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一山清风,待一场香雪

摘抄网日记心情随笔

修一山清风,待一场香雪

美文网茅山宗师围观:更新时间:07-21 10:21

修一山清风,待一场香雪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修一山清风,待一场香雪

  一茅草房,一垄田地,一座村庄,披着白的衣裳,是静的;洁白的雪子纷纷扬扬、飘飘洒洒,柔美蹁跹,是动的。这是涌于作者笔端的画,花残露冷,风烟俱净,动静相谐。

  粒粒白花,飞一山、越一岭,山一程、水一程,漫山遍野,镶银点翠,任意西东,只是为赴一场旷世之约,慰籍那场岁岁的别离。这是的怀春女子织成的梦,纠缠在心头的一抹轻柔。

  文人的胸怀里,烟雾迷蒙,天晦微雪,正好吟几首旧词、填几阙诗行,把江山岁月都揉进了字里行间。那清淡的水墨香里,一个俊白清瘦的男子,肌骨清澈,在雪中披衣而立,丝丝牵动曲折九转的心,念念不忘。

  或是一段古典迂回的故事里,一位袅袅婷婷环佩叮当的绿衣女子,叩响那铜黄门环,迈着轻盈的碎步,踩过阶上的青苔,带风的衣袂绕过木制的回廊,停在那扇红釉的门庭外,抖落身上的积雪,捧起新缝制的狐裘,轻轻地说了一声,“公子,该添衣了。”话语间温软香暖。

  这个时候,若踯躅于农家的烟火,也是极美的。那就寻一堆干柴,生上一个火炉。刨出埋在窖里的大白菜,白菜要酸辣的,切一些坛子里腌制的水萝卜,要切成丝儿的,再打开封藏了一季的米酒,酒要温热的,仰脖入喉,“吱儿”的一声,口里意浓,杯底清风。

  天弄一场雪,片片互玲珑。一直觉得,雪是落在地上的星,是天地之间的约定。这一场旷世绝恋,是相遇,也是重逢,这一次倾情相拥,有多少个一枯一荣、一散一聚、一死一生。

  但对大地来说,雪落之时,便是这一岁里最幸福的时刻。她唤梅花开着,唤冬青迎着,自己在紧梳妆、慢打扮,粉妆玉砌,默不作声,多少个日夜的遥望、多少个千山万水、多少的天地之隔,等到了今次的一个拥抱,心里怎么能不悄悄地美呢。

  落雪时,可以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望着空旷辽远的天地,发发呆。如若觉得如此太过奢侈,就去院儿里,以树叶做眼、以红萝卜做鼻,再用报纸做上一顶尖尖的帽,雪人的模样,就是心里某个人的模样。

  思起那首诗,“愁人正在书窗下,一片飞来一片寒。”还想,若是相爱的两个人,一别经年,如若相逢,定会相看两不厌,定不会愁绪漫天的。

  世间的爱,无言最是深情。雪不住地落下,白了一层层山峦,冻了一道道河流,好的、不好的,美的、不美的,都妆成了洁白的颜色,都是至纯至美的心意。

  世间的情,无语爱意才最浓。看似洒洒然,实则情深重。这一场雪,似已沧桑的你,赴千里万里而来,遁无踪无迹而去,留下了一个季节的思念,一缕缠绵悱恻的气息。

  佳期如梦,思念化雪。修一山清风,落一场香雪,赴一场约定,得一季宿缘。任雪花落在秀发,钻入怀里,落在眉间,这样的日子,徜徉在天地间,内心清澈,了无杂念,这一刻,混沌散开,污浊逸去,天地白茫茫,真干净!

  粒粒雪子,霏霏如萤,落叶为露,覆土成泥,入手心不見。这一场浩雪,这一程山水,来时随喜,去时随乐。只是。来的那一天,花等得凋落了,叶等得飘零了,水等得凝固了,万物都在静默着、等待着。

  寂寥小雪闲中过,斑驳轻霜鬓上加。初雪,天气微凉,但因相遇,而香、而暖。

  或许下一季,雪来了,人却老了,皓首苍颜,发丝飞雪。那就拄着拐杖,斜依在门前,等风起,等雪来。因为,那场雪,或早或晚,不早不晚,总会来的。

  一茅草房,一壟田地,一座村莊,披着白的衣裳,是靜的;潔白的雪子紛紛揚揚、飄飄灑灑,柔美蹁跹,是動的。這是湧于作者筆端的畫,花殘露冷,風煙俱淨,動靜相諧。

  粒粒白花,飛一山、越一嶺,山一程、水一程,漫山遍野,鑲銀點翠,任意西東,隻是爲赴一場曠世之約,慰籍那場歲歲的别離。這是的懷春女子織成的夢,糾纏在心頭的一抹輕柔。

  文人的胸懷裏,煙霧迷蒙,天晦微雪,正好吟幾首舊詞、填幾阙詩行,把江山歲月都揉進了字裏行間。那清淡的水墨香裏,一個俊白清瘦的男子,肌骨清澈,在雪中披衣而立,絲絲牽動曲折九轉的心,念念不忘。

  或是一段古典迂回的故事裏,一位袅袅婷婷環佩叮當的綠衣女子,叩響那銅黃門環,邁着輕盈的碎步,踩過階上的青苔,帶風的衣袂繞過木制的回廊,停在那扇紅釉的門庭外,抖落身上的積雪,捧起新縫制的狐裘,輕輕地說了一聲,“公子,該添衣了。”話語間溫軟香暖。

  這個時候,若踯躅于農家的煙火,也是極美的。那就尋一堆幹柴,生上一個火爐。刨出埋在窖裏的大白菜,白菜要酸辣的,切一些壇子裏腌制的水蘿蔔,要切成絲兒的,再打開封藏了一季的米酒,酒要溫熱的,仰脖入喉,“吱兒”的一聲,口裏意濃,杯底清風。

  天弄一場雪,片片互玲珑。一直覺得,雪是落在地上的星,是天地之間的約定。這一場曠世絕戀,是相遇,也是重逢,這一次傾情相擁,有多少個一枯一榮、一散一聚、一死一生。

  但對大地來說,雪落之時,便是這一歲裏最幸福的時刻。她喚梅花開着,喚冬青迎着,自己在緊梳妝、慢打扮,粉妝玉砌,默不作聲,多少個日夜的遙望、多少個千山萬水、多少的天地之隔,等到了今次的一個擁抱,心裏怎麽能不悄悄地美呢。

  落雪時,可以什麽都不做,隻是靜靜望着空曠遼遠的天地,發發呆。如若覺得如此太過奢侈,就去院兒裏,以樹葉做眼、以紅蘿蔔做鼻,再用報紙做上一頂尖尖的帽,雪人的模樣,就是心裏某個人的模樣。

  思起那首詩,“愁人正在書窗下,一片飛來一片寒。”還想,若是相愛的兩個人,一别經年,如若相逢,定會相看兩不厭,定不會愁緒漫天的。

  世間的愛,無言最是深情。雪不住地落下,白了一層層山巒,凍了一道道河流,好的、不好的,美的、不美的,都妝成了潔白的顔色,都是至純至美的心意。

  世間的情,無語愛意才最濃。看似灑灑然,實則情深重。這一場雪,似已滄桑的你,赴千裏萬裏而來,遁無蹤無迹而去,留下了一個季節的思念,一縷纏綿悱恻的氣息。

  佳期如夢,思念化雪。修一山清風,落一場香雪,赴一場約定,得一季宿緣。任雪花落在秀發,鑽入懷裏,落在眉間,這樣的日子,徜徉在天地間,内心清澈,了無雜念,這一刻,混沌散開,污濁逸去,天地白茫茫,真幹淨!

  粒粒雪子,霏霏如螢,落葉爲露,覆土成泥,入手心不見。這一場浩雪,這一程山水,來時随喜,去時随樂。隻是。來的那一天,花等得凋落了,葉等得飄零了,水等得凝固了,萬物都在靜默着、等待着。

  寂寥小雪閑中過,斑駁輕霜鬓上加。初雪,天氣微涼,但因相遇,而香、而暖。

  或許下一季,雪來了,人卻老了,皓首蒼顔,發絲飛雪。那就拄着拐杖,斜依在門前,等風起,等雪來。因爲,那場雪,或早或晚,不早不晚,總會來的。

当前文章链接:修一山清风,待一场香雪(https://m.cw58.cn/riji/xinqing/100585.html)
标签:修一山清风待一场香雪心情随笔伤感心情随笔

推荐美文

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