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喔声声修堰塘 / 李昌静

摘抄网美文美文摘抄

打喔声声修堰塘 / 李昌静

万能高手围观:更新时间:03-02 18:17

打喔声声修堰塘 / 李昌静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打喔声声修堰塘 / 李昌静

  我家旁边有一堰塘,那是70年代修建的。每次回家,我都不一例外要到堰塘里外走一圈。堰塘修建在两座山岗之间的深谷里,是用石头和黄土垒砌成长四十米高三十米顶宽三米上窄下宽的大堤。

  站在堰堤上俯瞰,石坎犹如万丈深渊,感觉背后发凉,冷风嗖嗖。再往下望就是百亩稻田镶嵌在两座小山岗之间,沿着缓坡叠落下去,绵延好几里,甚是壮观。稻田里全部是茶树,一坡坡,一层层,好像茶海似的,株型整齐,错落有致。微风吹来,神清气爽,心情也豁然开朗。再转身向上仰望,山势绵延起伏,一山更比一山高,在巍巍的高山之中,就是有名的洪家寨了。

  堰堤里面,堰塘面积不过三四亩,群山环绕,将堰塘包围的严严实实,绿树成荫,树枝倒垂,水面清澈。我漫步堰塘边,恰逢天气晴朗,水中倒映出湛蓝的天空,白云朵朵慢慢飘移,岸边的树叶随风摇曳。我蹲下身来藏在树枝间静静等待,那水中的两条鱼儿摇着尾巴慢慢向我游来,张开嘴巴露出水面,吐出水泡,一对眼睛浑圆浑圆,点着头眨着眼,像是欢迎我的到来。时而又慢慢沉入深水中,像是与我捉迷藏。

  七十年代初,我们大队为了搞好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在各生产队抽调精兵强将到我们第六生产队修建大堰。成立由大队书记挂帅,有正副队长、小队长、司务长、爆破员为成员的领导班子,木匠铁匠篾匠等师傅齐备,还有突击队员四五十人全部集中在一个地方,那场面热火朝天。为了拦洪蓄水,保证三个小队几百亩水田能有效灌溉,大家精神饱满,整装待发,准备同天同地大干一场。

  首先是在山坳里做基础,为了确保堰堤质量基础牢固,必须用大石头砌石坎。大石头体积半个方一个方不等,有的石头重约几千斤。石头靠着石头,靠外坎的一方要求比较平整,大石头里面就用小石头填塞,这样才稳当结实。然后用黄土紧挨着石头,并采用打喔的方法压实压紧,以防漏水。最底层有十米多宽,底层做好后,用相同的办法建第二层,一直建到30米高。

  队员们在堰塘里面的山上开山炸石,大石头滚落到山弯中间,由于大石头太大,两三人是无法移动的。他们把预备好的一根枫树(大头直径二十公分,小头直径十公分)的大头塞进大石头下面,并在树下垫有五六十公分高的石头枕,用一根长粗绳栓在大树细的一头,并使细的一头高高地翘了起来。这时候蚂蚁搬家,人多力量大,二十多人有的拉绳、有的压杆、有的垫小石头,“一二三”,异口同声齐心协力,那大石头活生生被掀翻了几个跟头,这样离石坎又近了许多。到了石坎附近,他们用多根木杠撬着慢慢移动到石坎上。老陈师傅是队长,他在石坎的另一头,眯着眼顺着石坎瞧去,双手不停地指挥,或上或下或左或右移动,直到石头着地稳当,外平面在同一直线上,并在大石头后面用小石头塞紧为止。

  

  大石头总算又砌了一层,紧接着就是在后面填堆黄土了。队员们在半山腰修了一条专用拖黄土的便道,在约有三百米远的山坳里采装黄土。把挖下来的黄土先装进撮箕,又倒入平板车中。一车车,浩浩荡荡,沿着便道缓缓拖下去,到了半山腰时把黄土倒出来,黄土顺着山槽滚落下来,直接落到大石头石坎的后面。填到约八十公分厚度时,再把黄土耙平整。

  打喔开始了,先用小喔打一遍,把松土夯实。小喔就是在小圆石磙上,把一根圆木钉入石磙中间的石孔里,再在圆木的顶端装有一横木手柄,横木手柄两端各站一人,用双手握住手柄同时用力向上提起后又同时松开手柄,石磙重重落下去,深陷在黄土中。一喔挨着一喔打,从这头一直打到那头。

  小喔打结束后,大喔粉墨登场了。大喔是顶端直径五十公分底座直径六十公分高1米上窄下宽的石磙。石磙半中间安装有井字形的四根横木,两根平行并与另外两根垂直。横木在靠着石磙的地方凿有石槽,四根横木深深的嵌入石槽中。八个人各自握住面前的手柄同时用力提起来又同时松开,石磙重重地砸到黄土上。同样一喔挨着一喔打,从这头一直打到那头,这时的黄土才结实紧固。

  队员们精力集中,石磙一起一落,步调一致,一起还唱着打喔歌:“幺也荷,喔里喔荷也,来打喔也幺也荷。幺也子也幺荷,嘿嘿也,嘿哟嘿哟,嘿哟嘿哟……”嘴里嘿哟嘿哟,面前的石磙就一起一落。他们都齐声高唱,歌声厚重苍凉,但也悠扬婉转。那时候我约五六岁,经常穿梭在打喔间,陶醉在打喔的歌声里,有时也学着大人打喔的样子,跟着大人唱着打喔歌。耳濡目染,打喔的情景和歌声还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遥想当年,机械器材极度缺乏,平时长期工人也不多,基本上是锄挖肩挑手推,但修堰的速度却不慢,仅仅两年多时间就完成了这一伟大工程。这一工程在相当长时间里拦洪蓄水灌溉农田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是我家乡不可多得的水利工程之一。

  我家乡早在十多前就已进行了结构调整,全部种植茶树,往日稻田成为茶园,堰塘也就失去了原有的灌溉功能。现在这堰塘年久失修,堰堤顶端又有一处缺口。她像一块伤疤,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中。

  我家旁邊有一堰塘,那是70年代修建的。每次回家,我都不一例外要到堰塘裏外走一圈。堰塘修建在兩座山崗之間的深谷裏,是用石頭和黃土壘砌成長四十米高三十米頂寬三米上窄下寬的大堤。

  站在堰堤上俯瞰,石坎猶如萬丈深淵,感覺背後發涼,冷風嗖嗖。再往下望就是百畝稻田鑲嵌在兩座小山崗之間,沿着緩坡疊落下去,綿延好幾裏,甚是壯觀。稻田裏全部是茶樹,一坡坡,一層層,好像茶海似的,株型整齊,錯落有緻。微風吹來,神清氣爽,心情也豁然開朗。再轉身向上仰望,山勢綿延起伏,一山更比一山高,在巍巍的高山之中,就是有名的洪家寨了。

  堰堤裏面,堰塘面積不過三四畝,群山環繞,将堰塘包圍的嚴嚴實實,綠樹成蔭,樹枝倒垂,水面清澈。我漫步堰塘邊,恰逢天氣晴朗,水中倒映出湛藍的天空,白雲朵朵慢慢飄移,岸邊的樹葉随風搖曳。我蹲下身來藏在樹枝間靜靜等待,那水中的兩條魚兒搖着尾巴慢慢向我遊來,張開嘴巴露出水面,吐出水泡,一對眼睛渾圓渾圓,點着頭眨着眼,像是歡迎我的到來。時而又慢慢沉入深水中,像是與我捉迷藏。

  七十年代初,我們大隊爲了搞好農田水利基本建設,在各生産隊抽調精兵強将到我們第六生産隊修建大堰。成立由大隊書記挂帥,有正副隊長、小隊長、司務長、爆破員爲成員的領導班子,木匠鐵匠篾匠等師傅齊備,還有突擊隊員四五十人全部集中在一個地方,那場面熱火朝天。爲了攔洪蓄水,保證三個小隊幾百畝水田能有效灌溉,大家精神飽滿,整裝待發,準備同天同地大幹一場。

  首先是在山坳裏做基礎,爲了确保堰堤質量基礎牢固,必須用大石頭砌石坎。大石頭體積半個方一個方不等,有的石頭重約幾千斤。石頭靠着石頭,靠外坎的一方要求比較平整,大石頭裏面就用小石頭填塞,這樣才穩當結實。然後用黃土緊挨着石頭,并采用打喔的方法壓實壓緊,以防漏水。最底層有十米多寬,底層做好後,用相同的辦法建第二層,一直建到30米高。

  隊員們在堰塘裏面的山上開山炸石,大石頭滾落到山彎中間,由于大石頭太大,兩三人是無法移動的。他們把預備好的一根楓樹(大頭直徑二十公分,小頭直徑十公分)的大頭塞進大石頭下面,并在樹下墊有五六十公分高的石頭枕,用一根長粗繩栓在大樹細的一頭,并使細的一頭高高地翹了起來。這時候螞蟻搬家,人多力量大,二十多人有的拉繩、有的壓杆、有的墊小石頭,“一二三”,異口同聲齊心協力,那大石頭活生生被掀翻了幾個跟頭,這樣離石坎又近了許多。到了石坎附近,他們用多根木杠撬着慢慢移動到石坎上。老陳師傅是隊長,他在石坎的另一頭,眯着眼順着石坎瞧去,雙手不停地指揮,或上或下或左或右移動,直到石頭着地穩當,外平面在同一直線上,并在大石頭後面用小石頭塞緊爲止。

  

  大石頭總算又砌了一層,緊接着就是在後面填堆黃土了。隊員們在半山腰修了一條專用拖黃土的便道,在約有三百米遠的山坳裏采裝黃土。把挖下來的黃土先裝進撮箕,又倒入平板車中。一車車,浩浩蕩蕩,沿着便道緩緩拖下去,到了半山腰時把黃土倒出來,黃土順着山槽滾落下來,直接落到大石頭石坎的後面。填到約八十公分厚度時,再把黃土耙平整。

  打喔開始了,先用小喔打一遍,把松土夯實。小喔就是在小圓石磙上,把一根圓木釘入石磙中間的石孔裏,再在圓木的頂端裝有一橫木手柄,橫木手柄兩端各站一人,用雙手握住手柄同時用力向上提起後又同時松開手柄,石磙重重落下去,深陷在黃土中。一喔挨着一喔打,從這頭一直打到那頭。

  小喔打結束後,大喔粉墨登場了。大喔是頂端直徑五十公分底座直徑六十公分高1米上窄下寬的石磙。石磙半中間安裝有井字形的四根橫木,兩根平行并與另外兩根垂直。橫木在靠着石磙的地方鑿有石槽,四根橫木深深的嵌入石槽中。八個人各自握住面前的手柄同時用力提起來又同時松開,石磙重重地砸到黃土上。同樣一喔挨着一喔打,從這頭一直打到那頭,這時的黃土才結實緊固。

  隊員們精力集中,石磙一起一落,步調一緻,一起還唱着打喔歌:“幺也荷,喔裏喔荷也,來打喔也幺也荷。幺也子也幺荷,嘿嘿也,嘿喲嘿喲,嘿喲嘿喲……”嘴裏嘿喲嘿喲,面前的石磙就一起一落。他們都齊聲高唱,歌聲厚重蒼涼,但也悠揚婉轉。那時候我約五六歲,經常穿梭在打喔間,陶醉在打喔的歌聲裏,有時也學着大人打喔的樣子,跟着大人唱着打喔歌。耳濡目染,打喔的情景和歌聲還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裏。

  遙想當年,機械器材極度缺乏,平時長期工人也不多,基本上是鋤挖肩挑手推,但修堰的速度卻不慢,僅僅兩年多時間就完成了這一偉大工程。這一工程在相當長時間裏攔洪蓄水灌溉農田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是我家鄉不可多得的水利工程之一。

  我家鄉早在十多前就已進行了結構調整,全部種植茶樹,往日稻田成爲茶園,堰塘也就失去了原有的灌溉功能。現在這堰塘年久失修,堰堤頂端又有一處缺口。她像一塊傷疤,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中。

当前文章链接:打喔声声修堰塘 / 李昌静(https://m.cw58.cn/meiwen/zhaichao/423805.html)
标签:大队绵延树枝生产队之间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