忽然有一陣風吹過,帶着破碎卻又倔強的聲音:

“……是首領奪取了白的一切

他自私貪婪……地獄的野狗

他坐在白的屍骨上……畏懼白的靈魂

……他畏懼一切的‘白’

……不敢面見光明……和公正

他靠屠殺……忘卻恐懼……

可天上的星光……讓他顫抖

首領……才是罪孽”

衣服從身上剝落,我看見自己身着白袍,憑着最後一陣風,站在山丘上嘶聲呐喊。

地上的人群中爆出一聲聲恐懼的尖叫,然後被憤怒的嘶吼蓋了過去,無數的人手持刀和長矛向我沖來。利刃落下的一瞬間,我微笑着,看見白的魂魄,對我流下了眼淚……

 

倏然睜開眼,隻覺雙手緊握成拳,額間的汗水滑向眼角。我坐起身來,夜風吹過,脊背一陣寒涼。

好一場夢中之殇……

当前文章链接:黑与白(https://m.cw58.cn/riji/xinqing/148728.html)
标签:黑与白首领白色兔子恐惧

推荐美文

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