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村?那屋?那人

摘抄网美文美文摘抄

那村?那屋?那人

长生鬼书围观:更新时间:03-03 18:17

那村?那屋?那人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那村?那屋?那人

  十年一觉扬州梦,醒来时,我已是一个六安人。

  下班回家,我坐在沙发上,想起白天人事经理问我的话题:“我也是安徽六安人,与你是老乡,为什么你的身份证号码前几位不是我们六安区域的?”听完,我霎时大脑空白了一下,陡然想起我十年前将户口从出生地安庆迁到六安妻子家里。但身份证号码一人一生只有一个,不会因户籍地址变更而换新。所以出现了白天同事的疑问。

  时光逆流,思绪便飞到了安庆那个叫马石的小山村。

  十三岁那年,父母花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最先在村子的主干道上建起了两幢楼房。一是改变了我们家中的居住环境,二是我与弟弟渐大,想着后面成家一人一幢。在那个经济拮据的年代,这两幢楼房给父母脸上增添了不少光彩。

  千金造房,万金买邻。不到二年时间,我家右边搬来了陈家,左边搬来李家,屋后新建了徐家,对面有了吴家。他们与父亲都是发小,所以虽是新邻,但都是老友。有邻居自然会有串门的习惯。

  印象最深,也是最喜欢去的,是对门的吴叔家。他的大儿子与我是同学,彼此经常去对方家串门吃饭。加上他父母为人和蔼可亲,去他家也无拘束感。记得一次去他家闲逛,看见锅里正炒着香喷喷的腊肉,忍不住,便用手直接夹了一块,刚好被朱阿姨(吴叔的妻子)看到,她用筷子在我手上轻轻击了一下,边笑边说,一看你就知道是个吃不到热豆腐的人。我便愣在那里,呵呵傻笑起来。

  吴叔家是从隔壁村子搬来。记得刚搬来时他们一家四口挤在几间旧瓦房里。经营着全村唯一的便利店,在吴叔苦心经营下,小店逐渐兴旺起来,可是他们的生活却每况愈下。因为吴叔妻子在生完第二个孩子后,患上了心脏病,且经常复发,常年吃药。家里家外的大小事情都架在吴叔身上了。厨房里,吴叔系起围裙样样行,不比左右邻居家里的妇人差;下河洗衣,自然利落,衣服经他的手在石板与水之间来回舞动,不一会便干净如新了。主内在行,主外更是游刃有余。不大的小店是他们家唯一的经济来源。从市场拿货,运输,上架,陈列,销售,都是吴叔带着二个幼子完成的。凭借多年的商场经验,吴叔练就了一身与人斡旋的好本领。邻里婚嫁丧葬都会请他做“诸葛亮”。甚至一些清官都断不了的家务事,也请吴叔去调解。一个外村人能在“他村异族”立足且受人尊敬,我想除了勤劳还有他的人品是被大家认可。

  前些日子与母亲通电话,得知吴叔的妻子朱姨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心里突然好难过。本打算这次回去要探望一下朱姨的,谁知道天不遂人愿。朱姨年岁不大,也才五十有余,难道真的有天命?

  这次回去我特意去看望了吴叔,看到我来了,吴叔面带慈笑,招呼我坐下喝茶。本来准备说几句安抚他心情的话,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并没有让我感觉到他失去妻子的悲伤。我仿佛又看到他系着围裙在厨间做饭,溪边洗衣的身影。也许那些零零碎碎的片段,诸如做饭,洗衣早已经说明了吴叔是个对妻子有情有义的男人。末了,我走出门,吴叔招呼我下次去吃饭。

  抬头看看天上,晚霞映红了半边天,阳光打在脸上,没有正午时那么炽热。再回头看看与父亲一般年纪的吴叔,想起佛家有句禅语:多少个轮回才修得今生一次相遇。而每次相遇都是在做“减法”,见一次,少一次……

  十年一覺揚州夢,醒來時,我已是一個六安人。

  下班回家,我坐在沙發上,想起白天人事經理問我的話題:“我也是安徽六安人,與你是老鄉,爲什麽你的身份證號碼前幾位不是我們六安區域的?”聽完,我霎時大腦空白了一下,陡然想起我十年前将戶口從出生地安慶遷到六安妻子家裏。但身份證號碼一人一生隻有一個,不會因戶籍地址變更而換新。所以出現了白天同事的疑問。

  時光逆流,思緒便飛到了安慶那個叫馬石的小山村。

  十三歲那年,父母花了家裏所有的積蓄,最先在村子的主幹道上建起了兩幢樓房。一是改變了我們家中的居住環境,二是我與弟弟漸大,想着後面成家一人一幢。在那個經濟拮據的年代,這兩幢樓房給父母臉上增添了不少光彩。

  千金造房,萬金買鄰。不到二年時間,我家右邊搬來了陳家,左邊搬來李家,屋後新建了徐家,對面有了吳家。他們與父親都是發小,所以雖是新鄰,但都是老友。有鄰居自然會有串門的習慣。

  印象最深,也是最喜歡去的,是對門的吳叔家。他的大兒子與我是同學,彼此經常去對方家串門吃飯。加上他父母爲人和藹可親,去他家也無拘束感。記得一次去他家閑逛,看見鍋裏正炒着香噴噴的臘肉,忍不住,便用手直接夾了一塊,剛好被朱阿姨(吳叔的妻子)看到,她用筷子在我手上輕輕擊了一下,邊笑邊說,一看你就知道是個吃不到熱豆腐的人。我便愣在那裏,呵呵傻笑起來。

  吳叔家是從隔壁村子搬來。記得剛搬來時他們一家四口擠在幾間舊瓦房裏。經營着全村唯一的便利店,在吳叔苦心經營下,小店逐漸興旺起來,可是他們的生活卻每況愈下。因爲吳叔妻子在生完第二個孩子後,患上了心髒病,且經常複發,常年吃藥。家裏家外的大小事情都架在吳叔身上了。廚房裏,吳叔系起圍裙樣樣行,不比左右鄰居家裏的婦人差;下河洗衣,自然利落,衣服經他的手在石板與水之間來回舞動,不一會便幹淨如新了。主内在行,主外更是遊刃有餘。不大的小店是他們家唯一的經濟來源。從市場拿貨,咻敚霞埽惲校N售,都是吳叔帶着二個幼子完成的。憑借多年的商場經驗,吳叔練就了一身與人斡旋的好本領。鄰裏婚嫁喪葬都會請他做“諸葛亮”。甚至一些清官都斷不了的家務事,也請吳叔去調解。一個外村人能在“他村異族”立足且受人尊敬,我想除了勤勞還有他的人品是被大家認可。

  前些日子與母親通電話,得知吳叔的妻子朱姨去世了,聽到這個消息,心裏突然好難過。本打算這次回去要探望一下朱姨的,誰知道天不遂人願。朱姨年歲不大,也才五十有餘,難道真的有天命?

  這次回去我特意去看望了吳叔,看到我來了,吳叔面帶慈笑,招呼我坐下喝茶。本來準備說幾句安撫他心情的話,可是眼前這個男人并沒有讓我感覺到他失去妻子的悲傷。我仿佛又看到他系着圍裙在廚間做飯,溪邊洗衣的身影。也許那些零零碎碎的片段,諸如做飯,洗衣早已經說明了吳叔是個對妻子有情有義的男人。末了,我走出門,吳叔招呼我下次去吃飯。

  擡頭看看天上,晚霞映紅了半邊天,陽光打在臉上,沒有正午時那麽熾熱。再回頭看看與父親一般年紀的吳叔,想起佛家有句禅語:多少個輪回才修得今生一次相遇。而每次相遇都是在做“減法”,見一次,少一次……

当前文章链接:那村?那屋?那人(https://m.cw58.cn/meiwen/zhaichao/423779.html)
标签:想起父母父亲相遇村子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