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肇庆:诉衷情

摘抄网美文美文摘抄

郭肇庆:诉衷情

战神霸世围观:更新时间:02-27 18:19

郭肇庆:诉衷情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郭肇庆:诉衷情

  那天是2007年10月19日,重阳佳节。承蒙刘平德父子盛情相约,与陈实、阎丽梅、范正美、李兆栋、陈庆礼诸君聚会于江南人民公社酒楼,屈指算来,那已是11年前的事了。

  而今,刘平德已久无音信传来,这位当年的市政府秘书长丢弃官椅子,一心去做商海的弄潮儿。商海莫测,波诡云谲,不知他可还能和兄弟们再饮一杯白酒?陈庆礼这位省委大院里的“反帝”壮士,8年前的一天,我和他偶然相遇在省立第一医院。在病房里,我们谈病情,谈友情。他告诉我,他已经决定移居北京。曾经被称为女杰的阎丽梅,已于2015年的春节前夕撒手人寰,带去了久久的期盼,带去了无言的叹息,带去了一个共产党员对社会主义事业未竟的遗憾。为了能和远在加拿大的女儿见上最后一面,她苦苦的等待,熬尽了最后的一滴心血。只是苦了陈实那颗响当当的铜豌豆,成了单飞的孤雁。人生何来如此多的凄风苦雨?曾经在一个小县城里当过县官的李兆栋,忙碌得嘴歪了,鬓毛衰了,情却未了。他为了兄弟的不幸遭遇,往来奔波于哈尔滨和山东之间数年不息,为的是讨回一个公道,为的是同胞不了情。从暴风雨中爬出来的范正美,依然不肯从梦里醒来,依然在执着地追思他的秋梦,固执得如同失恋的痴情少年。那天缺席的大海,被商浪滞留在成都,难以抽身。我在这些兄弟之间痴长了几岁,但他们都是我的良师益友。人生得一良师难,得一益友亦难。我一生最大的幸运是结识了许多好战友好朋友,还有身上留下三个弹孔和三个刀痕而不死。后来,这个不死的躯体,却因为一万元的借出而不幸碰破了头。《一百个北京人》里讲述的“承包”小故事,成了晨风里的露珠,噩梦里的荒唐。

  这个噩梦,起源于拜金主义掀起的狂潮。铜臭腐蚀人的心灵,破坏了毛泽东思想的信仰,破坏了为人民服务的价值观,破坏了革命的艰苦奋斗传统作风。那年,我拒绝安庆石楠先生的游黄山之邀而无法说出理由,是因为我读了汤显祖的一首小诗《游黄山白岳不果》得到了一丝感悟,决心终生不拜黄山,终生不拜徽州。汤显祖这样写道:“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日子过得好快,转身的一瞬,再回首,十余年前曾经是眼前现实的江南人民公社酒楼聚会,已成为过去,成为记忆里的回忆。

  而人民公社那面红旗,同样是在转身的一瞬间成为过去,成为记忆里的回忆。

  那面红旗,从1958年揭起,在中国的大地上飘扬了20余年,留下了八万多座水库,留下了难以计数的人造梯田,留下了众志成城的集体主义精神,留下了战胜灾难的辛酸回忆,留下了对社会主义道路的艰难探索与不懈的追求。

  小岗村的故事,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中国农村发生的最具能量的洪荒之力,仅仅几天的时间就把遍布全国的人民公社摧动得丢西忘东。

  40余年来,我一直在关注小岗村人的命运。他们的生活过得怎样,是不是依靠辛勤劳动已经走上富裕的道路?他们应该有自己对幸福的渴求。

  历史曾经有过太多太多的血泪和牺牲,历史曾经给人留下太多太多的感叹,还有太多太多的思考。

  社会主义是人类最伟大最壮丽的事业。要完成这个前人不曾经历过的伟大事业,不可能像盖一个工厂、开垦一块荒地那样容易。要完成这个伟大事业,需要付出漫长的艰苦奋斗,需要像愚公移山那样,子子孙孙奋斗不息,艰苦奋斗几代人、甚至更为漫长的岁月。

  我们为什么要做一名共产党员?为什么要不惜生命、要带领子子孙孙奋斗不息,去实现社会主义的伟大理想?只因为那个理想是人民的梦。“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这是共产党人的初衷,是共产党人对人民的承诺。中国共产党没有自己的私利,它为人民的利益而生存,人民的利益就是它的利益,人民的梦就是它的梦。

  人生是应该有梦的,有梦的人生才是有理想有追求的生命。但是,个人的梦,再大也是小梦。“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那样的梦,中国人已经做过了两三千年,一直没有改变贫困的面貌,却留下了数不清的痛苦和遗憾。

  2013年春天,一位中学教师李延彬先生问我,“人生如梦”和“人间如梦”到底哪个对?他指的是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这是一个被文史学家争论不休的问题。我以为,“人生如梦”是指个人而言,个人的梦是小梦;而“人间如梦”指的是大人生,是多数人的人生。大人生的梦,是大梦。苏轼的《念奴娇》写的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那是历史,那是人间的梦,是大人生的大梦。

  人生须要有个人的梦,同时也要有大人生的大梦观。大人生的大梦,是什么?是人民的梦,祖国的梦,民族的梦。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这是人民的希望。一百余年来,无数英雄烈士为实现这个梦想,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为了人民的幸福,为了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想,我们的信念坚如泰山,何惧征途漫长崎岖艰险!

  我们要世世代代不停息地奋斗下去!毛主席曾经鼓励我们说:“我们的目的能够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江南人民公社酒楼只是一个酒幌,它和滁州小岗村九百余年前的乡邻醉翁亭一样,是个供人饮酒问山问水的场所。几个追随毛主席足迹的老兵,清酒壮怀,抚今追昔,空留下一席思念、一席惋惜和感叹,还有一腔坚守共产主义理想的信念似火。

  那天,我在喝了两杯冷酒回到家里之后,久久不能入睡,写下了一首《诉衷情》,为了留住这份思考,我把它抄录在下面:

  公社又起有佳期,路窄众人急。

  栏栅纵染春色,却煞了生机。

  杯奢华,故人齐,酒凄凄。

  梦回今夜,错认酒旗,误做红旗。

  人民公社的消失是中国农村的一场梦,小岗村的故事也是一场梦。

  那天,范正美送我一部他的《秋梦追思》,那是他对另一场梦的回忆。我和正美相识,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那时,我们同住在花园街32号大院里,我是那里的老住户,住在后院的旧楼,他刚刚搬来,住在前院的新楼。记得是1986年的秋天,他交给我一份稿件,希望能在《人间》上发表。我那时是这个刊物的主编,但我没能帮他实现那个愿望。为此事,我一直难以释怀,感到很抱歉。。

  范正美的《秋梦追思》,写的是大梦,写的是他在一场大梦中的经历。由于眼力不济,我没有看完。但我从他的叙述里看到了一个青年在那场暴风雨里的立场信念和他的作为。几天后,我写了一首词在手机上发给了他。

  《如梦令•赠范正美》

  秋梦寂寥人醉,一片痴情如水。

  问古往今来,悲剧怎会无泪?

  心碎,心碎。冷雨滴沥难寐。

  诗人柯默是我青年时追梦的伙伴。2013年秋天,他要移居广州,临行之前约我再一同去做一次追梦。他在电话里对我说,衣殿臣教授等人发起出版一部《耄耋百家咏中华》的诗集,要求全部为七律。他把我推荐给了衣殿臣教授,希望我能参加那个活动。后来,殿臣先生对我说:“向我推荐你的还有一位,他也是你的熟人。”我没有想到,这一位竟然是范正美教授。可是,正美却从未向我提及此事。我很欣慰,我的那首七律《相逢》能和正美、柯默的诗刊载在同一部《耄耋百家咏中华》里。我的那首《相逢》写的是和萧立军、胡容、陆星儿、李龙云、肖复兴、刘进元等同办《人间》杂志的艰辛与重逢的喜悦:

  兰花畅笑为谁开?

  喜报朋从燕赵来。

  瞽者多情思旧雨,

  残年寂寞总伤怀。

  休提往日蹉跎事,

  莫怨春光错剪裁。

  恼恨风霜蚀岁序,

  人生醉月几多回?

  少年时不认识“耄耋”,不懂老滋味,去问父亲,父亲对我说:“那是两位辛勤一生的可亲可敬的老人。他们脸上的皱纹里刻满了人生的艰难。要尊老,敬老,爱老。”

  几十年后,我却也走进了老字的行列。也就是在这时,我对于人生有了新的认识。从少年走到青年,走到壮年,再到老年,这是一条路。

  人生是在走路,是走自己的路。在这条路上只有坎坷曲折,还有汗水血水和泪水,却没有后悔。就像那山花野草化作春泥一样,在无声的前进中实现它的生存价值。

  人生无悔。

  那天是2007年10月19日,重陽佳節。承蒙劉平德父子盛情相約,與陳實、閻麗梅、範正美、李兆棟、陳慶禮諸君聚會于江南人民公社酒樓,屈指算來,那已是11年前的事了。

  而今,劉平德已久無音信傳來,這位當年的市政府秘書長丢棄官椅子,一心去做商海的弄潮兒。商海莫測,波詭雲谲,不知他可還能和兄弟們再飲一杯白酒?陳慶禮這位省委大院裏的“反帝”壯士,8年前的一天,我和他偶然相遇在省立第一醫院。在病房裏,我們談病情,談友情。他告訴我,他已經決定移居北京。曾經被稱爲女傑的閻麗梅,已于2015年的春節前夕撒手人寰,帶去了久久的期盼,帶去了無言的歎息,帶去了一個共産黨員對社會主義事業未竟的遺憾。爲了能和遠在加拿大的女兒見上最後一面,她苦苦的等待,熬盡了最後的一滴心血。隻是苦了陳實那顆響當當的銅豌豆,成了單飛的孤雁。人生何來如此多的凄風苦雨?曾經在一個小縣城裏當過縣官的李兆棟,忙碌得嘴歪了,鬓毛衰了,情卻未了。他爲了兄弟的不幸遭遇,往來奔波于哈爾濱和山東之間數年不息,爲的是讨回一個公道,爲的是同胞不了情。從暴風雨中爬出來的範正美,依然不肯從夢裏醒來,依然在執着地追思他的秋夢,固執得如同失戀的癡情少年。那天缺席的大海,被商浪滞留在成都,難以抽身。我在這些兄弟之間癡長了幾歲,但他們都是我的良師益友。人生得一良師難,得一益友亦難。我一生最大的幸呤墙Y識了許多好戰友好朋友,還有身上留下三個彈孔和三個刀痕而不死。後來,這個不死的軀體,卻因爲一萬元的借出而不幸碰破了頭。《一百個北京人》裏講述的“承包”小故事,成了晨風裏的露珠,噩夢裏的荒唐。

  這個噩夢,起源于拜金主義掀起的狂潮。銅臭腐蝕人的心靈,破壞了毛澤東思想的信仰,破壞了爲人民服務的價值觀,破壞了革命的艱苦奮鬥傳統作風。那年,我拒絕安慶石楠先生的遊黃山之邀而無法說出理由,是因爲我讀了湯顯祖的一首小詩《遊黃山白嶽不果》得到了一絲感悟,決心終生不拜黃山,終生不拜徽州。湯顯祖這樣寫道:“欲識金銀氣,多從黃白遊;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

  日子過得好快,轉身的一瞬,再回首,十餘年前曾經是眼前現實的江南人民公社酒樓聚會,已成爲過去,成爲記憶裏的回憶。

  而人民公社那面紅旗,同樣是在轉身的一瞬間成爲過去,成爲記憶裏的回憶。

  那面紅旗,從1958年揭起,在中國的大地上飄揚了20餘年,留下了八萬多座水庫,留下了難以計數的人造梯田,留下了兄境沙堑募w主義精神,留下了戰勝災難的辛酸回憶,留下了對社會主義道路的艱難探索與不懈的追求。

  小崗村的故事,是上個世紀70年代末,中國農村發生的最具能量的洪荒之力,僅僅幾天的時間就把遍布全國的人民公社摧動得丢西忘東。

  40餘年來,我一直在關注小崗村人的命摺K麄兊纳钸^得怎樣,是不是依靠辛勤勞動已經走上富裕的道路?他們應該有自己對幸福的渴求。

  曆史曾經有過太多太多的血淚和犧牲,曆史曾經給人留下太多太多的感歎,還有太多太多的思考。

  社會主義是人類最偉大最壯麗的事業。要完成這個前人不曾經曆過的偉大事業,不可能像蓋一個工廠、開墾一塊荒地那樣容易。要完成這個偉大事業,需要付出漫長的艱苦奮鬥,需要像愚公移山那樣,子子孫孫奮鬥不息,艱苦奮鬥幾代人、甚至更爲漫長的歲月。

  我們爲什麽要做一名共産黨員?爲什麽要不惜生命、要帶領子子孫孫奮鬥不息,去實現社會主義的偉大理想?隻因爲那個理想是人民的夢。“爲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這是共産黨人的初衷,是共産黨人對人民的承諾。中國共産黨沒有自己的私利,它爲人民的利益而生存,人民的利益就是它的利益,人民的夢就是它的夢。

  人生是應該有夢的,有夢的人生才是有理想有追求的生命。但是,個人的夢,再大也是小夢。“兩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那樣的夢,中國人已經做過了兩三千年,一直沒有改變貧困的面貌,卻留下了數不清的痛苦和遺憾。

  2013年春天,一位中學教師李延彬先生問我,“人生如夢”和“人間如夢”到底哪個對?他指的是蘇轼的《念奴嬌•赤壁懷古》。這是一個被文史學家争論不休的問題。我以爲,“人生如夢”是指個人而言,個人的夢是小夢;而“人間如夢”指的是大人生,是多數人的人生。大人生的夢,是大夢。蘇轼的《念奴嬌》寫的是“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那是曆史,那是人間的夢,是大人生的大夢。

  人生須要有個人的夢,同時也要有大人生的大夢觀。大人生的大夢,是什麽?是人民的夢,祖國的夢,民族的夢。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夢想,這是人民的希望。一百餘年來,無數英雄烈士爲實現這個夢想,抛頭顱灑熱血,前仆後繼,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

  爲了人民的幸福,爲了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想,我們的信念堅如泰山,何懼征途漫長崎岖艱險!

  我們要世世代代不停息地奮鬥下去!毛主席曾經鼓勵我們說:“我們的目的能夠達到,我們的目的一定能夠達到。”

  江南人民公社酒樓隻是一個酒幌,它和滁州小崗村九百餘年前的鄉鄰醉翁亭一樣,是個供人飲酒問山問水的場所。幾個追随毛主席足迹的老兵,清酒壯懷,撫今追昔,空留下一席思念、一席惋惜和感歎,還有一腔堅守共産主義理想的信念似火。

  那天,我在喝了兩杯冷酒回到家裏之後,久久不能入睡,寫下了一首《訴衷情》,爲了留住這份思考,我把它抄錄在下面:

  公社又起有佳期,路窄腥思薄

  欄栅縱染春色,卻煞了生機。

  杯奢華,故人齊,酒凄凄。

  夢回今夜,錯認酒旗,誤做紅旗。

  人民公社的消失是中國農村的一場夢,小崗村的故事也是一場夢。

  那天,範正美送我一部他的《秋夢追思》,那是他對另一場夢的回憶。我和正美相識,是在上世紀80年代初。那時,我們同住在花園街32號大院裏,我是那裏的老住戶,住在後院的舊樓,他剛剛搬來,住在前院的新樓。記得是1986年的秋天,他交給我一份稿件,希望能在《人間》上發表。我那時是這個刊物的主編,但我沒能幫他實現那個願望。爲此事,我一直難以釋懷,感到很抱歉。。

  範正美的《秋夢追思》,寫的是大夢,寫的是他在一場大夢中的經曆。由于眼力不濟,我沒有看完。但我從他的叙述裏看到了一個青年在那場暴風雨裏的立場信念和他的作爲。幾天後,我寫了一首詞在手機上發給了他。

  《如夢令•贈範正美》

  秋夢寂寥人醉,一片癡情如水。

  問古往今來,悲劇怎會無淚?

  心碎,心碎。冷雨滴瀝難寐。

  詩人柯默是我青年時追夢的夥伴。2013年秋天,他要移居廣州,臨行之前約我再一同去做一次追夢。他在電話裏對我說,衣殿臣教授等人發起出版一部《耄耋百家詠中華》的詩集,要求全部爲七律。他把我推薦給了衣殿臣教授,希望我能參加那個活動。後來,殿臣先生對我說:“向我推薦你的還有一位,他也是你的熟人。”我沒有想到,這一位竟然是範正美教授。可是,正美卻從未向我提及此事。我很欣慰,我的那首七律《相逢》能和正美、柯默的詩刊載在同一部《耄耋百家詠中華》裏。我的那首《相逢》寫的是和蕭立軍、胡容、陸星兒、李龍雲、肖複興、劉進元等同辦《人間》雜志的艱辛與重逢的喜悅:

  蘭花暢笑爲誰開?

  喜報朋從燕趙來。

  瞽者多情思舊雨,

  殘年寂寞總傷懷。

  休提往日蹉跎事,

  莫怨春光錯剪裁。

  惱恨風霜蝕歲序,

  人生醉月幾多回?

  少年時不認識“耄耋”,不懂老滋味,去問父親,父親對我說:“那是兩位辛勤一生的可親可敬的老人。他們臉上的皺紋裏刻滿了人生的艱難。要尊老,敬老,愛老。”

  幾十年後,我卻也走進了老字的行列。也就是在這時,我對于人生有了新的認識。從少年走到青年,走到壯年,再到老年,這是一條路。

  人生是在走路,是走自己的路。在這條路上隻有坎坷曲折,還有汗水血水和淚水,卻沒有後悔。就像那山花野草化作春泥一樣,在無聲的前進中實現它的生存價值。

  人生無悔。

当前文章链接:郭肇庆:诉衷情(https://m.cw58.cn/meiwen/zhaichao/423849.html)
标签:人生留下那天回忆艰苦奋斗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