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天地|杨平:家乡的老屋

摘抄网美文美文摘抄

散文天地|杨平:家乡的老屋

断剑行围观:更新时间:02-27 18:21

散文天地|杨平:家乡的老屋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散文天地|杨平:家乡的老屋

  谷雨时节恰逢家乡博望镇传统节日的“三月半”。那是一个周日的午后,约了几位同学,想回去感受一下节日的气氛,顺便看看家乡的老屋。

  一个多小时后,天竟下起雨来。望着雨中远离街区稀稀落落的集市,闻着入口处“幸运套大鹅”带来的异味,我知道那个曾经热闹非凡、充满童年记忆的“三月半”已不是昨日,看着她远离的背影,拎着一颗被雨水淋湿的心,兴味寡然走出了会场,我们赶往我家老屋。

  老屋坐落在平桥大队杨甸冲村前,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建成的。红砖白墙黑瓦,三间大屋连着两间小屋,呈L型。现在被四周几座新盖的小楼包围着,显得十分低矮和陈旧。如今老屋已是人去屋空,虽依旧保持着当年的模样,但斑驳的墙面和皲裂的门窗,呈现出历经岁月的沧桑,犹如一位耄耋老者安详的靠在岁月的拐角。站在屋檐下,听着嘀嗒嘀嗒的雨声,望着地面雨水溅起的水花,我对老屋的记忆也慢慢散发开来。

  当年因经济条件拘囿,老屋建造的比较简陋,每到夏天暴雨季节,家里便奏起了锅碗瓢盆交响曲,凡是能盛水的东西几乎都派上了用场,有时还需搬桌移床配合才能勉强应付过去,一家人忙得不亦乐乎。后来随着条件好转,对屋顶进行了修缮,如今,这样的场景已不复见。

  小时候我比较顽皮,在家里玩得最多的游戏就是和小伙伴捉迷藏。床底、阁楼、米缸、门后,老屋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我躲藏的身影,老屋那时就是我寻觅快乐的天地。

  那一年父亲在家开起小店后,老屋便成了整个村子最热闹的中心。在那个属于计划经济的年代,能在农村家里开办一家小百货店实属少见。因购物方便,且货真价实,父母为人也好,小店生意自然不错。尤其是到了逢年过节,村里和附近的人提着篮子来老屋排队购买的场景,现在还时常会在我脑海中浮现。父亲极其聪明,头脑灵活又肯吃苦,自学了不少手艺,诸如修锁配钥匙、钢精锅水壶换底、自行车板车补胎、农具钟表电器维修……似乎没有什么是父亲搞不好的。那时家中人来客往的情形一直持续了很多年,由此父亲便有了村里人给他起的“杨万能”称号。可惜这些手艺我一样也没能学会传承下来。唯有父亲喜欢的象棋,我倒是趁他闲时和别人在店里柜台对奕时偷学了一点,我记忆中村里很少有人下得过他的。没想到我用偷学来的一点棋艺,竟然后来还在某年全市交通系统职工象棋比赛中获得了三等奖。这也是日后父亲常为我感到自豪且津津乐道的事。

  记得那时老屋中间摆放了一个康乐球(桌球)台,每天早上一开门便有人来打球,玩兴浓时能持续到夜里甚至到天亮。我在家时负责捡球码球,偶尔有空时也和他们玩上几局,渐渐的打球水平提高了不少,一杆清台的局面也不足为奇。在那个年代,一张球台便是村里很多年轻人的快乐所在。

  母亲那时还在乡卫生院当“赤脚医生”,记忆中时常半夜会有人来敲门,“吕医生,我家媳妇快要生了,你赶紧的去一下”。然后就听到母亲连忙起床奔出门外的声音,何时回来我已浑然不知。第二天早上,会有人送来一卷面条和几个红彤彤的喜蛋,我便知一个新的生命又在母亲的手中诞生了。长大后常听附近村里人提起我母亲,说他们村里很多人都是我母亲接生的,是他们家的恩人,说到我们家的老屋,自然他们最挂怀、最温馨、最难忘的地方。

  我考上高中后便离家住校读书,后来参加工作去了城里,就很少回老屋住了。记忆中最后一次住老屋,还是那一年我结婚回村里办酒。母亲爱干净,会操持家务,家里从来都是清爽整洁的样子。她利用小店卖香烟攒下的烟条盒纸,一张张订满了家里的墙上,花花绿绿的整齐排列着,犹如现在的墙纸,非常的好看。再用买来的彩带把他们的房间精心装饰了一番,作为我的婚房,为我留下了人生最美好的夜晚。

  随着父母年龄的增长,考虑到他们年纪大了,照顾起来方便,我便劝他们来城里住。起初他们是不舍得离开老屋的,但经不住我软磨硬泡,最终还是被我接到了城里,先是住在妹妹家。老屋便交给隔壁的汪师傅一家负责看管打理,幸得他们一家为人勤快,时常为老屋捉漏修补,并在老屋空地前种上一些时令蔬菜,为老屋增添了一份绿意和生机。

  老屋经历过二次“生死考验”。第一次是妹妹在厂区的房子要拆迁,我就劝说父母,想为他们在城里买一套安置房,当时买房钱不够,刚好有人提出要买我家老屋,父母征求我意见,我打听到我的住房公积金可以派上用场,于是便没有同意出卖老屋,利用住房公积金交了新房首付,让老屋保留了下来。第二次是父亲因心律不齐摔跤住院,医生说必须安装心脏起搏器。这需要一笔不少的医疗费用,而父亲只有农村合作医保,能报销的比例很低,母亲提出卖老屋。于是再次利用住房公积金弥补了父亲住院医疗费用的不足,顺利为父亲安装了心脏起搏器,安装几年来,父亲身体一直健康安然。我为父亲和老屋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下了。欣慰的是留住了老屋,留住了我对家乡的一份思念,留住了我这一生难忘的乡愁。

  记得那天在老屋前,同学建议我们一起在故居前合个影。当我再次仔细端详它时,它显得更沧桑了。门上的铁环早已锈迹斑斑,墙上红色的砖块已经粉化变暗,似乎轻轻一碰就要剥落,白色的墙早已发黄发黑,老屋早已被时间褪去了曾经的色彩,只留下一缕温馨的久远任我遐想,我知道那些剥落在墙上的时光再也拾不回来了。

  汪曾祺曾写道:人活着,一定要热爱点什么。老屋给了我太多的温暖与记忆,我想,或许这便是我今生最热爱的地方了吧。即使我们离开了,我们把自己的记忆保存在那了,我们把爱留给她了,这种情感甚至渗透进了每一块砖瓦,它会感受到的。思念就像一根丝线链接着故乡的每一寸土地,闲来我们像藤对蔓的依恋,老屋在那,我们的心永远不会失落,不会感觉到寂寞。

  四月芳菲,谷雨的日子,在故乡,我穿过村口窄窄的小巷,拂手抚墙,找寻岁月的沉香;静听花开,小心翼翼地将乡愁藏在了心房。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世外桃源,而故乡的老屋便是我心中最美的地方。似水流年,缄默无声,离开老屋的时候,蓦然发现,原来老屋一直就在我心里,我身体和灵魂就安顿在那里,我的根就在那里,直到天荒地老。

  离开老屋,走出村口,雨忽然停了。我回首望去,夕阳西下,霞光满天,风景如画,恰如我心中最美的诗与远方。

  哦,我爱你,家乡的老屋!

  谷雨時節恰逢家鄉博望鎮傳統節日的“三月半”。那是一個周日的午後,約了幾位同學,想回去感受一下節日的氣氛,順便看看家鄉的老屋。

  一個多小時後,天竟下起雨來。望着雨中遠離街區稀稀落落的集市,聞着入口處“幸咛状簌Z”帶來的異味,我知道那個曾經熱鬧非凡、充滿童年記憶的“三月半”已不是昨日,看着她遠離的背影,拎着一顆被雨水淋濕的心,興味寡然走出了會場,我們趕往我家老屋。

  老屋坐落在平橋大隊楊甸沖村前,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建成的。紅磚白牆黑瓦,三間大屋連着兩間小屋,呈L型。現在被四周幾座新蓋的小樓包圍着,顯得十分低矮和陳舊。如今老屋已是人去屋空,雖依舊保持着當年的模樣,但斑駁的牆面和皲裂的門窗,呈現出曆經歲月的滄桑,猶如一位耄耋老者安詳的靠在歲月的拐角。站在屋檐下,聽着嘀嗒嘀嗒的雨聲,望着地面雨水濺起的水花,我對老屋的記憶也慢慢散發開來。

  當年因經濟條件拘囿,老屋建造的比較簡陋,每到夏天暴雨季節,家裏便奏起了鍋碗瓢盆交響曲,凡是能盛水的東西幾乎都派上了用場,有時還需搬桌移床配合才能勉強應付過去,一家人忙得不亦樂乎。後來随着條件好轉,對屋頂進行了修繕,如今,這樣的場景已不複見。

  小時候我比較頑皮,在家裏玩得最多的遊戲就是和小夥伴捉迷藏。床底、閣樓、米缸、門後,老屋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我躲藏的身影,老屋那時就是我尋覓快樂的天地。

  那一年父親在家開起小店後,老屋便成了整個村子最熱鬧的中心。在那個屬于計劃經濟的年代,能在農村家裏開辦一家小百貨店實屬少見。因購物方便,且貨真價實,父母爲人也好,小店生意自然不錯。尤其是到了逢年過節,村裏和附近的人提着籃子來老屋排隊購買的場景,現在還時常會在我腦海中浮現。父親極其聰明,頭腦靈活又肯吃苦,自學了不少手藝,諸如修鎖配鑰匙、鋼精鍋水壺換底、自行車板車補胎、農具鍾表電器維修……似乎沒有什麽是父親搞不好的。那時家中人來客往的情形一直持續了很多年,由此父親便有了村裏人給他起的“楊萬能”稱號。可惜這些手藝我一樣也沒能學會傳承下來。唯有父親喜歡的象棋,我倒是趁他閑時和别人在店裏櫃台對奕時偷學了一點,我記憶中村裏很少有人下得過他的。沒想到我用偷學來的一點棋藝,竟然後來還在某年全市交通系統職工象棋比賽中獲得了三等獎。這也是日後父親常爲我感到自豪且津津樂道的事。

  記得那時老屋中間擺放了一個康樂球(桌球)台,每天早上一開門便有人來打球,玩興濃時能持續到夜裏甚至到天亮。我在家時負責撿球碼球,偶爾有空時也和他們玩上幾局,漸漸的打球水平提高了不少,一杆清台的局面也不足爲奇。在那個年代,一張球台便是村裏很多年輕人的快樂所在。

  母親那時還在鄉衛生院當“赤腳醫生”,記憶中時常半夜會有人來敲門,“呂醫生,我家媳婦快要生了,你趕緊的去一下”。然後就聽到母親連忙起床奔出門外的聲音,何時回來我已渾然不知。第二天早上,會有人送來一卷面條和幾個紅彤彤的喜蛋,我便知一個新的生命又在母親的手中誕生了。長大後常聽附近村裏人提起我母親,說他們村裏很多人都是我母親接生的,是他們家的恩人,說到我們家的老屋,自然他們最挂懷、最溫馨、最難忘的地方。

  我考上高中後便離家住校讀書,後來參加工作去了城裏,就很少回老屋住了。記憶中最後一次住老屋,還是那一年我結婚回村裏辦酒。母親愛幹淨,會操持家務,家裏從來都是清爽整潔的樣子。她利用小店賣香煙攢下的煙條盒紙,一張張訂滿了家裏的牆上,花花綠綠的整齊排列着,猶如現在的牆紙,非常的好看。再用買來的彩帶把他們的房間精心裝飾了一番,作爲我的婚房,爲我留下了人生最美好的夜晚。

  随着父母年齡的增長,考慮到他們年紀大了,照顧起來方便,我便勸他們來城裏住。起初他們是不舍得離開老屋的,但經不住我軟磨硬泡,最終還是被我接到了城裏,先是住在妹妹家。老屋便交給隔壁的汪師傅一家負責看管打理,幸得他們一家爲人勤快,時常爲老屋捉漏修補,并在老屋空地前種上一些時令蔬菜,爲老屋增添了一份綠意和生機。

  老屋經曆過二次“生死考驗”。第一次是妹妹在廠區的房子要拆遷,我就勸說父母,想爲他們在城裏買一套安置房,當時買房錢不夠,剛好有人提出要買我家老屋,父母征求我意見,我打聽到我的住房公積金可以派上用場,于是便沒有同意出賣老屋,利用住房公積金交了新房首付,讓老屋保留了下來。第二次是父親因心律不齊摔跤住院,醫生說必須安裝心髒起搏器。這需要一筆不少的醫療費用,而父親隻有農村合作醫保,能報銷的比例很低,母親提出賣老屋。于是再次利用住房公積金彌補了父親住院醫療費用的不足,順利爲父親安裝了心髒起搏器,安裝幾年來,父親身體一直健康安然。我爲父親和老屋懸着的一顆心也終于放下了。欣慰的是留住了老屋,留住了我對家鄉的一份思念,留住了我這一生難忘的鄉愁。

  記得那天在老屋前,同學建議我們一起在故居前合個影。當我再次仔細端詳它時,它顯得更滄桑了。門上的鐵環早已鏽迹斑斑,牆上紅色的磚塊已經粉化變暗,似乎輕輕一碰就要剝落,白色的牆早已發黃發黑,老屋早已被時間褪去了曾經的色彩,隻留下一縷溫馨的久遠任我遐想,我知道那些剝落在牆上的時光再也拾不回來了。

  汪曾祺曾寫道:人活着,一定要熱愛點什麽。老屋給了我太多的溫暖與記憶,我想,或許這便是我今生最熱愛的地方了吧。即使我們離開了,我們把自己的記憶保存在那了,我們把愛留給她了,這種情感甚至滲透進了每一塊磚瓦,它會感受到的。思念就像一根絲線鏈接着故鄉的每一寸土地,閑來我們像藤對蔓的依戀,老屋在那,我們的心永遠不會失落,不會感覺到寂寞。

  四月芳菲,谷雨的日子,在故鄉,我穿過村口窄窄的小巷,拂手撫牆,找尋歲月的沉香;靜聽花開,小心翼翼地将鄉愁藏在了心房。或許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世外桃源,而故鄉的老屋便是我心中最美的地方。似水流年,緘默無聲,離開老屋的時候,蓦然發現,原來老屋一直就在我心裏,我身體和靈魂就安頓在那裏,我的根就在那裏,直到天荒地老。

  離開老屋,走出村口,雨忽然停了。我回首望去,夕陽西下,霞光滿天,風景如畫,恰如我心中最美的詩與遠方。

  哦,我愛你,家鄉的老屋!

当前文章链接:散文天地|杨平:家乡的老屋(https://m.cw58.cn/meiwen/zhaichao/423775.html)
标签:父亲家乡母亲父母留住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