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丹:村庄老了

摘抄网美文美文摘抄

郑丹:村庄老了

破烂大王围观:更新时间:03-05 18:21

郑丹:村庄老了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郑丹:村庄老了

  村庄老了,老了的村庄常常在午夜醒来,回想那段温暖的旅程。

  月光深半尺,淹没了墙根,却淹不了芦苇样的蒿草,远远地在风中招摇。夜寂静得让人慌乱。虫声也浸泡在月光里,沉闷闷的。没有孩子的哭闹,没有女人的梦呓,没有男人的呼噜,只有老人浑浊的呼吸。

  以前可不是这样。呼噜声此起彼伏,呼吸热气腾腾,孩子的梦在空中飞来飞去。月光可不敢这样大胆,它们小心翼翼地沿着墙根偷偷溜进门缝,瞧一眼屋里的人们。现在的月光大摇大摆地登堂入室,因为屋里大多空荡荡的。

  那时,黑夜隐退之后,白昼就迫不及待地上场。公鸡的叫声像礼花一样在空中灿烂。主妇们最先起床,用炊烟与晨曦打招呼,各家的炊烟袅袅婷婷,在空中点头拥抱。厨房里锅碗瓢盆大声喧嚷,柴火追赶着热气跑,冒泡的稀饭温暖着早晨的饥肠。

  白天就更忙碌了。池塘边棒槌狠命地敲打着衣服,水声花花柔声安慰,主妇们的谈笑随风飘扬。谁家的孩子尿床啦,谁家的母鸡抱窝啦,谁家的豆种好啦,顺着水波荡漾。鸭们在池塘里追逐,一个猛子扎下去,在另一个树荫下冒出来,得意洋洋地嘎嘎。鸡们在草地上扒拉着,啄一颗草籽,抢一条虫子。狗们蹲坐在院门口,或追着公鸡跑,对着偶尔闯入的生人狂吠。

  男人们扛着锄头出了门,即使没有农活,看一看拔节的庄稼也能温暖眼眸,何况农活总也干不完。秧苗插下去,杂草长上来;油菜割完了,棉花要摸杈。小麦收上来,稻子要开镰。田里的事完了,地里的活才开始。一年四季,田野和山地都是热闹的。

  他们在村庄的筋络上踩来踩去。扛着犁铧,握着扁担,把种子送出去,把汗水送出去,把伤痛送出去;挑着担子,拉着板车,把稻子运回来,把丰收运回来,把喜悦运回来。他们穿着鞋子,或打着赤脚,脚上落满灰尘或者沾满泥巴。他们的脚渐渐皲裂,颜色接近泥土。他们的脚印越来越深,村庄的血液也越来越通畅,村庄的心里也越来越温暖。春天,把蔷薇戴在发间;夏天,把树荫洒在脚下;秋天,把瓜果举在头上;冬天,把雪花裹在身上。

  傍晚,斜阳一步三回头,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鸡们挤进栅栏,鸭们摇摇摆摆,狗小跑着迎接主人。男人们扛着锄头回来了,背上披着霞光。孩子们还在树下嬉闹。牛儿们也在圈里安静地咀嚼。炊烟已散,晚风带来晚饭的消息。端着蓝边碗,饭头上豇豆、茄子、辣椒堆成山,都是地里现摘的,随着时节变换。蹲在自家的稻床上,或踱到邻人的家门口,扒拉一口饭,聊几句庄稼,等暮色这块帘幕一点一点合拢。夜晚又开始。

  日日夜夜,年年岁岁。大人的脊背弯曲了,孩子的腰杆挺直了。村庄里的房子旧了,村庄旁的墓碑密了。村庄记得张三的爷爷躺在这里,父亲躺在这里;村庄记得刘二小时候的啼哭,成亲的欢笑,老去的眼泪。村庄记得一个人的生老病死,村庄记得一粒稻的前世今生。村庄微笑着不说话。

  而今,村庄却常常迷糊了。一个孩子出去了,很久不见回来,回来也认不出模样。一个老人离开了,那家的人就不见了,房子空得像窟窿。炊烟零落了,夏天冷得像冰窖。野草疯长,冬天长得像荆棘。筋络开阔了,脚步稀疏了,时常动脉硬化。鸡鸭狗被可恶的风刮跑了,野猪和松鼠霸占了阳光和山林。

  村庄老了,老了的村庄只能在午夜里回味那一段温暖的旅程。趁着月光还没有攻陷。

  村莊老了,老了的村莊常常在午夜醒來,回想那段溫暖的旅程。

  月光深半尺,淹沒了牆根,卻淹不了蘆葦樣的蒿草,遠遠地在風中招搖。夜寂靜得讓人慌亂。蟲聲也浸泡在月光裏,沉悶悶的。沒有孩子的哭鬧,沒有女人的夢呓,沒有男人的呼噜,隻有老人渾濁的呼吸。

  以前可不是這樣。呼噜聲此起彼伏,呼吸熱氣騰騰,孩子的夢在空中飛來飛去。月光可不敢這樣大膽,它們小心翼翼地沿着牆根偷偷溜進門縫,瞧一眼屋裏的人們。現在的月光大搖大擺地登堂入室,因爲屋裏大多空蕩蕩的。

  那時,黑夜隐退之後,白晝就迫不及待地上場。公雞的叫聲像禮花一樣在空中燦爛。主婦們最先起床,用炊煙與晨曦打招呼,各家的炊煙袅袅婷婷,在空中點頭擁抱。廚房裏鍋碗瓢盆大聲喧嚷,柴火追趕着熱氣跑,冒泡的稀飯溫暖着早晨的饑腸。

  白天就更忙碌了。池塘邊棒槌狠命地敲打着衣服,水聲花花柔聲安慰,主婦們的談笑随風飄揚。誰家的孩子尿床啦,誰家的母雞抱窩啦,誰家的豆種好啦,順着水波蕩漾。鴨們在池塘裏追逐,一個猛子紮下去,在另一個樹蔭下冒出來,得意洋洋地嘎嘎。雞們在草地上扒拉着,啄一顆草籽,搶一條蟲子。狗們蹲坐在院門口,或追着公雞跑,對着偶爾闖入的生人狂吠。

  男人們扛着鋤頭出了門,即使沒有農活,看一看拔節的莊稼也能溫暖眼眸,何況農活總也幹不完。秧苗插下去,雜草長上來;油菜割完了,棉花要摸杈。小麥收上來,稻子要開鐮。田裏的事完了,地裏的活才開始。一年四季,田野和山地都是熱鬧的。

  他們在村莊的筋絡上踩來踩去。扛着犁铧,握着扁擔,把種子送出去,把汗水送出去,把傷痛送出去;挑着擔子,拉着板車,把稻子呋貋恚沿S收呋貋恚严矏傔回來。他們穿着鞋子,或打着赤腳,腳上落滿灰塵或者沾滿泥巴。他們的腳漸漸皲裂,顔色接近泥土。他們的腳印越來越深,村莊的血液也越來越通暢,村莊的心裏也越來越溫暖。春天,把薔薇戴在發間;夏天,把樹蔭灑在腳下;秋天,把瓜果舉在頭上;冬天,把雪花裹在身上。

  傍晚,斜陽一步三回頭,揮手作别西天的雲彩。雞們擠進栅欄,鴨們搖搖擺擺,狗小跑着迎接主人。男人們扛着鋤頭回來了,背上披着霞光。孩子們還在樹下嬉鬧。牛兒們也在圈裏安靜地咀嚼。炊煙已散,晚風帶來晚飯的消息。端着藍邊碗,飯頭上豇豆、茄子、辣椒堆成山,都是地裏現摘的,随着時節變換。蹲在自家的稻床上,或踱到鄰人的家門口,扒拉一口飯,聊幾句莊稼,等暮色這塊簾幕一點一點合攏。夜晚又開始。

  日日夜夜,年年歲歲。大人的脊背彎曲了,孩子的腰杆挺直了。村莊裏的房子舊了,村莊旁的墓碑密了。村莊記得張三的爺爺躺在這裏,父親躺在這裏;村莊記得劉二小時候的啼哭,成親的歡笑,老去的眼淚。村莊記得一個人的生老病死,村莊記得一粒稻的前世今生。村莊微笑着不說話。

  而今,村莊卻常常迷糊了。一個孩子出去了,很久不見回來,回來也認不出模樣。一個老人離開了,那家的人就不見了,房子空得像窟窿。炊煙零落了,夏天冷得像冰窖。野草瘋長,冬天長得像荊棘。筋絡開闊了,腳步稀疏了,時常動脈硬化。雞鴨狗被可惡的風刮跑了,野豬和松鼠霸占了陽光和山林。

  村莊老了,老了的村莊隻能在午夜裏回味那一段溫暖的旅程。趁着月光還沒有攻陷。

当前文章链接:郑丹:村庄老了(https://m.cw58.cn/meiwen/zhaichao/423818.html)
标签:村庄温暖公鸡夏天冬天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