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天地|杨晓红:家树

摘抄网美文美文摘抄

散文天地|杨晓红:家树

我为王围观:更新时间:02-28 18:22

散文天地|杨晓红:家树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散文天地|杨晓红:家树

  曾经做过一个不可思议的梦。一棵忧美丽又忧伤的树,来到我梦里对我哭泣,说我忘了它。而我不知到哪儿去找它。

  十年前搬进这个小区一栋楼上三层,一百多平的单元间里,我拥有一小片空中阳台,和无须丈量的空气阳光。

  早早晚晚的闲暇里,于并不宽大的阳台上,我睁着渴望的双眼,终于寻找到那棵梦中牵挂的树。

  最早发现,正当我的南阳台之下,一棵树长得甚是好看。树干不粗,树冠如伞,婆娑有致。待长到约摸二楼高的位置,竟然花开满头。花也很别致,粉红如腮,缀于绿叶间,风微起时,满树小扇轻摇曳,像极了某个婉约女子,轻拈罗裙,向人点头问好。后来得知是合欢。怪不得,那枝叶摇摆生姿,一派妩媚诗意。可是好景不长。在经过了几个极其干旱酷热的夏天和严冬之后,那个春天,黑枯的枝干上,再也没见发出新芽。

  心心念念的合欢死了,我才了解到它很多不同凡响之处。它的花语,是忠贞不渝的爱情。也寓意夫妻恩爱。古人用夜合欢赠人,谓可以消怨和好。清李渔《闲情偶寄》对此树有独到分解。“合欢捐忿,萱草忘忧”。他说此花的美确乎“凡见此花者,无不解愠成欢,破涕为笑”且宜将它植于曲室合欢之地,浇以男女合浴之水,则花之芳妍加倍。此说未经考验,不可全信。但合欢树娇贵难养,确实无疑。这也正可象征,忠贞不渝的爱情,人世难得。

  “惆怅彩云飞,碧落知何许。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总是别时情,那待分明语。判得最长宵,数尽厌厌雨。”纳兰这首词把合欢咏作相思树,情切意深,虽尽显凄凉意,但极恰其神韵。而我每年初夏,在别处看见合欢开花,就想起阳台前死去的合欢。已无法写意,无法白描,只可回想,那“开花复卷叶,艳眼又惊心”花儿,小小粉丽的“折扇”,带走了多少快乐的秘密,如含羞草一般的绿叶,曾经藏过多少含情的微笑。

  幸好还有别的树木给我慰藉,让我牵挂。

  一开始它很矮小,以为它就是一棵琵琶树什么的,叶子也确实有点相似。同时离我的阳台差不多的距离,有更吸引我目光的合欢。后来,一个早春里,见它精光哧溜的杆子上,顶着一些大青枣一样的苞苞。忽然一天就绽开一两朵白色的花,再过一夜,突然就全绽开了,一朵朵白得像玉像雪,满树玉雕一般光华悦目。什么花有这种不遮不掩又端庄不容亵渎的纯洁?一下惊知,这是白玉兰啊!我又被迷倒了。只是花期不长,我只能更多端详它不开花时的样子。玉兰树形颀长,不像合欢那样宽展裙摆,伞状婆娑。巴掌般椭圆叶片,疏朗有致。若逢雨后看去,像一个个纹路分明的手掌托着亮晶晶的珠玉,久久不落。这是没有花的时间里,它偶尔打扮自己的把戏吧。不同的是玉兰叶子间隔互生,彼此错开,叶叶相望,谁也不遮盖谁,都有自己可面向的阳光。像许多树木一样,无风的时候它是静默的;风大点,练功般挪腰摆臂;风小点,叶子齐齐摇动,一派众生欢喜的样子。比起它,旁边的珊瑚树,枝叶就显得僵硬拥挤,起个风就哗啦碰撞,争光夺雨,很不消停。与热浪共舞,与雨露同凉,这是所有树木的操守。白玉兰更加怡然易景,每当酷暑干旱,数片弱叶自行枯焦落去。秋深时,若阳光充足,叶子渐渐变作金黄,风一过,一条条金鱼就在树枝上跳跃蹿动。秋去冬来,瘦削的枝柯遍尝霜寒,但得春回,又是一树参差绿叶。交于风霜无恨意,只将春信携香开。玉兰是树中独善其身的雅女子,俊儿郎。

  一棵紫玉兰,长在阳台左侧,大路边。一到二月初,就擎一树紫色苞蕊,在春风里招摇。某一日,它就华丽丽绽放于路人目光里。那紫瓣带露的,不是一般的娇柔迷人。即便它长得高高大大,已近我的三楼阳台高,也架不住嫉妒者觊觎围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丛枝繁叶密的珊瑚树,窜到它左右,夹枝掩叶,紫玉兰已处于被围困的弱势,因此我只能看到它开着花的半边头顶。我为紫玉兰担着心,也为珊瑚树愁烦。谁个不省事的园丁,把它们放一个窝里,让最安分的树木们,硬生生要为几寸阳光、几勺水土斗个不休?

  一棵小银杏,长在我另一个窗口下。在小区众多佳树靓木里,它可算是歪瓜裂枣了。矮小的个头,还歪着身子。必定遇土不良,脚跟下不是石子就是死土疙瘩。第一年就见它奄耷耷的,担心它是否能够站稳脚跟,扛过严寒的冬季。不成想,春来时,它竟长出了一点枝叶。又担心它会被哪个顽皮小孩拽断踩倒。有一天,见一个人把车开到绿化带上停,车轮差一点就压上了,我赶紧走过去提醒他:你差点压着小银杏树,那边还有停车位,以后请注意别再停在这里。庆幸那人还讲理,点头挪开车子。这么几年有时连月淫雨,有时酷热严寒,这羸弱的小树木,常常差那么点就挺不下去了。还好,每年春天,都会长出来一点。至今年秋天,差不多到了一人高,绿油油的叶子,喜人,尽管还有些歪斜,但毕竟,它也像一棵小小的挺立的树了。每与老公一起路过时,就一同看它,谈论它,长了多高,发了多少匹叶子,甚至以身板与之比较高低。奇怪的是,老公与我常常有很多兴趣的差别,在这点上出奇的一致,这是我俩之间乐此不疲的话题。希望它快快长大,猜想它高大上的身姿,秋风吹落黄亮叶子的深秋年华。那时,我们会老成什么样子,小银杏能记得我们彼此的陪伴么?

  诗人说花朵是上帝最伟大的发明。而树木是上帝把最诚实的美丽,把生命的坚韧,连绵不绝地播种在大地上。所以,树木的沉默极有价值,树木才是地球上伟大而无私的播种者。

  据说世界上有三四十亿棵树木,而人七十五亿,说明树木比人珍贵。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一棵树有一棵树生长的路数。我们彼此都有自己的故事。不同的是树木总在吸取土地的精华以出让芬芳,而人总在无休止地攫取自然而养肥自己。

  与人相处久了,更愿意与树木们在一起。它们以绿色慰藉我们的眼睛和心灵,是无私的伙伴和最善意的邻居。我从小就喜欢树。它们有那么多葱茏的生命意趣让我去打量,去探寻。每一片树叶的叶脉就是我们走过的尘世之路,弯曲凸起的节点上,包含了多少天然的命理。生命的可贵和玄妙,在树木上得到全面而真实的印证。

  我楼房边的几棵树,是幸福的,有我天天端详,它们自在开花,结果,落叶,生长。意识里它们就是我的“家树”。因此,我也是幸福的。

  人生有多少寂寥和暗淡的时光,有多少迎风和逆光的日子,有家树静静对望,互通安好,生味足矣。

  曾經做過一個不可思議的夢。一棵憂美麗又憂傷的樹,來到我夢裏對我哭泣,說我忘了它。而我不知到哪兒去找它。

  十年前搬進這個小區一棟樓上三層,一百多平的單元間裏,我擁有一小片空中陽台,和無須丈量的空氣陽光。

  早早晚晚的閑暇裏,于并不寬大的陽台上,我睜着渴望的雙眼,終于尋找到那棵夢中牽挂的樹。

  最早發現,正當我的南陽台之下,一棵樹長得甚是好看。樹幹不粗,樹冠如傘,婆娑有緻。待長到約摸二樓高的位置,竟然花開滿頭。花也很别緻,粉紅如腮,綴于綠葉間,風微起時,滿樹小扇輕搖曳,像極了某個婉約女子,輕拈羅裙,向人點頭問好。後來得知是合歡。怪不得,那枝葉搖擺生姿,一派妩媚詩意。可是好景不長。在經過了幾個極其幹旱酷熱的夏天和嚴冬之後,那個春天,黑枯的枝幹上,再也沒見發出新芽。

  心心念念的合歡死了,我才了解到它很多不同凡響之處。它的花語,是忠貞不渝的愛情。也寓意夫妻恩愛。古人用夜合歡贈人,謂可以消怨和好。清李漁《閑情偶寄》對此樹有獨到分解。“合歡捐忿,萱草忘憂”。他說此花的美确乎“凡見此花者,無不解愠成歡,破涕爲笑”且宜将它植于曲室合歡之地,澆以男女合浴之水,則花之芳妍加倍。此說未經考驗,不可全信。但合歡樹嬌貴難養,确實無疑。這也正可象征,忠貞不渝的愛情,人世難得。

  “惆怅彩雲飛,碧落知何許。不見合歡花,空倚相思樹。總是别時情,那待分明語。判得最長宵,數盡厭厭雨。”納蘭這首詞把合歡詠作相思樹,情切意深,雖盡顯凄涼意,但極恰其神韻。而我每年初夏,在别處看見合歡開花,就想起陽台前死去的合歡。已無法寫意,無法白描,隻可回想,那“開花複卷葉,豔眼又驚心”花兒,小小粉麗的“折扇”,帶走了多少快樂的秘密,如含羞草一般的綠葉,曾經藏過多少含情的微笑。

  幸好還有别的樹木給我慰藉,讓我牽挂。

  一開始它很矮小,以爲它就是一棵琵琶樹什麽的,葉子也确實有點相似。同時離我的陽台差不多的距離,有更吸引我目光的合歡。後來,一個早春裏,見它精光哧溜的杆子上,頂着一些大青棗一樣的苞苞。忽然一天就綻開一兩朵白色的花,再過一夜,突然就全綻開了,一朵朵白得像玉像雪,滿樹玉雕一般光華悅目。什麽花有這種不遮不掩又端莊不容亵渎的純潔?一下驚知,這是白玉蘭啊!我又被迷倒了。隻是花期不長,我隻能更多端詳它不開花時的樣子。玉蘭樹形颀長,不像合歡那樣寬展裙擺,傘狀婆娑。巴掌般橢圓葉片,疏朗有緻。若逢雨後看去,像一個個紋路分明的手掌托着亮晶晶的珠玉,久久不落。這是沒有花的時間裏,它偶爾打扮自己的把戲吧。不同的是玉蘭葉子間隔互生,彼此錯開,葉葉相望,誰也不遮蓋誰,都有自己可面向的陽光。像許多樹木一樣,無風的時候它是靜默的;風大點,練功般挪腰擺臂;風小點,葉子齊齊搖動,一派猩鷼g喜的樣子。比起它,旁邊的珊瑚樹,枝葉就顯得僵硬擁擠,起個風就嘩啦碰撞,争光奪雨,很不消停。與熱浪共舞,與雨露同涼,這是所有樹木的操守。白玉蘭更加怡然易景,每當酷暑幹旱,數片弱葉自行枯焦落去。秋深時,若陽光充足,葉子漸漸變作金黃,風一過,一條條金魚就在樹枝上跳躍蹿動。秋去冬來,瘦削的枝柯遍嘗霜寒,但得春回,又是一樹參差綠葉。交于風霜無恨意,隻将春信攜香開。玉蘭是樹中獨善其身的雅女子,俊兒郎。

  一棵紫玉蘭,長在陽台左側,大路邊。一到二月初,就擎一樹紫色苞蕊,在春風裏招搖。某一日,它就華麗麗綻放于路人目光裏。那紫瓣帶露的,不是一般的嬌柔迷人。即便它長得高高大大,已近我的三樓陽台高,也架不住嫉妒者觊觎圍攻,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一叢枝繁葉密的珊瑚樹,竄到它左右,夾枝掩葉,紫玉蘭已處于被圍困的弱勢,因此我隻能看到它開着花的半邊頭頂。我爲紫玉蘭擔着心,也爲珊瑚樹愁煩。誰個不省事的園丁,把它們放一個窩裏,讓最安分的樹木們,硬生生要爲幾寸陽光、幾勺水土鬥個不休?

  一棵小銀杏,長在我另一個窗口下。在小區卸嗉褬漩δ狙Y,它可算是歪瓜裂棗了。矮小的個頭,還歪着身子。必定遇土不良,腳跟下不是石子就是死土疙瘩。第一年就見它奄耷耷的,擔心它是否能夠站穩腳跟,扛過嚴寒的冬季。不成想,春來時,它竟長出了一點枝葉。又擔心它會被哪個頑皮小孩拽斷踩倒。有一天,見一個人把車開到綠化帶上停,車輪差一點就壓上了,我趕緊走過去提醒他:你差點壓着小銀杏樹,那邊還有停車位,以後請注意别再停在這裏。慶幸那人還講理,點頭挪開車子。這麽幾年有時連月淫雨,有時酷熱嚴寒,這羸弱的小樹木,常常差那麽點就挺不下去了。還好,每年春天,都會長出來一點。至今年秋天,差不多到了一人高,綠油油的葉子,喜人,盡管還有些歪斜,但畢竟,它也像一棵小小的挺立的樹了。每與老公一起路過時,就一同看它,談論它,長了多高,發了多少匹葉子,甚至以身板與之比較高低。奇怪的是,老公與我常常有很多興趣的差别,在這點上出奇的一緻,這是我倆之間樂此不疲的話題。希望它快快長大,猜想它高大上的身姿,秋風吹落黃亮葉子的深秋年華。那時,我們會老成什麽樣子,小銀杏能記得我們彼此的陪伴麽?

  詩人說花朵是上帝最偉大的發明。而樹木是上帝把最諏嵉拿利悾焉膱皂g,連綿不絕地播種在大地上。所以,樹木的沉默極有價值,樹木才是地球上偉大而無私的播種者。

  據說世界上有三四十億棵樹木,而人七十五億,說明樹木比人珍貴。一個人有一個人的活法,一棵樹有一棵樹生長的路數。我們彼此都有自己的故事。不同的是樹木總在吸取土地的精華以出讓芬芳,而人總在無休止地攫取自然而養肥自己。

  與人相處久了,更願意與樹木們在一起。它們以綠色慰藉我們的眼睛和心靈,是無私的夥伴和最善意的鄰居。我從小就喜歡樹。它們有那麽多蔥茏的生命意趣讓我去打量,去探尋。每一片樹葉的葉脈就是我們走過的塵世之路,彎曲凸起的節點上,包含了多少天然的命理。生命的可貴和玄妙,在樹木上得到全面而真實的印證。

  我樓房邊的幾棵樹,是幸福的,有我天天端詳,它們自在開花,結果,落葉,生長。意識裏它們就是我的“家樹”。因此,我也是幸福的。

  人生有多少寂寥和暗淡的時光,有多少迎風和逆光的日子,有家樹靜靜對望,互通安好,生味足矣。

当前文章链接:散文天地|杨晓红:家树(https://m.cw58.cn/meiwen/zhaichao/423781.html)
标签:样子目光一棵树慰藉忠贞不渝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