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娟:外婆的栀子花

摘抄网美文美文摘抄

周文娟:外婆的栀子花

机械战士围观:更新时间:02-29 18:22

周文娟:外婆的栀子花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周文娟:外婆的栀子花

  又是栀子花开的季节,满城栀子花的清香里,想起外婆。

  尽管外婆已去世多年,但当我拿起笔,想写写外婆时,鼻头仍然一阵阵酸楚。总觉的外婆离我是如此近又那么远,近到我似乎总在街角边,小区里有栀子花的地方都能看到她的身影,远到我好像只能透过飘来的栀子花香才能感觉她在这个世界存在过,给过我们温暖和爱。

  外婆还健在时,每年一到栀子花开的季节,她总喜欢别一朵栀子花在发间,我们开玩笑说她是自带香气。她的温婉、贤淑就如同栀子花一般,给你花的芳香,但不会渲染自己的存在,和她在一起的感觉是小时候的亲近和长大时的亲密。

  从我记事起,外婆就是体弱多病的,那时农村条件普遍不好,外婆家更不好。在不能外出帮外公干农活时,外婆就把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每天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做出可口的饭菜。有时真的没什么可做时,为了省柴火省油,炒菜时锅边烙几个玉米饼,那也是做得规规整整,黄灿灿的饼上经常能看到绿的菜叶、红的辣椒丝点缀着。那时候,农村的孩子都是散养的,大都是抱着碗筷盛点饭夹点菜站在灶台旁吃饭的,外婆从来不让我们在灶台旁吃东西,就是吃玉米饼,也一定是要摆放在碗里,等外公他们干农活回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时才开吃的。饭桌上的规矩、“大家庭”的骨肉深情都是那样的年月外婆用她最柔软又智慧的方式教会我们的。很多人都很羡慕我们这个大家庭这么多年一如既往地凝聚在一起,兄弟姐妹们互相扶持,晚辈们相亲相爱,在一起其乐融融。外婆的“仪式感”培养、传承了家的血脉亲情,让大家庭里孕育的每一个人都心地善良、充满感恩。

  喜欢栀子花的外婆,有着极好的性格。作为最大的孙辈,我似乎从没看到过她发怒的样子。外婆的多病,生活的艰辛让外公更多地尝遍了生活的苦闷和不如意,有时脾气不是很好。即便生活条件再艰苦,外公的脾气再大,外婆对人总是和颜悦色的,她从不大声地责骂孩子,从不与别人争高低。那时候农村的孩子,因做不好家务、带不好弟妹被骂甚至被打是家常便饭,而我从没被训斥过。记得有一次,年仅6岁的我背着还不会走路的弟弟,好像是要到奶奶家去。因为人小平衡掌握的不好,调皮的弟弟从我背上翻下了,掉到外婆家门口的小水沟里。听到我的大声呼救,外婆拖着病弱的身子急忙跑出来跳进沟里,从水里抱起弟弟时外婆也吓得够呛。即使是遇到这样的事,我一点不记得外婆有打骂过我,只是记得外婆在家人面前夸奖我,说我这么小遇到事情会想办法,知道大声呼救而不是傻傻地自己下河或等着别人经过,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因为有一个喜欢表扬我、肯定我的外婆,让我从小就很开朗自信,长大成家后,生活、工作中碰到不如意的事,总是能以很好的状态去处理。

  我的童年,是物资贫乏的年代,但我的印象并不是很深刻,因为外婆总是忙而不乱,老宅周围在外婆的打理下,一到春天一片姹紫嫣红,一到初夏,空气中传过来的都是栀子花的清香。外婆家那个古朴的餐桌上、还没掀开盖的锅里经常会藏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经常听到我们几个孩子的一片笑声,这个并不富有的家有很多快乐,这些都是我童年美好记忆的一部分。让我记忆犹新的是,蚕豆成熟的季节,农村的孩子会有段时间天天顿顿吃蚕豆,别的孩子会吃到深恶痛绝,可外婆总会象魔术师一样,她会把蒸熟的蚕豆穿成项链,手链等各种造型,有时还让我挂在脖子上、套在手上欣赏一伙;有时把蚕豆肉剥出来,用蚕豆壳给我摆出各种玩具,惹的村里的小朋友们都羡慕不已。对于吃蚕豆的记忆,我大都停留在每天放学时的期待:今天的蚕豆大餐外婆会让我吃什么的一路雀跃和今天我又能得到一件什么造型独特的项链和手链、玩具的无限想象中。如今条件好了,蚕豆成熟的季节我偶尔也会用蚕豆壳给儿子摆出各种玩具造型,告诉他这是老婆婆为小时候的我们设计的玩具,儿子经常会诧异不已。精神的富有比物质更能丰盈我们的内心,在外婆的影响下,我更容易获取生活中简单的快乐和满足,当看到缕缕阳光穿过窗户洒满床铺时,当无意撒下的种子开花时,听到一首久违的老歌是,我都会感觉到生活的多姿多彩。

  外婆人长得瘦弱,可为母则刚,她同样是一个能为子女撑起一片天空的母亲。1992年,一直是家里顶梁柱的外公突然病倒,从生病到去世只有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我只是记得当时几个舅舅在悲痛时的无助和无奈,那时大舅已在宁波成家,小舅、小姨都还没结婚。外婆的悲痛是隐忍的,她应该也茫然失措过。但就在外公去世的第二年,已在老家当教师的小舅要辞职远赴宁波时,外婆也没有任何的阻拦,只是在小舅临出发前默默地帮他整理好要带的东西。她虽病弱,也不会为了自己,成为子女外出闯荡的负担。后来,小姨出嫁了,二舅和二舅妈也到宁波来工作,她一个人留守在老宅,过上了真正的“空巢”生活,可她从不埋怨、不计较,尽量照顾好自己不给子女添麻烦。每年过年时,几个舅舅轮流从外地回老家陪伴她几天,她也从不向他们倾诉自己的孤独和无助,总是每天尽自己所能做些家乡的美味慰劳奔波的子女。那是一年中她最开心的日子,尽管子女陪伴她的时间很短,每每舅舅的假期到了,要离开家时,她从不会表现得伤心,让他们没有压力地离开家,走到更广阔的地方去。外婆用自己瘦小的身躯为在外工作的子女撑起一片自由的天空,让他们少些牵挂和内疚,放心地在外面打拼。直到2002年,外婆被接到宁波,才算过上了儿孙绕膝的幸福生活。

  当打开记忆的闸门,在回忆写下外婆的点点滴滴时,心里已是一片温暖,惟愿天堂里也有清香的栀子花,让外婆与外公团聚,和和美美,过着健康的、有仪式感的生活。

  又是栀子花開的季節,滿城栀子花的清香裏,想起外婆。

  盡管外婆已去世多年,但當我拿起筆,想寫寫外婆時,鼻頭仍然一陣陣酸楚。總覺的外婆離我是如此近又那麽遠,近到我似乎總在街角邊,小區裏有栀子花的地方都能看到她的身影,遠到我好像隻能透過飄來的栀子花香才能感覺她在這個世界存在過,給過我們溫暖和愛。

  外婆還健在時,每年一到栀子花開的季節,她總喜歡别一朵栀子花在發間,我們開玩笑說她是自帶香氣。她的溫婉、賢淑就如同栀子花一般,給你花的芳香,但不會渲染自己的存在,和她在一起的感覺是小時候的親近和長大時的親密。

  從我記事起,外婆就是體弱多病的,那時農村條件普遍不好,外婆家更不好。在不能外出幫外公幹農活時,外婆就把家裏收拾得一塵不染,每天總是想盡一切辦法做出可口的飯菜。有時真的沒什麽可做時,爲了省柴火省油,炒菜時鍋邊烙幾個玉米餅,那也是做得規規整整,黃燦燦的餅上經常能看到綠的菜葉、紅的辣椒絲點綴着。那時候,農村的孩子都是散養的,大都是抱着碗筷盛點飯夾點菜站在竈台旁吃飯的,外婆從來不讓我們在竈台旁吃東西,就是吃玉米餅,也一定是要擺放在碗裏,等外公他們幹農活回來,一家人圍坐在一起時才開吃的。飯桌上的規矩、“大家庭”的骨肉深情都是那樣的年月外婆用她最柔軟又智慧的方式教會我們的。很多人都很羨慕我們這個大家庭這麽多年一如既往地凝聚在一起,兄弟姐妹們互相扶持,晚輩們相親相愛,在一起其樂融融。外婆的“儀式感”培養、傳承了家的血脈親情,讓大家庭裏孕育的每一個人都心地善良、充滿感恩。

  喜歡栀子花的外婆,有着極好的性格。作爲最大的孫輩,我似乎從沒看到過她發怒的樣子。外婆的多病,生活的艱辛讓外公更多地嘗遍了生活的苦悶和不如意,有時脾氣不是很好。即便生活條件再艱苦,外公的脾氣再大,外婆對人總是和顔悅色的,她從不大聲地責罵孩子,從不與别人争高低。那時候農村的孩子,因做不好家務、帶不好弟妹被罵甚至被打是家常便飯,而我從沒被訓斥過。記得有一次,年僅6歲的我背着還不會走路的弟弟,好像是要到奶奶家去。因爲人小平衡掌握的不好,調皮的弟弟從我背上翻下了,掉到外婆家門口的小水溝裏。聽到我的大聲呼救,外婆拖着病弱的身子急忙跑出來跳進溝裏,從水裏抱起弟弟時外婆也吓得夠嗆。即使是遇到這樣的事,我一點不記得外婆有打罵過我,隻是記得外婆在家人面前誇獎我,說我這麽小遇到事情會想辦法,知道大聲呼救而不是傻傻地自己下河或等着别人經過,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因爲有一個喜歡表揚我、肯定我的外婆,讓我從小就很開朗自信,長大成家後,生活、工作中碰到不如意的事,總是能以很好的狀态去處理。

  我的童年,是物資貧乏的年代,但我的印象并不是很深刻,因爲外婆總是忙而不亂,老宅周圍在外婆的打理下,一到春天一片姹紫嫣紅,一到初夏,空氣中傳過來的都是栀子花的清香。外婆家那個古樸的餐桌上、還沒掀開蓋的鍋裏經常會藏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驚喜,經常聽到我們幾個孩子的一片笑聲,這個并不富有的家有很多快樂,這些都是我童年美好記憶的一部分。讓我記憶猶新的是,蠶豆成熟的季節,農村的孩子會有段時間天天頓頓吃蠶豆,别的孩子會吃到深惡痛絕,可外婆總會象魔術師一樣,她會把蒸熟的蠶豆穿成項鏈,手鏈等各種造型,有時還讓我挂在脖子上、套在手上欣賞一夥;有時把蠶豆肉剝出來,用蠶豆殼給我擺出各種玩具,惹的村裏的小朋友們都羨慕不已。對于吃蠶豆的記憶,我大都停留在每天放學時的期待:今天的蠶豆大餐外婆會讓我吃什麽的一路雀躍和今天我又能得到一件什麽造型獨特的項鏈和手鏈、玩具的無限想象中。如今條件好了,蠶豆成熟的季節我偶爾也會用蠶豆殼給兒子擺出各種玩具造型,告訴他這是老婆婆爲小時候的我們設計的玩具,兒子經常會詫異不已。精神的富有比物質更能豐盈我們的内心,在外婆的影響下,我更容易獲取生活中簡單的快樂和滿足,當看到縷縷陽光穿過窗戶灑滿床鋪時,當無意撒下的種子開花時,聽到一首久違的老歌是,我都會感覺到生活的多姿多彩。

  外婆人長得瘦弱,可爲母則剛,她同樣是一個能爲子女撐起一片天空的母親。1992年,一直是家裏頂梁柱的外公突然病倒,從生病到去世隻有短短的一個多月時間。我隻是記得當時幾個舅舅在悲痛時的無助和無奈,那時大舅已在甯波成家,小舅、小姨都還沒結婚。外婆的悲痛是隐忍的,她應該也茫然失措過。但就在外公去世的第二年,已在老家當教師的小舅要辭職遠赴甯波時,外婆也沒有任何的阻攔,隻是在小舅臨出發前默默地幫他整理好要帶的東西。她雖病弱,也不會爲了自己,成爲子女外出闖蕩的負擔。後來,小姨出嫁了,二舅和二舅媽也到甯波來工作,她一個人留守在老宅,過上了真正的“空巢”生活,可她從不埋怨、不計較,盡量照顧好自己不給子女添麻煩。每年過年時,幾個舅舅輪流從外地回老家陪伴她幾天,她也從不向他們傾訴自己的孤獨和無助,總是每天盡自己所能做些家鄉的美味慰勞奔波的子女。那是一年中她最開心的日子,盡管子女陪伴她的時間很短,每每舅舅的假期到了,要離開家時,她從不會表現得傷心,讓他們沒有壓力地離開家,走到更廣闊的地方去。外婆用自己瘦小的身軀爲在外工作的子女撐起一片自由的天空,讓他們少些牽挂和内疚,放心地在外面打拼。直到2002年,外婆被接到甯波,才算過上了兒孫繞膝的幸福生活。

  當打開記憶的閘門,在回憶寫下外婆的點點滴滴時,心裏已是一片溫暖,惟願天堂裏也有清香的栀子花,讓外婆與外公團聚,和和美美,過着健康的、有儀式感的生活。

当前文章链接:周文娟:外婆的栀子花(https://m.cw58.cn/meiwen/zhaichao/423826.html)
标签:外公生活不好工作弟弟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