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述志:想起蛙声

摘抄网美文美文摘抄

唐述志:想起蛙声

极品疯子围观:更新时间:03-05 18:21

唐述志:想起蛙声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唐述志:想起蛙声

  青蛙七、八十年代在农村就太多了,随处可见。走在水田埂上、塘埂上,受脚步声惊扰的青蛙会从青草丛里不时地蹦出,扑通扑通跳入水田里池塘中。有时也会看到它们端坐在池塘水面的荷叶上,大白肚皮一吸一鼓,真有“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的大将风度。在田埂上一蹦一跳地漫步的,像在巡视这片属于它的稻田。惊蛰过后四五月,整个盛夏,直到秋凉,晚上蛙鸣起启彼伏。特别是到了夏天,接着白天知了们的高音音乐会,到傍晚时分,鸣虫与蛙合奏的小夜曲又开始上演了,就在这天籁之音中,度过了一年又一年……。

  青蛙有很多种,最大的我们叫"田鸡"“癞水鸡”,很少见,个头很大,大概有现在常看的牛蛙那么大。我查了查学名叫“虎纹蛙”,竟已列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可见已经很稀少了。记得“癞水鸡”的皮好看,确实像虎纹,可以蒙小鼓皮用。最常见、最多的,小一点,有一种我们叫青虾蟆,青绿色,间一些黑点和土褐色竖条纹,花纹好看。另一种也多,我们叫土虾蟆,土褐色,不太讨人喜欢。还有更小的,姆指头大小,不引人注意。

  除了大个田鸡我们那儿吃,但很少见,没吃过。青虾蟆土虾蟆有人捉来煨了喂鸭子,没人吃。捕捉常用几十根大号缝衣针,针头在火上烧红一排排地插到废牙刷塑料头上,挷在竹杆头,晚上用强光手电一照,青蛙就不动,除了用来斩青蛙还可以斩泥鳅。后来到外地上班,看当地以青蛙为美味,普遍吃,以为奇。菜市场常偷着卖,小贩们把装在网兜青蛙抖一抖,青蛙在网兜里乱跳,以示自己的货色鲜活。被馋虫勾上来的食客,买了后,小贩在地上用刀熟练地给蛙剥皮,看着很不忍。在外面吃饭,偶而有红烧蛙肉,尝一筷,味道确实不错,可心里总有障碍,不愿多吃。有时想老家人是不是有点“呆”,拿青蛙喂鸭,鸭子长大了,吃鸭肉、鸭蛋,还不如直接青蛙,省事,或许更美味呢。后来遇到2002年“非典”传染病爆发,据说是吃青蛙等野生动物闹的。因为处在野外环境,野生动物比家养动物更容易带上烈性病毒。这样看来家乡人不吃青蛙可能是更高的智慧,为饱口福而被烈性传染病“盯”上,可是大大的划不来的!

  现在青蛙少多了,也难听到蛙鸣,以往认为很泼皮的东西,对生存环境也是有要求的。很奇怪:所在学校有一天然湖,有草、有荷、有鱼、有水鸟,就是看不见一只青蛙,听不一声蛙鸣。倒挺招蚊子的。听蛙声还要有大片水稻田的家乡,“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嘛,那儿才有它们的工作岗位。但有时回老家,也好象少看到了。从前只用来喂鸭子的虾蟆在很多地方倒成了珍馐,也不知是不是多年的农药使用造成的。我想除了农药直接毒害,农药用多了,虫子就少了,虫子少了,蛙也就自然少了。

  说了这么多,好象大都在说蛙。可没有了蛙,又哪来的蛙声呢!

  青蛙七、八十年代在農村就太多了,随處可見。走在水田埂上、塘埂上,受腳步聲驚擾的青蛙會從青草叢裏不時地蹦出,撲通撲通跳入水田裏池塘中。有時也會看到它們端坐在池塘水面的荷葉上,大白肚皮一吸一鼓,真有“獨坐池塘如虎踞,綠蔭樹下養精神”的大将風度。在田埂上一蹦一跳地漫步的,像在巡視這片屬于它的稻田。驚蟄過後四五月,整個盛夏,直到秋涼,晚上蛙鳴起啓彼伏。特别是到了夏天,接着白天知了們的高音音樂會,到傍晚時分,鳴蟲與蛙合奏的小夜曲又開始上演了,就在這天籁之音中,度過了一年又一年……。

  青蛙有很多種,最大的我們叫"田雞"“癞水雞”,很少見,個頭很大,大概有現在常看的牛蛙那麽大。我查了查學名叫“虎紋蛙”,竟已列爲國家二級重點保護動物。可見已經很稀少了。記得“癞水雞”的皮好看,确實像虎紋,可以蒙小鼓皮用。最常見、最多的,小一點,有一種我們叫青蝦蟆,青綠色,間一些黑點和土褐色豎條紋,花紋好看。另一種也多,我們叫土蝦蟆,土褐色,不太讨人喜歡。還有更小的,姆指頭大小,不引人注意。

  除了大個田雞我們那兒吃,但很少見,沒吃過。青蝦蟆土蝦蟆有人捉來煨了喂鴨子,沒人吃。捕捉常用幾十根大號縫衣針,針頭在火上燒紅一排排地插到廢牙刷塑料頭上,挷在竹杆頭,晚上用強光手電一照,青蛙就不動,除了用來斬青蛙還可以斬泥鳅。後來到外地上班,看當地以青蛙爲美味,普遍吃,以爲奇。菜市場常偷着賣,小販們把裝在網兜青蛙抖一抖,青蛙在網兜裏亂跳,以示自己的貨色鮮活。被饞蟲勾上來的食客,買了後,小販在地上用刀熟練地給蛙剝皮,看着很不忍。在外面吃飯,偶而有紅燒蛙肉,嘗一筷,味道确實不錯,可心裏總有障礙,不願多吃。有時想老家人是不是有點“呆”,拿青蛙喂鴨,鴨子長大了,吃鴨肉、鴨蛋,還不如直接青蛙,省事,或許更美味呢。後來遇到2002年“非典”傳染病爆發,據說是吃青蛙等野生動物鬧的。因爲處在野外環境,野生動物比家養動物更容易帶上烈性病毒。這樣看來家鄉人不吃青蛙可能是更高的智慧,爲飽口福而被烈性傳染病“盯”上,可是大大的劃不來的!

  現在青蛙少多了,也難聽到蛙鳴,以往認爲很潑皮的東西,對生存環境也是有要求的。很奇怪:所在學校有一天然湖,有草、有荷、有魚、有水鳥,就是看不見一隻青蛙,聽不一聲蛙鳴。倒挺招蚊子的。聽蛙聲還要有大片水稻田的家鄉,“稻花香裏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嘛,那兒才有它們的工作崗位。但有時回老家,也好象少看到了。從前隻用來喂鴨子的蝦蟆在很多地方倒成了珍馐,也不知是不是多年的農藥使用造成的。我想除了農藥直接毒害,農藥用多了,蟲子就少了,蟲子少了,蛙也就自然少了。

  說了這麽多,好象大都在說蛙。可沒有了蛙,又哪來的蛙聲呢!

当前文章链接:唐述志:想起蛙声(https://m.cw58.cn/meiwen/zhaichao/423814.html)
标签:鸭子晚上一年又一年傍晚夏天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