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韵散文|杏花红,梨花白

摘抄网美文美文摘抄

湘韵散文|杏花红,梨花白

蛇箍围观:更新时间:03-03 18:22

湘韵散文|杏花红,梨花白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湘韵散文|杏花红,梨花白

  现在的乡村社区都模仿城市社区,整齐划一,千篇一律,总感觉不伦不类,不能体现乡村的特色。不由得又想起我小时候生活的那个小村庄,想起那个小村庄的春天。

  小村的春天是充满生机和美丽的。随着天气渐渐转暖,小村周围池塘里的冰融化了,农家养的大白鹅可以在池塘里欢快地戏水了,它们再也不会那么茫然地在厚厚的冰上踱步,不知所措,可以痛痛快快地洗个澡了。当池水由清澈变得碧绿,天气是越来越暖了,喜鹊在树枝上喳喳叫着,听着很喜庆。那些小麻雀在房檐下、树枝上叽叽喳喳,飞来跳去,仿佛在举行一场庆祝春天到来的盛典,叫声听着是那么的欢快。此时,我家房前那两棵杏树也来赶趟儿,不知什么时候,它们那黢黑的虬枝上已布满了粉红色的小花蕾,而此时树上还见不到一片叶子。房前的那两棵杏树,在那春寒料峭的的早春里真还有些梅的风骨了。一树杏花一树诗,那一树的杏花成了小村早春里一道亮丽的风景。小蜜蜂也算准了时间,记得它与杏花的约定,在风和日丽的晴天,它们是那么的忙碌,嗡嗡叫着,穿梭在杏花和蜂巢间。

  也许会下一场春雨,风雨过后,杏树下落英缤纷,让人不免伤感起来,都不忍心踩踏。娇嫩的杏花经受不住风吹雨打,落了一地。不过,这没什么,这种伤感纯粹属于文人墨客的多愁善感,它们大都已在天气晴好时就已完成了授粉,结束了自己的历史使命。过不了多少天,站在杏树下仰头再看,杏树枝条上长满了小叶子,小指头肚大小的小杏子点缀其间,让人不免感叹大自然的神奇。慢慢地长啊长,等到小麦快要成熟时,树上的青杏已有小鸡蛋大小了,而杏树上的叶子也更加的浓密了。也许这期间还会下一两场夏雨,风雨之后再看,会有一些小青杏经受不住风雨的摧残,没到成熟时就夭折了,落到了地上。自从杏树开花,那个馋嘴的男孩就盼着杏树快些结出小杏子,结了小杏子又盼着小杏子快些长大,快些成熟。男孩看到地上落的那些青杏,忍不住拾起一个,用井水洗干净了,咬一口,呀!虽然很脆,但能酸掉人的牙齿。从此,男孩再也不敢尝试,只好老老实实地等着杏儿变黄成熟。

  盼望着,盼望着,村外田野里的小麦已经成熟,一片金黄。房前那两棵杏树上的杏儿也变得金黄软乎,成熟了。它们隐藏在那浓密的绿叶中,风一吹,露出羞涩的脸,诱惑着馋嘴的孩子。男孩像猴子一样,灵巧地攀爬上树干,站在中间的树杈上,一会就摘了好多,装在裤兜里。等两个裤兜都装满了,才小心翼翼地从树上下来,慢慢享受这新鲜的美味。杏儿有种特有的香味,吃起来酸酸甜甜。有时高处的杏儿够不着,就只好拿竹竿打,一会儿杏儿就会扑棱棱地落了一地,有些太熟的就会摔烂了,没有了好品相。不过,这没什么,乡下孩子不讲究,洗干净了一样吃。有讲究的大人很仔细,打杏儿的时候会找几个大人孩子配合,下面用床单接着就好多了。

  杏花红,梨花白

  ◎作者:为爱守候

  过去的自然村,没有现在这么严格的统一规划,所以每家的房子大小、宅基地大小都不一样。和现在的乡村社区比起来,真的很奢侈,真的是特别的大。几乎每家每户门口都有池塘,有猪舍,有菜园,有果树。乡村人讲的是实用,家门口的每一寸地方都利用起来,不像现在出了自家门,基本上都是公共的地方,私人的空间被压缩得很小。想养个鸡呀,栽一棵自己喜欢的果树啦,根本没可能。像过去,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很少有像城里人那样的闲情逸致去栽花种草,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用来解决全家的温饱上。像门口栽果树,春可赏花,夏秋有果实收获,也可观赏,远比现在搞的那些形象工程、花架子科学实用多了。

  虽然过去小村里每家每户房前屋后的地方都很大,可是由于过去每家每户都人口多,人均算下来面积也就不大了,所以也不感觉空间那么大,地点还是有限制的。所以,在有限的地方,不可能什么果树都栽,只能选择自己喜欢的,或者选择在那块地方适宜种植的果树。像我们家有枣树、杏树、桃树、石榴树,却没有梨树。

  记得小时候,我们家隔壁的邻居屋后有一棵很大的梨树,是我们当地的土著梨树。他们家屋后地点小,就栽了这棵梨树。这种梨树,结的是青梨,个头不大,但吃起来却特别香甜多汁,果肉酥脆细腻。不像现在在超市里买的梨,虽然个头很大,但吃起来沙沙的,水水的,一点也不香。这棵梨树不高,树干却很粗,有着像巨伞一样的树冠,青色的虬枝低低的,伸展得很远。梨树开花比杏树迟些,但一旦绽放,就像一树香雪,蓬蓬勃勃、挨挨挤挤,很有气势。如果说那一树的杏花是一首小诗,疏疏点点,那么,那一树的梨花就是一首洋洋洒洒、气势磅礴的散文诗了。梨花无论晴天、雨天都好看——晴天开得气势磅礴,美不胜收;雨天,梨花带雨,就像个泪美人,看了让人伤感、落寞。

  我们家的杏是麦黄杏,在麦收时节就成熟了,除了自己家吃,村里的小伙伴和大人们也跟着沾光,有时会送些给他们,或者让他们自己摘,尝尝鲜。当然,秋天,邻居家的青梨我也没少吃,永远记得那种香醇的味道。十多年前,随着小村的消失,小村里的那些杏树、桃树、梨树,等等一切,也都随之消失了,它们都只留在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里,永远难以忘记。

  現在的鄉村社區都模仿城市社區,整齊劃一,千篇一律,總感覺不倫不類,不能體現鄉村的特色。不由得又想起我小時候生活的那個小村莊,想起那個小村莊的春天。

  小村的春天是充滿生機和美麗的。随着天氣漸漸轉暖,小村周圍池塘裏的冰融化了,農家養的大白鵝可以在池塘裏歡快地戲水了,它們再也不會那麽茫然地在厚厚的冰上踱步,不知所措,可以痛痛快快地洗個澡了。當池水由清澈變得碧綠,天氣是越來越暖了,喜鵲在樹枝上喳喳叫着,聽着很喜慶。那些小麻雀在房檐下、樹枝上叽叽喳喳,飛來跳去,仿佛在舉行一場慶祝春天到來的盛典,叫聲聽着是那麽的歡快。此時,我家房前那兩棵杏樹也來趕趟兒,不知什麽時候,它們那黢黑的虬枝上已布滿了粉紅色的小花蕾,而此時樹上還見不到一片葉子。房前的那兩棵杏樹,在那春寒料峭的的早春裏真還有些梅的風骨了。一樹杏花一樹詩,那一樹的杏花成了小村早春裏一道亮麗的風景。小蜜蜂也算準了時間,記得它與杏花的約定,在風和日麗的晴天,它們是那麽的忙碌,嗡嗡叫着,穿梭在杏花和蜂巢間。

  也許會下一場春雨,風雨過後,杏樹下落英缤紛,讓人不免傷感起來,都不忍心踩踏。嬌嫩的杏花經受不住風吹雨打,落了一地。不過,這沒什麽,這種傷感純粹屬于文人墨客的多愁善感,它們大都已在天氣晴好時就已完成了授粉,結束了自己的曆史使命。過不了多少天,站在杏樹下仰頭再看,杏樹枝條上長滿了小葉子,小指頭肚大小的小杏子點綴其間,讓人不免感歎大自然的神奇。慢慢地長啊長,等到小麥快要成熟時,樹上的青杏已有小雞蛋大小了,而杏樹上的葉子也更加的濃密了。也許這期間還會下一兩場夏雨,風雨之後再看,會有一些小青杏經受不住風雨的摧殘,沒到成熟時就夭折了,落到了地上。自從杏樹開花,那個饞嘴的男孩就盼着杏樹快些結出小杏子,結了小杏子又盼着小杏子快些長大,快些成熟。男孩看到地上落的那些青杏,忍不住拾起一個,用井水洗幹淨了,咬一口,呀!雖然很脆,但能酸掉人的牙齒。從此,男孩再也不敢嘗試,隻好老老實實地等着杏兒變黃成熟。

  盼望着,盼望着,村外田野裏的小麥已經成熟,一片金黃。房前那兩棵杏樹上的杏兒也變得金黃軟乎,成熟了。它們隐藏在那濃密的綠葉中,風一吹,露出羞澀的臉,誘惑着饞嘴的孩子。男孩像猴子一樣,靈巧地攀爬上樹幹,站在中間的樹杈上,一會就摘了好多,裝在褲兜裏。等兩個褲兜都裝滿了,才小心翼翼地從樹上下來,慢慢享受這新鮮的美味。杏兒有種特有的香味,吃起來酸酸甜甜。有時高處的杏兒夠不着,就隻好拿竹竿打,一會兒杏兒就會撲棱棱地落了一地,有些太熟的就會摔爛了,沒有了好品相。不過,這沒什麽,鄉下孩子不講究,洗幹淨了一樣吃。有講究的大人很仔細,打杏兒的時候會找幾個大人孩子配合,下面用床單接着就好多了。

  杏花紅,梨花白

  ◎作者:爲愛守候

  過去的自然村,沒有現在這麽嚴格的統一規劃,所以每家的房子大小、宅基地大小都不一樣。和現在的鄉村社區比起來,真的很奢侈,真的是特别的大。幾乎每家每戶門口都有池塘,有豬舍,有菜園,有果樹。鄉村人講的是實用,家門口的每一寸地方都利用起來,不像現在出了自家門,基本上都是公共的地方,私人的空間被壓縮得很小。想養個雞呀,栽一棵自己喜歡的果樹啦,根本沒可能。像過去,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他們很少有像城裏人那樣的閑情逸緻去栽花種草,所有的時間都花在用來解決全家的溫飽上。像門口栽果樹,春可賞花,夏秋有果實收獲,也可觀賞,遠比現在搞的那些形象工程、花架子科學實用多了。

  雖然過去小村裏每家每戶房前屋後的地方都很大,可是由于過去每家每戶都人口多,人均算下來面積也就不大了,所以也不感覺空間那麽大,地點還是有限制的。所以,在有限的地方,不可能什麽果樹都栽,隻能選擇自己喜歡的,或者選擇在那塊地方适宜種植的果樹。像我們家有棗樹、杏樹、桃樹、石榴樹,卻沒有梨樹。

  記得小時候,我們家隔壁的鄰居屋後有一棵很大的梨樹,是我們當地的土著梨樹。他們家屋後地點小,就栽了這棵梨樹。這種梨樹,結的是青梨,個頭不大,但吃起來卻特别香甜多汁,果肉酥脆細膩。不像現在在超市裏買的梨,雖然個頭很大,但吃起來沙沙的,水水的,一點也不香。這棵梨樹不高,樹幹卻很粗,有着像巨傘一樣的樹冠,青色的虬枝低低的,伸展得很遠。梨樹開花比杏樹遲些,但一旦綻放,就像一樹香雪,蓬蓬勃勃、挨挨擠擠,很有氣勢。如果說那一樹的杏花是一首小詩,疏疏點點,那麽,那一樹的梨花就是一首洋洋灑灑、氣勢磅礴的散文詩了。梨花無論晴天、雨天都好看——晴天開得氣勢磅礴,美不勝收;雨天,梨花帶雨,就像個淚美人,看了讓人傷感、落寞。

  我們家的杏是麥黃杏,在麥收時節就成熟了,除了自己家吃,村裏的小夥伴和大人們也跟着沾光,有時會送些給他們,或者讓他們自己摘,嘗嘗鮮。當然,秋天,鄰居家的青梨我也沒少吃,永遠記得那種香醇的味道。十多年前,随着小村的消失,小村裏的那些杏樹、桃樹、梨樹,等等一切,也都随之消失了,它們都隻留在了我童年的美好記憶裏,永遠難以忘記。

当前文章链接:湘韵散文|杏花红,梨花白(https://m.cw58.cn/meiwen/zhaichao/423794.html)
标签:杏花成熟梨花家的伤感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