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种菜情结

摘抄网日记心情随笔

我的种菜情结

美文摘抄网至高萌座围观:更新时间:08-02 00:58

我的种菜情结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我的种菜情结

搬了新家看到阳台很大我动起了种菜的念头。找了几个泡沫箱和几个大口花盆,自己配置了营养土,又买了几种菜籽,种下了小白菜,黄瓜,小葱和红仙女西红柿。每天都到阳台观察一番,盼着我的菜菜们早点长大。说起种菜似乎并不陌生,我已有了四次种菜经历。然而四次经历却有着意义上的巨大不同,每每回忆起来,都让我心潮起伏,仿佛回到那难忘的年代,有一种解不开的情节。

第一次种菜是我8岁那年,也就是1957年,夏天天气很热,我在临汾铁小上二年级,下了学要帮妈妈抬水去浇我家的小菜园。小菜园里种了茄子,西红柿,还有什么记不清了。我问妈妈,爸爸怎么老不回家?妈说:忙呗!后来我才知道,爸爸单位好多人都到什么地方开会学习去了,一时回不来。其实那是反右运动,我爸也被卷入其中当做右派被批斗了。小小年纪哪里懂得这些,只知耽误了和小伙伴去玩,又累又臭(把炉灰和在大粪里)心里很不高兴,噘着嘴把水桶踢得叮当响,妈直起腰摘了一个西红柿,在衣襟上擦了擦递给我:“累了吧?吃个西红柿解解渴,可甜了”。“我不吃!”我把西红柿扔得远远地的。妈愣住了,半天泪水流了出来,一把拉过我说:走,不种了!那天晚上我听见妈妈哭了半宿,我知道我闯祸了。第二天一放学,我就催着妈去菜园,一直干到天黑才回家,你别说还不觉得累。菜园是爸爸开的,我要帮妈妈看好菜园,等爸爸回来。那一个多月我学会给西红柿打叉,给茄子花授粉,把大粪做成粪饼,在太阳底下晒。后来爸爸回来了,我也时常去菜园看看,我第一次对种菜产生了兴趣。

1961年,我家已搬到郑州,那时候经济困难,凡是吃的东西全成了稀罕物,上级号召瓜菜代(用瓜菜代替主食),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开成了菜园,两排住宅中间一溜树枝扎成的篱笆,里面种上各式各样的蔬菜。我爸单位的大院也被干部们瓜分了,变成了一片一片的菜地,最后剩下个篮球场给我爸了。那可不是好弄得,地面是三合土砸的梆硬,下面又是石灰,又是石子,我爸抡着大镐硬是干了一个月,才把上面的石灰土层挖完,又叫上我帮他去下水道的化粪池掏大粪,一桶一桶的挑到新开的菜地里改良土壤。为了吃饱肚子,人们那个干哪,比愚公移山也差不多。后来我爸调到三门峡西车站去了,菜地里的活就由我接班了。秋天我家的菜地丰收了,光南瓜收了三,四百斤,我那个高兴啊!

第三次种菜是在我参加工作以后,工厂属于三线厂,在河南中部的山坳里。下了班没地方去,光棍一个没事干,于是我在车间旁边开了一块菜地,种了些葡萄苗,豆角,青菜之类。其实那时我在厂里食堂吃饭,有菜也做不成吃的,全便宜了那些带家属的老师傅,开始摘菜还和我说一声,后来干脆直接拿,那时大家像一家人,关系好的很,我的衣服,鞋破了,嫂子姐妹们拿去补好,谢都不用说,家里改善生活非拉着我一起吃,那个亲情啊,永远忘不了!我种菜大家吃颇有一种成就感。

今年我又种菜了,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享受种菜的乐趣,也是和种菜结下的深深情结。

搬了新家看到陽台很大我動起了種菜的念頭。找了幾個泡沫箱和幾個大口花盆,自己配置了營養土,又買了幾種菜籽,種下了小白菜,黃瓜,小蔥和紅仙女西紅柿。每天都到陽台觀察一番,盼着我的菜菜們早點長大。說起種菜似乎并不陌生,我已有了四次種菜經曆。然而四次經曆卻有着意義上的巨大不同,每每回憶起來,都讓我心潮起伏,仿佛回到那難忘的年代,有一種解不開的情節。

第一次種菜是我8歲那年,也就是1957年,夏天天氣很熱,我在臨汾鐵小上二年級,下了學要幫媽媽擡水去澆我家的小菜園。小菜園裏種了茄子,西紅柿,還有什麽記不清了。我問媽媽,爸爸怎麽老不回家?媽說:忙呗!後來我才知道,爸爸單位好多人都到什麽地方開會學習去了,一時回不來。其實那是反右邉樱野忠脖痪砣肫渲挟斪鲇遗杀慌Y了。小小年紀哪裏懂得這些,隻知耽誤了和小夥伴去玩,又累又臭(把爐灰和在大糞裏)心裏很不高興,噘着嘴把水桶踢得叮當響,媽直起腰摘了一個西紅柿,在衣襟上擦了擦遞給我:“累了吧?吃個西紅柿解解渴,可甜了”。“我不吃!”我把西紅柿扔得遠遠地的。媽愣住了,半天淚水流了出來,一把拉過我說:走,不種了!那天晚上我聽見媽媽哭了半宿,我知道我闖禍了。第二天一放學,我就催着媽去菜園,一直幹到天黑才回家,你别說還不覺得累。菜園是爸爸開的,我要幫媽媽看好菜園,等爸爸回來。那一個多月我學會給西紅柿打叉,給茄子花授粉,把大糞做成糞餅,在太陽底下曬。後來爸爸回來了,我也時常去菜園看看,我第一次對種菜産生了興趣。

1961年,我家已搬到鄭州,那時候經濟困難,凡是吃的東西全成了稀罕物,上級號召瓜菜代(用瓜菜代替主食),家家戶戶房前屋後都開成了菜園,兩排住宅中間一溜樹枝紮成的籬笆,裏面種上各式各樣的蔬菜。我爸單位的大院也被幹部們瓜分了,變成了一片一片的菜地,最後剩下個籃球場給我爸了。那可不是好弄得,地面是三合土砸的梆硬,下面又是石灰,又是石子,我爸掄着大鎬硬是幹了一個月,才把上面的石灰土層挖完,又叫上我幫他去下水道的化糞池掏大糞,一桶一桶的挑到新開的菜地裏改良土壤。爲了吃飽肚子,人們那個幹哪,比愚公移山也差不多。後來我爸調到三門峽西車站去了,菜地裏的活就由我接班了。秋天我家的菜地豐收了,光南瓜收了三,四百斤,我那個高興啊!

第三次種菜是在我參加工作以後,工廠屬于三線廠,在河南中部的山坳裏。下了班沒地方去,光棍一個沒事幹,于是我在車間旁邊開了一塊菜地,種了些葡萄苗,豆角,青菜之類。其實那時我在廠裏食堂吃飯,有菜也做不成吃的,全便宜了那些帶家屬的老師傅,開始摘菜還和我說一聲,後來幹脆直接拿,那時大家像一家人,關系好的很,我的衣服,鞋破了,嫂子姐妹們拿去補好,謝都不用說,家裏改善生活非拉着我一起吃,那個親情啊,永遠忘不了!我種菜大家吃頗有一種成就感。

今年我又種菜了,不是爲了吃,而是爲了享受種菜的樂趣,也是和種菜結下的深深情結。

当前文章链接:我的种菜情结(https://m.cw58.cn/riji/xinqing/124453.html)
标签:种菜情结西红柿爸爸妈妈

推荐美文

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