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天地|郑丹:村庄的档案

摘抄网美文美文摘抄

散文天地|郑丹:村庄的档案

天神传奇围观:更新时间:03-03 18:21

散文天地|郑丹:村庄的档案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散文天地|郑丹:村庄的档案

  村庄的档案在哪里?

  我以为应该是树。树没有脚,是世袭的土著。风来了,鸟来了,交换大地的消息,村庄的变化。年老的大树,装着村庄的历史。

  我的老家原来叫枫林乡鹿苑村栗庄组。都和树有关,枫树,栗树。记忆里,真的有。

  组里有两棵大枫树,一棵大栗树。其中一棵枫树和栗树要两个大人才能合抱。耸入云霄,远远的都能望见。从外面回家走不动了,看见大枫树了,脚步就轻快起来。同学要到我家玩,告诉她就在大枫树下哦,很快就能找到。

  没错,我家住在大枫树旁边。枫树住在池塘边。喜鹊们住在枫树上。枫树根须粗大,裸露在地面上,像几条巨大的手臂紧抱土地。有一根沿着池岸伸展,形成天然的洗衣板。人们坐在上面洗衣、洗菜、洗脚。特别是夏天从早到晚,从不停歇。那时,人们不赶时间。前面一个人洗,后面几个人等。就坐在树根上,反正树根很多。闲话,择菜。树枝千枝万枝,托起千手万手,阳光雨点都融化在手心。中午,从田里归来坐在树根上洗脚,清澈的池水一漾一漾的,漾去了一身的疲倦。四面八方的风儿聚集来,浑身舒坦。胆大的小鱼啄啄脚趾头,痒丝丝的。花喜鹊在头顶喳喳叫,不知带来什么消息。也端午饭到树下来吃,引来鸡、狗,都是烟火味。大树无声,荫蔽着人们。

  一阵严霜逼红了的枫叶,像无数只擎着火把的手,瞬间点燃了密集的烟花,在池塘上空狂欢。秋风牵引着偎依到根的怀里,很快到了灶里,化为青烟缕缕。枫树是慷慨的,人们也是和善的。即使是缺柴的日子,也没有人想着去砍下它的树枝挖断它的树根。

  何况,叶子落光了,枫树还准备了许多礼物——枫球,无数只小球挂在枝丫上,是黑色的小灯笼,点亮寒冬的温暖。朔风凛冽的时候,小球一个个落到地面,被我们捡回家去窝火。刺猬似的表面,包裹着一颗纯朴的心。枫树抖落了一身的繁华,在寒风中屹立,连黑褐色树皮也面色不改。

  当第一缕春风拂过村庄的时候,枫树就知晓了。它抱出襁褓中的婴儿,裹得紧紧的,一个个贴在树枝上。没等人们反应过来,几天后,襁褓自动解开,伸出柔嫩的手掌,欢迎春天,手掌都拍绿了。树下,水波潋滟,鸭鹅欢叫,四季又开始轮回了。

  枫树绿了又红,红了又绿。树根上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奶奶说她嫁进来的时候,枫树就是这样大了。爷爷说他打小就在树根上洗脚。母亲说咱家在树旁造了两次房子。谁也不知这棵树多少岁了,一百岁或两百岁?

  和这棵树遥相呼应的是山坡上的一棵栗树,狭长的叶子下挂着锥形的栗子。手指头大小,不能吃,剥开厚厚的壳,可以把小竹签插进去当陀螺旋转。栗子成熟的季节,树下成了孩子的乐园。树太高,爬不上,只好在地上捡栗子。随手扫一块地,趴下,用手指一撮,栗子立刻旋转。当别的栗子早已摇头晃脑,一颗栗子还在轻舞飞扬为胜。也有大人捡栗子回家,说是晒干炒粉治疟疾,不知是否有效。

  还有一棵枫树住在另一口池塘边,比这棵枫树年轻一点,但也算得上其余树的长辈。

  我不知道树们是不是尊老爱幼,我只知道,枫树旁边一棵栀子花五月香气袭人,枫树对面杨树、柳树英气逼人;我不知道枫树记录了什么,我只知道在树下洗菜、洗衣、洗脚,捡枫叶,捡枫球,看蚂蚁忙忙碌碌,看鱼儿游来游去。爷爷离开了,送葬的队伍从树下经过;一个孩子出生了,响亮的啼哭惊醒了老树的梦寐;女儿出嫁了,父亲的守望悬在老树的枝头;游子归来,熟悉的乡情顶在老树的上空。祖祖辈辈,老树默默收藏了多少喜怒哀乐,见证了多少生离死别。就像春天生叶,秋天凋零,点燃又熄灭。

  村庄的人不断地消失,老树忠实地记录了。因为,除了儿孙,没有人能记住。可是,有一天,毫无征兆,栗树和另一棵枫树消失了,消失在电锯和斧头之下。

  这棵枫树也没有逃脱屠戮的命运。

  一个男人带着一群伐木人来了。这个男人也是栗庄人,据说是率先富起来的。他的家离枫树有点远,或许没有享受枫树的荫蔽;或许曾经被枫球砸了头。总之,他瞪着的双眼比枫球还大,涨红的脸庞比枫叶还红。老枫树被五花大绑。电锯一圈圈咬下去,斧头一口口啃下去。随着一声声吆喝,老树轰然倒地。紧接着肢解,大卸八块,连树根都不能幸免。那根清洗着几代人污垢汗水的树根也被斩断撬起,更不必说老树苦心存起的档案了。这些档案被老树存在一年一年的圆圈里,还没来得及交付。现在被他们一阵胡斫乱斩,变得狼藉一片。那些唯一让多年前的阳光雨水和现在的阳光雨水相遇的树枝,那些唯一融合着先人的汗水和今人的汗水的树根,那些记录着村庄久远历史的档案,消失了。

  老树消失了,村庄的历史抹去了,后人找不到回家的路。

  和老树一起消失的还有喜鹊,还有大大小小的树,还有人与自然相处的和谐。或许,还有整个村庄。

  村莊的檔案在哪裏?

  我以爲應該是樹。樹沒有腳,是世襲的土著。風來了,鳥來了,交換大地的消息,村莊的變化。年老的大樹,裝着村莊的曆史。

  我的老家原來叫楓林鄉鹿苑村栗莊組。都和樹有關,楓樹,栗樹。記憶裏,真的有。

  組裏有兩棵大楓樹,一棵大栗樹。其中一棵楓樹和栗樹要兩個大人才能合抱。聳入雲霄,遠遠的都能望見。從外面回家走不動了,看見大楓樹了,腳步就輕快起來。同學要到我家玩,告訴她就在大楓樹下哦,很快就能找到。

  沒錯,我家住在大楓樹旁邊。楓樹住在池塘邊。喜鵲們住在楓樹上。楓樹根須粗大,裸露在地面上,像幾條巨大的手臂緊抱土地。有一根沿着池岸伸展,形成天然的洗衣板。人們坐在上面洗衣、洗菜、洗腳。特别是夏天從早到晚,從不停歇。那時,人們不趕時間。前面一個人洗,後面幾個人等。就坐在樹根上,反正樹根很多。閑話,擇菜。樹枝千枝萬枝,托起千手萬手,陽光雨點都融化在手心。中午,從田裏歸來坐在樹根上洗腳,清澈的池水一漾一漾的,漾去了一身的疲倦。四面八方的風兒聚集來,渾身舒坦。膽大的小魚啄啄腳趾頭,癢絲絲的。花喜鵲在頭頂喳喳叫,不知帶來什麽消息。也端午飯到樹下來吃,引來雞、狗,都是煙火味。大樹無聲,蔭蔽着人們。

  一陣嚴霜逼紅了的楓葉,像無數隻擎着火把的手,瞬間點燃了密集的煙花,在池塘上空狂歡。秋風牽引着偎依到根的懷裏,很快到了竈裏,化爲青煙縷縷。楓樹是慷慨的,人們也是和善的。即使是缺柴的日子,也沒有人想着去砍下它的樹枝挖斷它的樹根。

  何況,葉子落光了,楓樹還準備了許多禮物——楓球,無數隻小球挂在枝丫上,是黑色的小燈唬c亮寒冬的溫暖。朔風凜冽的時候,小球一個個落到地面,被我們撿回家去窩火。刺猬似的表面,包裹着一顆純樸的心。楓樹抖落了一身的繁華,在寒風中屹立,連黑褐色樹皮也面色不改。

  當第一縷春風拂過村莊的時候,楓樹就知曉了。它抱出襁褓中的嬰兒,裹得緊緊的,一個個貼在樹枝上。沒等人們反應過來,幾天後,襁褓自動解開,伸出柔嫩的手掌,歡迎春天,手掌都拍綠了。樹下,水波潋滟,鴨鵝歡叫,四季又開始輪回了。

  楓樹綠了又紅,紅了又綠。樹根上的人來了又走,走了又來。奶奶說她嫁進來的時候,楓樹就是這樣大了。爺爺說他打小就在樹根上洗腳。母親說咱家在樹旁造了兩次房子。誰也不知這棵樹多少歲了,一百歲或兩百歲?

  和這棵樹遙相呼應的是山坡上的一棵栗樹,狹長的葉子下挂着錐形的栗子。手指頭大小,不能吃,剝開厚厚的殼,可以把小竹簽插進去當陀螺旋轉。栗子成熟的季節,樹下成了孩子的樂園。樹太高,爬不上,隻好在地上撿栗子。随手掃一塊地,趴下,用手指一撮,栗子立刻旋轉。當别的栗子早已搖頭晃腦,一顆栗子還在輕舞飛揚爲勝。也有大人撿栗子回家,說是曬幹炒粉治瘧疾,不知是否有效。

  還有一棵楓樹住在另一口池塘邊,比這棵楓樹年輕一點,但也算得上其餘樹的長輩。

  我不知道樹們是不是尊老愛幼,我隻知道,楓樹旁邊一棵栀子花五月香氣襲人,楓樹對面楊樹、柳樹英氣逼人;我不知道楓樹記錄了什麽,我隻知道在樹下洗菜、洗衣、洗腳,撿楓葉,撿楓球,看螞蟻忙忙碌碌,看魚兒遊來遊去。爺爺離開了,送葬的隊伍從樹下經過;一個孩子出生了,響亮的啼哭驚醒了老樹的夢寐;女兒出嫁了,父親的守望懸在老樹的枝頭;遊子歸來,熟悉的鄉情頂在老樹的上空。祖祖輩輩,老樹默默收藏了多少喜怒哀樂,見證了多少生離死别。就像春天生葉,秋天凋零,點燃又熄滅。

  村莊的人不斷地消失,老樹忠實地記錄了。因爲,除了兒孫,沒有人能記住。可是,有一天,毫無征兆,栗樹和另一棵楓樹消失了,消失在電鋸和斧頭之下。

  這棵楓樹也沒有逃脫屠戮的命摺

  一個男人帶着一群伐木人來了。這個男人也是栗莊人,據說是率先富起來的。他的家離楓樹有點遠,或許沒有享受楓樹的蔭蔽;或許曾經被楓球砸了頭。總之,他瞪着的雙眼比楓球還大,漲紅的臉龐比楓葉還紅。老楓樹被五花大綁。電鋸一圈圈咬下去,斧頭一口口啃下去。随着一聲聲吆喝,老樹轟然倒地。緊接着肢解,大卸八塊,連樹根都不能幸免。那根清洗着幾代人污垢汗水的樹根也被斬斷撬起,更不必說老樹苦心存起的檔案了。這些檔案被老樹存在一年一年的圓圈裏,還沒來得及交付。現在被他們一陣胡斫亂斬,變得狼藉一片。那些唯一讓多年前的陽光雨水和現在的陽光雨水相遇的樹枝,那些唯一融合着先人的汗水和今人的汗水的樹根,那些記錄着村莊久遠曆史的檔案,消失了。

  老樹消失了,村莊的曆史抹去了,後人找不到回家的路。

  和老樹一起消失的還有喜鵲,還有大大小小的樹,還有人與自然相處的和諧。或許,還有整個村莊。

当前文章链接:散文天地|郑丹:村庄的档案(https://m.cw58.cn/meiwen/zhaichao/423771.html)
标签:老树村庄树枝爷爷的人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