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自传】大哥耀祖

摘抄网日记心情随笔

【博客自传】大哥耀祖

美文摘抄网一剑凌尘围观:更新时间:07-08 06:28

【博客自传】大哥耀祖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博客自传】大哥耀祖

大哥耀祖

我是从父母那里得到大哥要单独出资翻建老家祖屋的消息而且,我也没有更多的意外就是一个劲的高兴和得意而且看着母亲笑眯滋的满心欢喜但是父亲跟我说的时候就有些严肃的很随便,因为大哥唯一的首要条件就是单独出资而不是兄弟合资而且二哥也不在场好像是有意安排单独谈心的味道我想这也符合大哥的习惯稍后几天我记得很清楚,那次我是坐大哥的车在从父母那里回城的路上大哥跟我讲过两件事一是重新强调了这次翻建祖屋是单独投资,合伙不干二是,他歪着脑袋随车很自然的晃悠满脸的平静无所谓又是看我一眼又是咂咂嘴唇一定难以启齿还要很难为情但最终不得不在叹气的过程中把声音压得很低说:你说这个老二,不理他吧,有时候在外面碰上都熟悉的人就问起来他的近况,不来往我就没法回答就很尴尬,亲兄弟你说不知道近况就让人家说闲话,你说跟他认了吧我又实在讨厌他,要不是有人在我面前提起他,我早就把他忘记了。我在边上一看有门就赶紧跟话说;:别啊,有想法我去跟二哥说啊,父母还都健在不能不上门啊现在就,我去找他说完,大哥一脸平静很胸有既不反对也没赞成地气质里透出一丝目的的感觉。(记忆真的很不可靠而且我这种记事方式太过单线条又一事一记而且这十几年没有一丝记录可以参考,虽然很多事件在记忆里经常提醒我不要忘记但就不免时空的错乱在搞笑,这件事发生在这之前。)

其实在老家翻建祖屋这事在我们家就算是祖辈的大事件从来没有过,爷爷辈兄弟三人分家是以抓阄形式搞定这是我的听说,各自为政之后这老三份子也是明合暗不合的看谁家过的生活更好看,据说最后老爷是在三个儿子家轮流度日一集一换我听的印象不深刻大爷爷二爷爷我都没有见过,说起来各家都有艰难困苦谁也不容易而爷爷的心愿最大最后就是翻建他分家时的老土屋,在女儿我的大姑出嫁时得一小袋袁大头的彩礼爷爷本来有机会可是因为,计划安排上的算计失误导致先用袁大头置下十几亩地在自己范围以内但是,计划不如变化本来想再过两年翻建祖屋的心愿就被合作化给冲的杳无音讯毫无踪影而且是遥遥无期的希望,把翻建祖屋改头换面成翻身解放我爷爷是一块不服气本来是想先弄个地主当当因此,不但可惜了那些袁大头也没有过成地主因此想当年划阶级成分的时候还是贫下中农我们好像就没有被孤立但是,更让爷爷不开心的是后来自己的两儿一女还有媳妇女婿都进了城里成了市民那些没有的希望就彻底没有指望不上,因此每当爷爷看到有谁家翻建老屋就跟我说起很多诸如这里原来是咱的场院这里是咱家的自留地等等现在都被人家占去盖了新屋其实我就想啊,我父亲是没有在老家留下在爷爷身边但他却在城里置办下三处宅子给我们兄弟三个已经很是了不起但,如果父亲也在老家就一定会实现爷爷的心愿肯定能翻建祖屋而且,还会盖三处新屋抢占三处宅基地我想有如果那样爷爷肯定是满意的样子因此,爷爷为了实现自己的心愿还对我做过工作他是一心一意想要实现在老家翻建新屋的愿望另建新屋也行就给我念叨说叨媳妇的事其实,我那会儿还小更有不想当一工一农的看法就没有当真爷爷也是有些想弄假成真的样子还怕给自己卖了辈分如果是谁家的闺女就,后来二哥参加工作以后帮助姥爷家的舅舅盖过一次新屋我当时也有参加,虽然舅舅没有把我的功劳记在心里但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啊,因为母亲看上去挺高兴很支持啊却为何,其实二哥当时也许也没有想太多就是借机会给了舅舅很大的帮助而已,而爷爷那会儿已经没有能力自己操心盖屋所以二哥就没有跟爷爷详细说明白过,也或许二哥还在记爷爷的仇也是不一定的当然没有那么小气那会儿,我就是跟着二哥瞎混的很有面子似的就不会引起谁的注意更不会想到为何没有给爷爷翻建新屋这样的问题但大哥呢,我是从来没有听大哥说起过对老二帮舅舅盖新屋的看法,他不会没有看法吧因为,消息传到爷爷耳朵里以后爷爷几乎每天拄着竹棒走到村西遥望舅舅家住的村子,逢人就说:前庙这家人真养着好外甥了,真养着好外甥了。据说爷爷说的时候,那竹棒戳的地面尘土飞扬之后就留下坑坑点点满地遗憾。

全家喜荣

打仗亲兄弟大约是说跟外人的矛盾其实对所谓的内部问题也经常打起来不比跟外人打得简单而且,亲兄弟明算账就好算账其实也不一定我就有过等着二哥跟我明算账好几年最后被诓骗的结果但我不记仇不敢记仇没有资格记仇啊而,大概大哥也是这样的情况敢记仇有资格却也记不下去我想可能是但,最早二哥与大哥因为拖拉机问题有过矛盾后来又因为借钱五百块吊因此,这次我自告奋勇给大二哥说事和好也感觉肩负重任终于成为他们中间的力量就信心百倍努力小心争取最大的成功其实,二哥也在心里等着大哥高姿态我就不知道是谁的面子更大一些二哥一听,赶快借机回去看望大哥女儿自己的侄女动耳朵手术就此在我看来很是完美撮合(大二哥和好这事的确是我记错了时间,这桥段在前面已经写过就不再重复。),又知道大哥要在老家翻建租屋就很是信心满满的说这是好事啊,咱现在没有能力啊,大哥现在发大财了应该,一家上市企业的车间主任也有土皇帝的做派和气质跟一个村长差不太多,想怎么贪污就怎么贪污,整个车间的人财物就都是他的,好啊。后来二哥被捎信叫回家听父母正式宣布大哥要单独投资翻建祖屋的消息得到确认二哥就更高兴与我夸奖说:好事啊,我现在刚刚换了门头确实拿不出钱来,你也刚刚起步,在这个关键时刻,大哥要单独投资为父母翻建祖屋,了不起啊,想不到父母这辈子也要住住前后出厦的大房子,好啊,那个破家,有能力早就该翻建一下了,不过盖屋可是奇累啊,我帮舅舅盖过屋累死人不偿命啊,这还是光在边上看看说说。

我的自传虽然记载的都是过去的事情但在这个时间段却都是现在的想法和写法虽然事情本身没有太大出入因此,很多的当时都被现在所取代但也不会就依照对我有利的方向向下走,我有忠于事实的义务和信念虽然语不尽言不尽意因此,父母刚回老家的开始最初几年早就把原来的祖屋调换过两次一是,老家破屋真的没法再住要动大手术而且,翻建村里也不允许二是,那会儿村里的政策是拆旧屋建新屋而且要建在规划线上而且原则上不再新批宅基地像我们家,那是因为有老宅子如果没有,啥也别想因此,父母当时没想花大钱翻建另盖新屋因为,刚刚把我们都拥搓成人就想在人生路上多休休息,缓缓劲,看看天,亲亲地,再说,母亲还有再回城的想法很坚定因此,就因有人家要建新房又舍不得拆自家还好的旧房因此,父母也有在调换房子中的便宜都是乡里乡亲的自愿行为不过现在,大哥要主动为父母翻建祖屋还要承担一个人投资的风险就很得全家人的敬仰与拥戴而且,虽然爷爷已经不在人世却也有父亲的替代光荣可以享受,也算再在老家荣耀一把因为我知道五大爷曾经俏撇过父亲说:在潍县城混了一辈子,现在回来还住个破屋啊,盖新屋啊,没钱叫仨儿凑钱,家里有人。父亲就笑笑算是不服担是我想而且不止一次的想过,父母在城里置下三处房子给三个儿子结婚,在我心里很是了不起了已经,一点也不比在老家混的差,我到现在的感觉特别是在置业方面相比父亲就差得很远因此,父亲根本没必要把五大爷的话放在心里你比他上的多但今天,大哥要在老家翻建新屋的消息我想,一定使得父亲笑出声来就算在梦里也会因为大哥不仅在单位混的有声有色而且要回老家光宗耀祖,这既可以满足父亲的心愿也有告慰爷爷在天之灵的功力而且更为我们兄弟树立起光辉的榜样。

放弃放弃

大哥一定要独资翻建祖屋的消息像一剂强心针最起码我是被打的大有起死回生回头望日的感觉那几天回老家看望父母的次数明显急增,一个懒散的人面对刚刚开始的激动就还想更加继续的增加激动因为回家就有好消息与大哥与父母畅谈我们家族和这个家族的盛衰历史而每次,我知道有大哥的饭局就是给父母顺手带来的炸鱼炸肉等炸货全是油炸和瓶装啤酒而我,则多是空空着双手也只有母亲能理解但有一天,父亲就跟我偷偷透露说:你大哥说,他自己投资翻建祖屋,要你们俩签名的证明协议,你们愿意签字他就投资,不行就你们俩出资盖屋,就是个招呼,自己家人也要有个招呼。父亲拿双眼直视着我既有强调中的坚定语气又有担心带着期盼说的轻若鸿毛但表情也有凝重好像有所准备是在执行谁的反复交代我就听的轻描淡写母亲在一旁则略显轻松紧张,其实当时这一段没有多余解读的意识根本就是若听而非的不去想不去问不去说因为,全家人没有一个不同意就算大哥的条件再苛刻何况这还是理所当然的也算依照情理和风俗出牌就那个“祖屋”在我脑海里能想起来的所有情景,就是在原址那三间破败的小草屋还有两间东屋和大门和院墙倒塌不定的院子而不是现在已经调换过几次的好很多的这个新家因为,这里没有我的童年记忆因此,为了家族的荣耀和父母的光荣还有我们做为儿女的心意的全部都在大哥的手里,我们为何就不会同意都没说一个字的表达也无需表达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父亲也不是非要听我说行的才放心我因此,那天我们三兄弟就都有了一个共同的约定,回家。

我记得那天傍晚我们全家一共五口人没有一个媳妇和孩子跟着回来,就是我们原本的那个五口之家我记得母亲那天特别高兴地看着但,回来的已经不早吃饭也是急速快速尔后,父亲拿出来一张看上去是父亲亲笔书写的纸条或是协议就要我和二哥签名字,我们二话没说就是随手一划拉而且我看见上面还有父亲签名的位置就更不多想而且,很多年以后才想到这个协议不正规或者根本就是一个阴谋因为,四个人白纸黑字共同签字却就一张协议书被大哥握在手里因此其中内容早就忘记特别是那句“自愿放弃继承遗产”的先决条件更没有与外人签协议时的那种平等的措辞比如本协议一式四份签字人各持一份而且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又比如本协议在执行过程中若有不同见解要本着共同友好协商解决等等的字样,只记得后来二哥跟我说咱爹看了老大的协议就为自己加了一句话而且是只为自己加了一句话:我有权居住而且是死后倒业。其实我们当时谁也想不到就算是父母就更没有所谓的法律意识就如这个国家何时才算是真正的法治国家只有鬼才知道一样但,这个协议本身如果从法律角度考虑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分家或是叫遗产分割因此根本就不是父亲“就是个招呼”说的这句话那样轻描淡写还有故意降低风险的含义,以此来看这个协议就是一个单方面的不平等条约而且只约束我与二哥因为,这里面没有照顾父母和父母养老的内容一个字而我们放弃遗产继承就如战胜国主动自愿放弃对小日本的战争索赔一样痛快决绝你好意思不签字吗,我手里还有大哥的借款而二哥又刚刚与大哥重新修好这或许就是后来才知道的那种叫法:就是被亲情绑了个架。你不签字父母就没有新房住爷爷的遗愿也不能实现家族的荣耀而且,你又没能力独资投资翻建祖屋你有什么可闹的啊,父母可是很期望也会因为惊喜来的突然而被冲昏了头脑哪个父母会仅仅为了自己的住所而逼迫儿女放弃遗产继承再说,父母又不是没有房子住翻建祖屋也仅仅是大一点新一点而已因此,单凭这一点就可以判断大哥看得很准啊那么养老还需要重新另作约定吗而且,我们主动放弃遗产继承算不算是另一种形式的投资呢,又为何协议上没有母亲签字的位置呢,其实这些个疑问都是因为我的后来才逐渐发现里面还有许多内幕没有反应出来我与老二都不知道而且,从得到大哥翻建祖屋的消息到签字画押也就在短短的二十几天容不得你越想越多坏了大事而且,父母知道的也没有跟我们多说一个字,是大哥不允许还是刻意的安排我们就无从证明因此,如今单从时间上分析也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阴谋而且,再也不会有一个人给我一个符合逻辑的解释,就只有大哥还健在但他,敢吗?,他敢给我们一个不利于他品格但事实上的事实解释吗?一个一生都活在谎言中的人物,很会圆谎。

签字仪式完毕大家依然很是高兴就在此时我们的大哥开始讲话又是特别吊诡的说:有个事我要跟你们说啊,我投资翻建祖屋这件事你们大嫂不知道啊,因此对外有人问起来我们就宣传说是父母和我们兄弟三人分别投资翻建的新屋啊,这样说对大家都好,你们也是家庭成员而且,现在宅基地啊使用权啊房产证啊等等很麻烦,每人投资多点少点无所谓,再就是不要让你大嫂知道,现在反腐特别厉害啊,纪委书记进了常委啊。其实的后来就想象这句话里的负面意思,如果乡里乡亲都知道是大哥独自一人投资翻建祖屋就会不会有人多嘴杂的嫌疑而坏了大哥的好事啊,特别是自家里的那些老人,对别人分家很好说三道四。

大哥耀祖

我是從父母那裏得到大哥要單獨出資翻建老家祖屋的消息而且,我也沒有更多的意外就是一個勁的高興和得意而且看着母親笑眯滋的滿心歡喜但是父親跟我說的時候就有些嚴肅的很随便,因爲大哥唯一的首要條件就是單獨出資而不是兄弟合資而且二哥也不在場好像是有意安排單獨談心的味道我想這也符合大哥的習慣稍後幾天我記得很清楚,那次我是坐大哥的車在從父母那裏回城的路上大哥跟我講過兩件事一是重新強調了這次翻建祖屋是單獨投資,合夥不幹二是,他歪着腦袋随車很自然的晃悠滿臉的平靜無所謂又是看我一眼又是咂咂嘴唇一定難以啓齒還要很難爲情但最終不得不在歎氣的過程中把聲音壓得很低說:你說這個老二,不理他吧,有時候在外面碰上都熟悉的人就問起來他的近況,不來往我就沒法回答就很尴尬,親兄弟你說不知道近況就讓人家說閑話,你說跟他認了吧我又實在讨厭他,要不是有人在我面前提起他,我早就把他忘記了。我在邊上一看有門就趕緊跟話說;:别啊,有想法我去跟二哥說啊,父母還都健在不能不上門啊現在就,我去找他說完,大哥一臉平靜很胸有既不反對也沒贊成地氣質裏透出一絲目的的感覺。(記憶真的很不可靠而且我這種記事方式太過單線條又一事一記而且這十幾年沒有一絲記錄可以參考,雖然很多事件在記憶裏經常提醒我不要忘記但就不免時空的錯亂在搞笑,這件事發生在這之前。)

其實在老家翻建祖屋這事在我們家就算是祖輩的大事件從來沒有過,爺爺輩兄弟三人分家是以抓阄形式搞定這是我的聽說,各自爲政之後這老三份子也是明合暗不合的看誰家過的生活更好看,據說最後老爺是在三個兒子家輪流度日一集一換我聽的印象不深刻大爺爺二爺爺我都沒有見過,說起來各家都有艱難困苦誰也不容易而爺爺的心願最大最後就是翻建他分家時的老土屋,在女兒我的大姑出嫁時得一小袋袁大頭的彩禮爺爺本來有機會可是因爲,計劃安排上的算計失誤導緻先用袁大頭置下十幾畝地在自己範圍以内但是,計劃不如變化本來想再過兩年翻建祖屋的心願就被合作化給沖的杳無音訊毫無蹤影而且是遙遙無期的希望,把翻建祖屋改頭換面成翻身解放我爺爺是一塊不服氣本來是想先弄個地主當當因此,不但可惜了那些袁大頭也沒有過成地主因此想當年劃階級成分的時候還是貧下中農我們好像就沒有被孤立但是,更讓爺爺不開心的是後來自己的兩兒一女還有媳婦女婿都進了城裏成了市民那些沒有的希望就徹底沒有指望不上,因此每當爺爺看到有誰家翻建老屋就跟我說起很多諸如這裏原來是咱的場院這裏是咱家的自留地等等現在都被人家占去蓋了新屋其實我就想啊,我父親是沒有在老家留下在爺爺身邊但他卻在城裏置辦下三處宅子給我們兄弟三個已經很是了不起但,如果父親也在老家就一定會實現爺爺的心願肯定能翻建祖屋而且,還會蓋三處新屋搶占三處宅基地我想有如果那樣爺爺肯定是滿意的樣子因此,爺爺爲了實現自己的心願還對我做過工作他是一心一意想要實現在老家翻建新屋的願望另建新屋也行就給我念叨說叨媳婦的事其實,我那會兒還小更有不想當一工一農的看法就沒有當真爺爺也是有些想弄假成真的樣子還怕給自己賣了輩分如果是誰家的閨女就,後來二哥參加工作以後幫助姥爺家的舅舅蓋過一次新屋我當時也有參加,雖然舅舅沒有把我的功勞記在心裏但當時我也沒有多想啊,因爲母親看上去挺高興很支持啊卻爲何,其實二哥當時也許也沒有想太多就是借機會給了舅舅很大的幫助而已,而爺爺那會兒已經沒有能力自己操心蓋屋所以二哥就沒有跟爺爺詳細說明白過,也或許二哥還在記爺爺的仇也是不一定的當然沒有那麽小氣那會兒,我就是跟着二哥瞎混的很有面子似的就不會引起誰的注意更不會想到爲何沒有給爺爺翻建新屋這樣的問題但大哥呢,我是從來沒有聽大哥說起過對老二幫舅舅蓋新屋的看法,他不會沒有看法吧因爲,消息傳到爺爺耳朵裏以後爺爺幾乎每天拄着竹棒走到村西遙望舅舅家住的村子,逢人就說:前廟這家人真養着好外甥了,真養着好外甥了。據說爺爺說的時候,那竹棒戳的地面塵土飛揚之後就留下坑坑點點滿地遺憾。

全家喜榮

打仗親兄弟大約是說跟外人的矛盾其實對所謂的内部問題也經常打起來不比跟外人打得簡單而且,親兄弟明算賬就好算賬其實也不一定我就有過等着二哥跟我明算賬好幾年最後被诓騙的結果但我不記仇不敢記仇沒有資格記仇啊而,大概大哥也是這樣的情況敢記仇有資格卻也記不下去我想可能是但,最早二哥與大哥因爲拖拉機問題有過矛盾後來又因爲借錢五百塊吊因此,這次我自告奮勇給大二哥說事和好也感覺肩負重任終于成爲他們中間的力量就信心百倍努力小心争取最大的成功其實,二哥也在心裏等着大哥高姿态我就不知道是誰的面子更大一些二哥一聽,趕快借機回去看望大哥女兒自己的侄女動耳朵手術就此在我看來很是完美撮合(大二哥和好這事的确是我記錯了時間,這橋段在前面已經寫過就不再重複。),又知道大哥要在老家翻建租屋就很是信心滿滿的說這是好事啊,咱現在沒有能力啊,大哥現在發大财了應該,一家上市企業的車間主任也有土皇帝的做派和氣質跟一個村長差不太多,想怎麽貪污就怎麽貪污,整個車間的人财物就都是他的,好啊。後來二哥被捎信叫回家聽父母正式宣布大哥要單獨投資翻建祖屋的消息得到确認二哥就更高興與我誇獎說:好事啊,我現在剛剛換了門頭确實拿不出錢來,你也剛剛起步,在這個關鍵時刻,大哥要單獨投資爲父母翻建祖屋,了不起啊,想不到父母這輩子也要住住前後出廈的大房子,好啊,那個破家,有能力早就該翻建一下了,不過蓋屋可是奇累啊,我幫舅舅蓋過屋累死人不償命啊,這還是光在邊上看看說說。

我的自傳雖然記載的都是過去的事情但在這個時間段卻都是現在的想法和寫法雖然事情本身沒有太大出入因此,很多的當時都被現在所取代但也不會就依照對我有利的方向向下走,我有忠于事實的義務和信念雖然語不盡言不盡意因此,父母剛回老家的開始最初幾年早就把原來的祖屋調換過兩次一是,老家破屋真的沒法再住要動大手術而且,翻建村裏也不允許二是,那會兒村裏的政策是拆舊屋建新屋而且要建在規劃線上而且原則上不再新批宅基地像我們家,那是因爲有老宅子如果沒有,啥也别想因此,父母當時沒想花大錢翻建另蓋新屋因爲,剛剛把我們都擁搓成人就想在人生路上多休休息,緩緩勁,看看天,親親地,再說,母親還有再回城的想法很堅定因此,就因有人家要建新房又舍不得拆自家還好的舊房因此,父母也有在調換房子中的便宜都是鄉裏鄉親的自願行爲不過現在,大哥要主動爲父母翻建祖屋還要承擔一個人投資的風險就很得全家人的敬仰與擁戴而且,雖然爺爺已經不在人世卻也有父親的替代光榮可以享受,也算再在老家榮耀一把因爲我知道五大爺曾經俏撇過父親說:在濰縣城混了一輩子,現在回來還住個破屋啊,蓋新屋啊,沒錢叫仨兒湊錢,家裏有人。父親就笑笑算是不服擔是我想而且不止一次的想過,父母在城裏置下三處房子給三個兒子結婚,在我心裏很是了不起了已經,一點也不比在老家混的差,我到現在的感覺特别是在置業方面相比父親就差得很遠因此,父親根本沒必要把五大爺的話放在心裏你比他上的多但今天,大哥要在老家翻建新屋的消息我想,一定使得父親笑出聲來就算在夢裏也會因爲大哥不僅在單位混的有聲有色而且要回老家光宗耀祖,這既可以滿足父親的心願也有告慰爺爺在天之靈的功力而且更爲我們兄弟樹立起光輝的榜樣。

放棄放棄

大哥一定要獨資翻建祖屋的消息像一劑強心針最起碼我是被打的大有起死回生回頭望日的感覺那幾天回老家看望父母的次數明顯急增,一個懶散的人面對剛剛開始的激動就還想更加繼續的增加激動因爲回家就有好消息與大哥與父母暢談我們家族和這個家族的盛衰曆史而每次,我知道有大哥的飯局就是給父母順手帶來的炸魚炸肉等炸貨全是油炸和瓶裝啤酒而我,則多是空空着雙手也隻有母親能理解但有一天,父親就跟我偷偷透露說:你大哥說,他自己投資翻建祖屋,要你們倆簽名的證明協議,你們願意簽字他就投資,不行就你們倆出資蓋屋,就是個招呼,自己家人也要有個招呼。父親拿雙眼直視着我既有強調中的堅定語氣又有擔心帶着期盼說的輕若鴻毛但表情也有凝重好像有所準備是在執行誰的反複交代我就聽的輕描淡寫母親在一旁則略顯輕松緊張,其實當時這一段沒有多餘解讀的意識根本就是若聽而非的不去想不去問不去說因爲,全家人沒有一個不同意就算大哥的條件再苛刻何況這還是理所當然的也算依照情理和風俗出牌就那個“祖屋”在我腦海裏能想起來的所有情景,就是在原址那三間破敗的小草屋還有兩間東屋和大門和院牆倒塌不定的院子而不是現在已經調換過幾次的好很多的這個新家因爲,這裏沒有我的童年記憶因此,爲了家族的榮耀和父母的光榮還有我們做爲兒女的心意的全部都在大哥的手裏,我們爲何就不會同意都沒說一個字的表達也無需表達一家人不說兩家話父親也不是非要聽我說行的才放心我因此,那天我們三兄弟就都有了一個共同的約定,回家。

我記得那天傍晚我們全家一共五口人沒有一個媳婦和孩子跟着回來,就是我們原本的那個五口之家我記得母親那天特别高興地看着但,回來的已經不早吃飯也是急速快速爾後,父親拿出來一張看上去是父親親筆書寫的紙條或是協議就要我和二哥簽名字,我們二話沒說就是随手一劃拉而且我看見上面還有父親簽名的位置就更不多想而且,很多年以後才想到這個協議不正規或者根本就是一個陰忠驙懀膫人白紙黑字共同簽字卻就一張協議書被大哥握在手裏因此其中内容早就忘記特别是那句“自願放棄繼承遺産”的先決條件更沒有與外人簽協議時的那種平等的措辭比如本協議一式四份簽字人各持一份而且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又比如本協議在執行過程中若有不同見解要本着共同友好協商解決等等的字樣,隻記得後來二哥跟我說咱爹看了老大的協議就爲自己加了一句話而且是隻爲自己加了一句話:我有權居住而且是死後倒業。其實我們當時誰也想不到就算是父母就更沒有所謂的法律意識就如這個國家何時才算是真正的法治國家隻有鬼才知道一樣但,這個協議本身如果從法律角度考慮就是嚴格意義上的分家或是叫遺産分割因此根本就不是父親“就是個招呼”說的這句話那樣輕描淡寫還有故意降低風險的含義,以此來看這個協議就是一個單方面的不平等條約而且隻約束我與二哥因爲,這裏面沒有照顧父母和父母養老的内容一個字而我們放棄遺産繼承就如戰勝國主動自願放棄對小日本的戰争索賠一樣痛快決絕你好意思不簽字嗎,我手裏還有大哥的借款而二哥又剛剛與大哥重新修好這或許就是後來才知道的那種叫法:就是被親情綁了個架。你不簽字父母就沒有新房住爺爺的遺願也不能實現家族的榮耀而且,你又沒能力獨資投資翻建祖屋你有什麽可鬧的啊,父母可是很期望也會因爲驚喜來的突然而被沖昏了頭腦哪個父母會僅僅爲了自己的住所而逼迫兒女放棄遺産繼承再說,父母又不是沒有房子住翻建祖屋也僅僅是大一點新一點而已因此,單憑這一點就可以判斷大哥看得很準啊那麽養老還需要重新另作約定嗎而且,我們主動放棄遺産繼承算不算是另一種形式的投資呢,又爲何協議上沒有母親簽字的位置呢,其實這些個疑問都是因爲我的後來才逐漸發現裏面還有許多内幕沒有反應出來我與老二都不知道而且,從得到大哥翻建祖屋的消息到簽字畫押也就在短短的二十幾天容不得你越想越多壞了大事而且,父母知道的也沒有跟我們多說一個字,是大哥不允許還是刻意的安排我們就無從證明因此,如今單從時間上分析也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陰侄遥僖膊粫幸粋人給我一個符合邏輯的解釋,就隻有大哥還健在但他,敢嗎?,他敢給我們一個不利于他品格但事實上的事實解釋嗎?一個一生都活在謊言中的人物,很會圓謊。

簽字儀式完畢大家依然很是高興就在此時我們的大哥開始講話又是特别吊詭的說:有個事我要跟你們說啊,我投資翻建祖屋這件事你們大嫂不知道啊,因此對外有人問起來我們就宣傳說是父母和我們兄弟三人分别投資翻建的新屋啊,這樣說對大家都好,你們也是家庭成員而且,現在宅基地啊使用權啊房産證啊等等很麻煩,每人投資多點少點無所謂,再就是不要讓你大嫂知道,現在反腐特别厲害啊,紀委書記進了常委啊。其實的後來就想象這句話裏的負面意思,如果鄉裏鄉親都知道是大哥獨自一人投資翻建祖屋就會不會有人多嘴雜的嫌疑而壞了大哥的好事啊,特别是自家裏的那些老人,對别人分家很好說三道四。

当前文章链接:【博客自传】大哥耀祖(https://m.cw58.cn/riji/xinqing/116885.html)
标签:自传博客大哥而且爷爷

推荐美文

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