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自传】坑蒙宰杀

摘抄网日记心情随笔

【博客自传】坑蒙宰杀

美文摘抄网长生界围观:更新时间:08-22 06:33

【博客自传】坑蒙宰杀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博客自传】坑蒙宰杀

坑蒙宰杀

二哥对我自小就是做什么说什么就是从来也不敢更没必要讨价还价而且,每次的开始都会给我的感觉对我是有些利益的虽然最后都没有兑现过,你说这是后天习惯还是天生。我现在确信本次我与二哥再次合作从李青春那里弄来的一车油漆,就是二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品牌油漆经营的初始阶段我想起来他门店的后墙还没有打开的样子了。

我记起来那天二哥与李青春送来的油漆押车员吵完嘴算完账写完收货条就把他们欢喜着送走了然后就开始盘算望着高大的油漆墙,我就几乎是呆在一旁这里虽然有我一半的货小孙加二哥还有二嫂在一起我就有些插不上嘴的笑容就大着胆子当配角但,为维护自身的利益第一次开口请求二哥油漆的进价却不敢怀疑。二哥给我出示了进货单据但也只是指给我一看有十几种,我就记得差不多一竖排的数字都好像七八十块的标价却没有看清楚它的单位是每桶还是每组因为,我记得当时二哥和二嫂和小孙就卖出去三四组都是一百七十元我记得他仨那爽朗快活的笑声绝对不是一桶的价格而且,若是七十元每桶依照他们的卖价就很正常他们三个就不会笑出金钱的味道来而且,每箱八桶四组的这个模糊一直到现在我也不打算想清楚因为,我在向阳路店里二哥给我的指导卖价是每桶一百元因此,二哥给我每桶七十块我就卖的有点低而每组七十块我就卖价太高但二哥说给你价低你就卖的低,这里面有些复杂因为卖价高低在我这里都不好卖我就不知道二哥给我记账到底是七十块一桶还是一组。

我记得当时趁他们的空隙我也带上两箱油漆在摩托上拿着二哥给我开的提货单回到我的门店也立马开箱摆它们上货架,我也想来个开门见喜卖它一两组试试。可是没几天下来我媳妇的脸是拉得好长啊,在向阳路这里根本就不是卖品牌油漆的地方那些家具厂不来那些搞家装的也不来偶尔来也是打补丁因此,一个多月没有动静但二哥那里却是捷报频传,都快没货了,要第二批吧,这次多要一些。二哥这次再进货补货没有再让我出资我想,我这里就两箱货也不占资金但二哥进的一车货都卖光了那个钱完全够他再次周转一车货过来李青春还挺高兴,卖的这么快也愿意再次赊销给二哥。

跟着二哥决策就如与二哥合租市场一样他怎么会为你打算因此,由于我的这个投资失误而跟我进店的两箱油漆被冷落了好长一阵子突然有一天,浩哥装裱的画框木工师傅到我店里拿砂纸看我还有高档油漆就说回去问一下浩哥,浩哥就又亲自来看货我又给浩哥做口头保证浩哥又说:这东西我经常用也经常买但是用不多,你要质量好价格合适以后我就从你这里拿。说完就先拿了两桶回去试试,以后有断续来拿过几次,再后来我就干脆不卖了,把货全部退回给二哥让他自己卖。

这里二哥是用五万块开启的油漆买卖,这里面有我投资的两万五千块现金后来这些钱就在二哥那里利滚利货翻货从一车变成三五车从一家变成五六家从而,二哥也变成了差不多的一个小土豪这里有我的贡献我认为很巨大关键是后来的发生又让我很意外。

我不知道二哥有预谋的提前做了充分很精确的准备他吃定我是易如反掌,再后来我去天坛拿货二哥就跟我说:你来我这里就行啊,什么也有,省得你进去瞎转悠还找不到正地方也不给你便宜价,没有的东西叫小孙进去拿,又熟悉又快,你就在这里喝点水抽抽烟多好。我当然放心也乐于接受二哥的盛情款待就这样,每次二哥都把我拿的货记在账上而每次,我好像也不用现钱一样就把货先拿走从二哥那里而二哥每次,也乐的大叫一声:小孙,快去把你三叔的帐记上,千万别多记啊。

大约这样过去有多半年时间一次二哥对我说:你有时间过来对对账啊,小孙都给你算好了。回去我抽时间算一遍是两万七千多而二哥也是这个数基本没有错,我不知道二哥是否故意在这个当口跟我算账结账他说:这样割去你的两万五千块,你再给我两千五就行啊。我一听就有些急眼说:那点钱你好要啊。我的意思就是我拿你两万五的货最少也要挣我两千五百块吧但二哥的真实在这事上,就开始假装比我糊涂他以为我不敢把事情说出来也许就说:这钱你是不想给我了。我说:你给我顶的这个帐要是没有利润不挣我的钱我就给你。这可好二哥也没有想到我会给他一个晴天霹雳,他就一躲二哥听完我的话这次没有再小嘟囔我想看来这次是被我言中了就没有反对,你用我入股的钱赚了大钱再顶货给我还有很好的利润,里里外外又都是你的面子和里子,我就是给你当跟班你也不能这么跟我玩啊还好意思要那两千五我还不知道你从来不吃亏,你不赚我一万就不会默认那两千五。我记得二哥给我拿8mm螺母价格每个五分,一千个也就不到二斤重就是五十块就算是二十年后的现在螺母价格也不用五分那会儿才几厘钱一个,更何况还是天坛货,偷工减料的那种。其实我知道二哥在行使坑檬手段时候是不管对象是谁因为这是他的致富手段和习惯因此,他在坑蒙时候双眼发红根本就看不出来我是他的亲兄弟也更不会把我捡出来那多耽误功夫啊先宰完再说:宰谁不是宰啊,宰人就是宰钱啊,谁宰也是宰啊这里第一句是宰谁跟亲情无关第二句是宰谁也是照着钱宰第三句是反正是要被宰就不如二哥给你宰了。

其实我就这些胆量再后来,二哥是如何跟李青春割的巴子我就没敢问当然,割完巴子二哥对我的承诺也就理所当然地不来兑现在利益面前,坑蒙兄弟亲情算个什么东西当,当坑蒙成为习惯二哥自然就会心安理得而且,也是合法致富。二哥给我开具的那次八个毫米的螺母的价格单据我现在还有留存却因为当时特别相信就没有注意里面的龌龊以至于商品的数量我也没有每次仔细核对过因此二哥一定能够会变本加厉地对我痛下杀手,一个不到一分钱的螺母,二哥一倒手买给自己亲兄弟五分钱算不算暴力抢劫而我的教训就是,没有对自己的哥哥严加设防而是采取相信他们最后却落得成为他们的笑料。

坑蒙宰殺

二哥對我自小就是做什麽說什麽就是從來也不敢更沒必要讨價還價而且,每次的開始都會給我的感覺對我是有些利益的雖然最後都沒有兌現過,你說這是後天習慣還是天生。我現在确信本次我與二哥再次合作從李青春那裏弄來的一車油漆,就是二哥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品牌油漆經營的初始階段我想起來他門店的後牆還沒有打開的樣子了。

我記起來那天二哥與李青春送來的油漆押車員吵完嘴算完賬寫完收貨條就把他們歡喜着送走了然後就開始盤算望着高大的油漆牆,我就幾乎是呆在一旁這裏雖然有我一半的貨小孫加二哥還有二嫂在一起我就有些插不上嘴的笑容就大着膽子當配角但,爲維護自身的利益第一次開口請求二哥油漆的進價卻不敢懷疑。二哥給我出示了進貨單據但也隻是指給我一看有十幾種,我就記得差不多一豎排的數字都好像七八十塊的标價卻沒有看清楚它的單位是每桶還是每組因爲,我記得當時二哥和二嫂和小孫就賣出去三四組都是一百七十元我記得他仨那爽朗快活的笑聲絕對不是一桶的價格而且,若是七十元每桶依照他們的賣價就很正常他們三個就不會笑出金錢的味道來而且,每箱八桶四組的這個模糊一直到現在我也不打算想清楚因爲,我在向陽路店裏二哥給我的指導賣價是每桶一百元因此,二哥給我每桶七十塊我就賣的有點低而每組七十塊我就賣價太高但二哥說給你價低你就賣的低,這裏面有些複雜因爲賣價高低在我這裏都不好賣我就不知道二哥給我記賬到底是七十塊一桶還是一組。

我記得當時趁他們的空隙我也帶上兩箱油漆在摩托上拿着二哥給我開的提貨單回到我的門店也立馬開箱擺它們上貨架,我也想來個開門見喜賣它一兩組試試。可是沒幾天下來我媳婦的臉是拉得好長啊,在向陽路這裏根本就不是賣品牌油漆的地方那些家具廠不來那些搞家裝的也不來偶爾來也是打補丁因此,一個多月沒有動靜但二哥那裏卻是捷報頻傳,都快沒貨了,要第二批吧,這次多要一些。二哥這次再進貨補貨沒有再讓我出資我想,我這裏就兩箱貨也不占資金但二哥進的一車貨都賣光了那個錢完全夠他再次周轉一車貨過來李青春還挺高興,賣的這麽快也願意再次賒銷給二哥。

跟着二哥決策就如與二哥合租市場一樣他怎麽會爲你打算因此,由于我的這個投資失誤而跟我進店的兩箱油漆被冷落了好長一陣子突然有一天,浩哥裝裱的畫框木工師傅到我店裏拿砂紙看我還有高檔油漆就說回去問一下浩哥,浩哥就又親自來看貨我又給浩哥做口頭保證浩哥又說:這東西我經常用也經常買但是用不多,你要質量好價格合适以後我就從你這裏拿。說完就先拿了兩桶回去試試,以後有斷續來拿過幾次,再後來我就幹脆不賣了,把貨全部退回給二哥讓他自己賣。

這裏二哥是用五萬塊開啓的油漆買賣,這裏面有我投資的兩萬五千塊現金後來這些錢就在二哥那裏利滾利貨翻貨從一車變成三五車從一家變成五六家從而,二哥也變成了差不多的一個小土豪這裏有我的貢獻我認爲很巨大關鍵是後來的發生又讓我很意外。

我不知道二哥有預值奶崆白隽顺浞趾芫返臏蕚渌远ㄎ沂且兹绶凑疲籴醽砦胰ヌ靿秘浂缇透艺f:你來我這裏就行啊,什麽也有,省得你進去瞎轉悠還找不到正地方也不給你便宜價,沒有的東西叫小孫進去拿,又熟悉又快,你就在這裏喝點水抽抽煙多好。我當然放心也樂于接受二哥的盛情款待就這樣,每次二哥都把我拿的貨記在賬上而每次,我好像也不用現錢一樣就把貨先拿走從二哥那裏而二哥每次,也樂的大叫一聲:小孫,快去把你三叔的帳記上,千萬别多記啊。

大約這樣過去有多半年時間一次二哥對我說:你有時間過來對對賬啊,小孫都給你算好了。回去我抽時間算一遍是兩萬七千多而二哥也是這個數基本沒有錯,我不知道二哥是否故意在這個當口跟我算賬結賬他說:這樣割去你的兩萬五千塊,你再給我兩千五就行啊。我一聽就有些急眼說:那點錢你好要啊。我的意思就是我拿你兩萬五的貨最少也要掙我兩千五百塊吧但二哥的真實在這事上,就開始假裝比我糊塗他以爲我不敢把事情說出來也許就說:這錢你是不想給我了。我說:你給我頂的這個帳要是沒有利潤不掙我的錢我就給你。這可好二哥也沒有想到我會給他一個晴天霹靂,他就一躲二哥聽完我的話這次沒有再小嘟囔我想看來這次是被我言中了就沒有反對,你用我入股的錢賺了大錢再頂貨給我還有很好的利潤,裏裏外外又都是你的面子和裏子,我就是給你當跟班你也不能這麽跟我玩啊還好意思要那兩千五我還不知道你從來不吃虧,你不賺我一萬就不會默認那兩千五。我記得二哥給我拿8mm螺母價格每個五分,一千個也就不到二斤重就是五十塊就算是二十年後的現在螺母價格也不用五分那會兒才幾厘錢一個,更何況還是天壇貨,偷工減料的那種。其實我知道二哥在行使坑檬手段時候是不管對象是誰因爲這是他的緻富手段和習慣因此,他在坑蒙時候雙眼發紅根本就看不出來我是他的親兄弟也更不會把我撿出來那多耽誤功夫啊先宰完再說:宰誰不是宰啊,宰人就是宰錢啊,誰宰也是宰啊這裏第一句是宰誰跟親情無關第二句是宰誰也是照着錢宰第三句是反正是要被宰就不如二哥給你宰了。

其實我就這些膽量再後來,二哥是如何跟李青春割的巴子我就沒敢問當然,割完巴子二哥對我的承諾也就理所當然地不來兌現在利益面前,坑蒙兄弟親情算個什麽東西當,當坑蒙成爲習慣二哥自然就會心安理得而且,也是合法緻富。二哥給我開具的那次八個毫米的螺母的價格單據我現在還有留存卻因爲當時特别相信就沒有注意裏面的龌龊以至于商品的數量我也沒有每次仔細核對過因此二哥一定能夠會變本加厲地對我痛下殺手,一個不到一分錢的螺母,二哥一倒手買給自己親兄弟五分錢算不算暴力搶劫而我的教訓就是,沒有對自己的哥哥嚴加設防而是采取相信他們最後卻落得成爲他們的笑料。

当前文章链接:【博客自传】坑蒙宰杀(https://m.cw58.cn/riji/xinqing/135533.html)
标签:自传博客油漆价格因此

推荐美文

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