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志华:乡村旧事之故居

摘抄网美文美文摘抄

古志华:乡村旧事之故居

傀影蕴谋围观:更新时间:02-28 18:18

古志华:乡村旧事之故居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古志华:乡村旧事之故居

  写故居,应写原来的样子,更应融入原来的心情,才有味道。过去那不堪回首恨悠悠的日子已然过去,我才懂得要活在当下,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记得曾给一位朋友的信中写道:我现在正在一家"病院"工作,所谓工作,其实是在体验生活,打打杂,做点家务,忙忙农活。在这种环境里,身是自由的,心偶尔有点抑郁不开呵。我还是聊聊我的生活,从故居开始吧。

  我家的房屋构筑在湘北农村里是很普遍的那种,即“明三暗五"屋。远看是并列的三间平房,中间为大厅,两边是住房。进入大厅后,才可看见实则有四间住室的。这是主屋,一般还会增搭几间杂屋,我家正屋靠西边便是一间厨房,厨房又横隔出一小间作为厕所。这样的房子在一隅较大村庄里往往如此,房屋座北朝南,通风采光要好。但对于偏僻独户处,也有如毛主席故居式的,曾箕畚状,有闲庭别院的,多是家境优越的人家。

  因为二哥的结婚,住房紧张,只好又在正屋的当头并檐起水搭了三间小屋,从大厅逼仄而入。因屋后有高墈,杂树杂竹繁茂,最里头那间因光线暗淡,放置农具和闲杂物什,也曾作过粮仓,中间那间住着朝不保夕的祖母,外头那间住着残病多年的大哥。故居是从村邻那卖下的,随着城镇的发展,他们一家已搬到了镇上,这栋房子还是刚筑两三年的,比较新的。

  二哥的婚房就是东边前后两间,两间房原是各自独立的,布置新房时为了方便实用,中间开了一扇门,两房相通,所谓"洞房"应是由此演化而来。我则住在靠近厨房的头间,实则跟走廊过道差不多,跟妻子相识订婚时,也只有这一间算是我们的固定资产。父母就住在我们后间。

  尽管大哥下身瘫痪,倒还可以坐在木椅上挪动,蜗牛式的行动让人感到时间真慢,我们着急,一旦方便时措手不及,母亲又有多余的活儿干了。于是请了泥匠师傅,在父母那间住房小心翼翼凿了一扇窄门,刚好在厨房与厕所中间,减去了大哥日常生活的大半旅程。

  不知是碍于姑妈们的情面,还是本来就是最好的安排,祖母与父母的房间交换过来,这样,我印象中四世同堂的一大家子人,在住房上便有了如此合理而紧张的安排,每一间房都显得不可或缺。

  我在一九九七年写了上面的零碎笔记,如今心里仍然感慨不已,原来,咀嚼苦味后会有无限的甘甜。故乡的变化日新月异,国家经济的腾飞,人民生活的富裕,故乡这种民居建筑渐渐退出历史舞台,到处是楼房林立。父亲和祖母也相继过世,我和未婚妻在二00二年初秋,拆了厨房和西厢房,盖起了一栋二层小楼。

  十年之后,二哥也拆掉了东边厢房与大厅,随着新楼的竣工,居住了二十多年的故居已彻底退出了我们的历史,然而记忆总是清晰的。

  一九八九年年初,父母买下这栋房子时我正读初中,那时,我和二哥住在一起,在东边前头房间里。二哥辍学后边打工边学艺,我独自在房间,暑假里午睡,躺在床上,可以看到漆黑的楼脚,有圆木的,也有方木的,透过一尺多宽的楼脚间隙,便可看到屋顶隔层间黑黝黝的防雨油毡。尽管盖的是红瓦,也安装了几片透明的玻璃亮瓦,没铺楼板,依然阴森可怕,原屋主的一个侄儿无缘无故夭折的事件时时进入我的脑海。

  阳光从亮瓦处或从瓦隙间直射下来,墙壁或地面上便有一圈圈的光芒,空气间,像小时候看电影时从机器处透射出的奇妙的欢快。偶尔会看到一只黑肚白翅的小鸟从窄窄的檐窗口飞了进来,在楼脚间迅速地无声的跳跃,仿佛鬼怪精灵的化身,我心里害怕着,自然会想及乡间流传的有关“迷猴"的传说。

  二哥跟着舅父学厨师糕点,半拿着工资,有点余积,便贴补家里,房子也粉刷白了,楼板也铺上,真的焕然一新。有客来时,东厢房就成了客房,平时是我一个人住着,有时睡到深夜,我仍没有睡意,突然间楼板上"轰咚"一声闷响,仿佛从房顶上掉了一块泥砖头下来,随后悄无声息,我的心里顿然起毛了。我明知道是贪吃的老鼠来偷粮食,无论我怎样鼓足勇气,相信科学,那些鬼怪传说的力量似乎更大,不停地冲撞着我的心,冒着冷冷的汗。

  跟父亲晚上一起捕鼠的往事记忆犹新。在农村,秋收过后,大多将晒干的谷子一袋一袋用麻绳拉上板楼,贮藏起来作为来年的口粮。木楼顶上有一人多高,简易粉白后,会在墙面的四角各吊一把啤酒瓶子。我们事先拉了线,安装好了电灯,楼板口也放置一张桌面大小的木板。一旦有老鼠下来,穿上衣服,迅速爬上木梯,封住楼口,怕老鼠顺梯子溜下来。这样,惊慌失措的老鼠们再想从墙角逃走已不可能了。

  听到老鼠吱吱叫声我倒不怕,往往一声闷响,深更半夜,寂静无声,心里越想越怕起来,突然感到一阵阴风袭来,仿佛一个无形的影子重重的压着,想挣却挣不脱,神经紧张到了极点,一阵抽搐,便被迷住了。然而,自己的神志却清醒着,眼睁着,手脚却不能动弹,像是在梦里,大喊大叫也无济于事,自己听不到,只感到死神真的来了,要将自己捉去。不知多久,症状消失,安然无恙,庆幸自己躲过一劫似的。

  我常想,要是故居不拆,装修成生死体验馆,不知谁愿一试。唯有体味过死的无助,才懂得活着的可贵。我迷信吗?然而事实证明,故居真的有某种神秘感应,我曾迷过,嫂子结婚前迷过,二哥的一位女同事也迷过,还有……。当人迷住后发出的叫喊声,邻房间里的人是听得到的。除了我,她们是事先不知这房子有着某些来历的吧。

  寫故居,應寫原來的樣子,更應融入原來的心情,才有味道。過去那不堪回首恨悠悠的日子已然過去,我才懂得要活在當下,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記得曾給一位朋友的信中寫道:我現在正在一家"病院"工作,所謂工作,其實是在體驗生活,打打雜,做點家務,忙忙農活。在這種環境裏,身是自由的,心偶爾有點抑郁不開呵。我還是聊聊我的生活,從故居開始吧。

  我家的房屋構築在湘北農村裏是很普遍的那種,即“明三暗五"屋。遠看是并列的三間平房,中間爲大廳,兩邊是住房。進入大廳後,才可看見實則有四間住室的。這是主屋,一般還會增搭幾間雜屋,我家正屋靠西邊便是一間廚房,廚房又橫隔出一小間作爲廁所。這樣的房子在一隅較大村莊裏往往如此,房屋座北朝南,通風采光要好。但對于偏僻獨戶處,也有如毛主席故居式的,曾箕畚狀,有閑庭别院的,多是家境優越的人家。

  因爲二哥的結婚,住房緊張,隻好又在正屋的當頭并檐起水搭了三間小屋,從大廳逼仄而入。因屋後有高墈,雜樹雜竹繁茂,最裏頭那間因光線暗淡,放置農具和閑雜物什,也曾作過糧倉,中間那間住着朝不保夕的祖母,外頭那間住着殘病多年的大哥。故居是從村鄰那賣下的,随着城鎮的發展,他們一家已搬到了鎮上,這棟房子還是剛築兩三年的,比較新的。

  二哥的婚房就是東邊前後兩間,兩間房原是各自獨立的,布置新房時爲了方便實用,中間開了一扇門,兩房相通,所謂"洞房"應是由此演化而來。我則住在靠近廚房的頭間,實則跟走廊過道差不多,跟妻子相識訂婚時,也隻有這一間算是我們的固定資産。父母就住在我們後間。

  盡管大哥下身癱瘓,倒還可以坐在木椅上挪動,蝸牛式的行動讓人感到時間真慢,我們着急,一旦方便時措手不及,母親又有多餘的活兒幹了。于是請了泥匠師傅,在父母那間住房小心翼翼鑿了一扇窄門,剛好在廚房與廁所中間,減去了大哥日常生活的大半旅程。

  不知是礙于姑媽們的情面,還是本來就是最好的安排,祖母與父母的房間交換過來,這樣,我印象中四世同堂的一大家子人,在住房上便有了如此合理而緊張的安排,每一間房都顯得不可或缺。

  我在一九九七年寫了上面的零碎筆記,如今心裏仍然感慨不已,原來,咀嚼苦味後會有無限的甘甜。故鄉的變化日新月異,國家經濟的騰飛,人民生活的富裕,故鄉這種民居建築漸漸退出曆史舞台,到處是樓房林立。父親和祖母也相繼過世,我和未婚妻在二00二年初秋,拆了廚房和西廂房,蓋起了一棟二層小樓。

  十年之後,二哥也拆掉了東邊廂房與大廳,随着新樓的竣工,居住了二十多年的故居已徹底退出了我們的曆史,然而記憶總是清晰的。

  一九八九年年初,父母買下這棟房子時我正讀初中,那時,我和二哥住在一起,在東邊前頭房間裏。二哥辍學後邊打工邊學藝,我獨自在房間,暑假裏午睡,躺在床上,可以看到漆黑的樓腳,有圓木的,也有方木的,透過一尺多寬的樓腳間隙,便可看到屋頂隔層間黑黝黝的防雨油氈。盡管蓋的是紅瓦,也安裝了幾片透明的玻璃亮瓦,沒鋪樓板,依然陰森可怕,原屋主的一個侄兒無緣無故夭折的事件時時進入我的腦海。

  陽光從亮瓦處或從瓦隙間直射下來,牆壁或地面上便有一圈圈的光芒,空氣間,像小時候看電影時從機器處透射出的奇妙的歡快。偶爾會看到一隻黑肚白翅的小鳥從窄窄的檐窗口飛了進來,在樓腳間迅速地無聲的跳躍,仿佛鬼怪精靈的化身,我心裏害怕着,自然會想及鄉間流傳的有關“迷猴"的傳說。

  二哥跟着舅父學廚師糕點,半拿着工資,有點餘積,便貼補家裏,房子也粉刷白了,樓板也鋪上,真的煥然一新。有客來時,東廂房就成了客房,平時是我一個人住着,有時睡到深夜,我仍沒有睡意,突然間樓板上"轟咚"一聲悶響,仿佛從房頂上掉了一塊泥磚頭下來,随後悄無聲息,我的心裏頓然起毛了。我明知道是貪吃的老鼠來偷糧食,無論我怎樣鼓足勇氣,相信科學,那些鬼怪傳說的力量似乎更大,不停地沖撞着我的心,冒着冷冷的汗。

  跟父親晚上一起捕鼠的往事記憶猶新。在農村,秋收過後,大多将曬幹的谷子一袋一袋用麻繩拉上板樓,貯藏起來作爲來年的口糧。木樓頂上有一人多高,簡易粉白後,會在牆面的四角各吊一把啤酒瓶子。我們事先拉了線,安裝好了電燈,樓板口也放置一張桌面大小的木板。一旦有老鼠下來,穿上衣服,迅速爬上木梯,封住樓口,怕老鼠順梯子溜下來。這樣,驚慌失措的老鼠們再想從牆角逃走已不可能了。

  聽到老鼠吱吱叫聲我倒不怕,往往一聲悶響,深更半夜,寂靜無聲,心裏越想越怕起來,突然感到一陣陰風襲來,仿佛一個無形的影子重重的壓着,想掙卻掙不脫,神經緊張到了極點,一陣抽搐,便被迷住了。然而,自己的神志卻清醒着,眼睜着,手腳卻不能動彈,像是在夢裏,大喊大叫也無濟于事,自己聽不到,隻感到死神真的來了,要将自己捉去。不知多久,症狀消失,安然無恙,慶幸自己躲過一劫似的。

  我常想,要是故居不拆,裝修成生死體驗館,不知誰願一試。唯有體味過死的無助,才懂得活着的可貴。我迷信嗎?然而事實證明,故居真的有某種神秘感應,我曾迷過,嫂子結婚前迷過,二哥的一位女同事也迷過,還有……。當人迷住後發出的叫喊聲,鄰房間裏的人是聽得到的。除了我,她們是事先不知這房子有着某些來曆的吧。

当前文章链接:古志华:乡村旧事之故居(https://m.cw58.cn/meiwen/zhaichao/423768.html)
标签:父母感到紧张故乡工作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