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散文|胡静:故乡的老井

摘抄网美文美文摘抄

原创散文|胡静:故乡的老井

天地狼岩围观:更新时间:02-28 18:21

原创散文|胡静:故乡的老井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原创散文|胡静:故乡的老井

  我的故乡盛产酱酒,上世纪80年代初,故乡的酱酒被评为 “国家名酒”。酱酒厂还未扩建分厂时,我出生的老屋右下方几十米处有口老井,老井砌于什么年代?我的童年时代已经没有人能说清楚了,只有井前那一块块被人们磨得光滑油润的青石板,记载着她的年龄。老井像一位温情的母亲,用她甜美的乳汁哺育了周边的十几户人家。汩汩不停,代代不息。

  山间的青翠孕育了这口老井,让老井四季汪汪的、盈盈的。春回大地,井壁上依附的青苔在适宜的温度下开始苏醒,一潭碧水之间,偶有小虾嘻戏其间。井穹之上,一小蓬不知明的植物不知什么时候从的石缝里探出了头,在水面留下了小小的倒影;蝉声阵阵时,井里的青苔在阳光的作用下更加的油嫩和葱郁,井水也好像更加欢快了,迫不及待从井沿翻滚而出,冰凉刺骨。高温高湿下,井穹上那一小蓬植物挂满了晶莹剔透的露珠,微风吹过,露珠滑落,掉在井里发出错落有致的“叮咚”声,仿佛在弹奏一曲美妙的乐章;大地料峭时,袅袅白雾从老井里升起,像极了冒着热气的蒸笼。小时候我问爸爸:

  “井里为什么冒白雾?”

  爸爸回答:

  “因为井水是活水,只有活水才冒白雾!”

  在记忆里,每逢奶奶担水,羸弱的我会拿出爸爸给我特制的担水工具(废弃的墨水瓶瓶颈处系上小绳,小绳的另一端系在小木棍做成的扁担上,木棍两端各系一个)跳跃在奶奶前面。一会儿后我向着水井的方向飞奔而去。先到井边的我对着井水扮鬼脸、装呆萌、学莞尔……或用树枝撩拨穿梭于青苔间的小虾,奶奶在后面大声说:

  “隔水井远点哈,小心掉里面了!”

  我连忙往瓶子里盛水,层层涟漪向水面扩散开来,井壁上的青苔也随着涟漪翩翩起舞,而我的倒影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井的右前方有块倾斜的青石板,一股母指般大小的清泉从井中奔腾而出,在青石板的底矮处集一水凼,久而久之,水凼成了人们的盥洗盆。我常常一个人静静坐在井旁,看浣衣女把衣服铺在青石板上,撒上蓝色洗衣粉,或用肥皂轻轻在衣服上划两划,刷、搓、清、抖……整个过程娴素优美,一气呵成,让人跃跃欲试。

  偶有脚力不济、心劳神疲的路人,用井旁庄稼地里探过头的南瓜叶折叠成一个“漏斗”型的瓢,连舀两“漏斗”井水一阵猛喝,喝足后长舒一口气,伴着水嗝倾情地大声道:

  “好甜、好甜,解渴、解渴!”

  然后,路人用自带的手“手绢”,在青石板的水凼里沾了凉水,抹了几把脸,庸懒的坐在井旁。微风吹拂井面,给路人带来阵阵沁人心脾的清凉。“一排稍(四川方言,一袋烟时间的意思)”酣凉后,路人继续赶路。

  放学后,井旁成了小男孩的百草园:网虾,搬螃蟹,捉小科蚪、……周而复始,乐此不倦。如遇三伏天,大汗淋漓的他们会抢过担水人的水桶,跑到井边舀上一桶水,其中一人将头“咕咚”一声埋进桶里,在水里闷上半天,实在憋不住了,才猛然抬起湿漉漉的脸,一边甩着脸上的水珠,一边对着玩伴大声说道:

  “好凉快呀!”

  玩伴中不知谁趁机给水枪装满水,对准他们的“敌人”一阵猛扫

  ,井前立刻变成了水的战场。旁边的担水人一边用手档着“流弹”,一边怒气冲冲大声警告:

  “娃儿些,敢紧(四川方言,立刻的意思)还老子的水桶,放学

  了还不回家,我要给你们的老师告状哈!”

  这时不知谁大喊一声:

  “冲啊!冲啊!”

  瞬间小孩的嘻闹声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个担水的“懒牛大爷”(不知为什么大家都这样称呼他,其实在小时候的我看来,懒牛大爷他并不懒,至少每天他都担水,不知为啥得此雅号)挑着木桶,桶里放上几片树叶,木桶装满水后,树叶飘在水面,木桶随着扁担的“叽嘎”声上下颤动,仿佛在演奏一曲欢快的乡间小曲,而树叶随着木桶的颤动在水面左右摆动,但水始终溢不出桶沿。家里的水缸装满水后,为节省劳力,“懒牛大爷”做一天的最后一道活:牵牛喂水。井旁最前面有一个大泥水凼,专供牛使用,“咕咚咕咚”老牛每深吸一口水,瘪瘪的肚子就鼔一次,最终肚子变得浑厚圆实,老牛才仰天一声大吼——水喂饱了。于是老大爷握着缰绳的手背在腰后,踱着方步慢慢朝家走去,西落的余辉金光闪闪地照在他们身上,拉下了长长的背影,而身后的这眼泉水,波光粼粼,仿佛每一滴泉水都变成了水晶。

  1986年酒厂扩建分厂,我们全家搬离了老屋,这口老井将按规划深埋地下,在她上面建成一幢一幢的厂房。但是她哺育过的儿女对她依依不舍,在他们的一再争取下,厂方修了两百米的暗渠,将这眼泉水引出,让她继续扮演“母亲井”的角色。然而,随着酒厂生产规模的扩大,这眼泉水越来越小。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暗渠里流出的不再是甘甜的的琼浆,而是黑色刺鼻的污水。后来,暗渠底沉积了许多黑色的污垢,再后来,暗渠口长满了杂草……

  这口老井就这样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曾经的“母亲井”也随着奶奶、爸爸、“懒牛大爷”等老一辈人生命的谢幕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只有暗渠里淌出的黑色液体,好象流着泪诉说她今天的无奈与悲凉。

  我的故鄉盛産醬酒,上世紀80年代初,故鄉的醬酒被評爲 “國家名酒”。醬酒廠還未擴建分廠時,我出生的老屋右下方幾十米處有口老井,老井砌于什麽年代?我的童年時代已經沒有人能說清楚了,隻有井前那一塊塊被人們磨得光滑油潤的青石板,記載着她的年齡。老井像一位溫情的母親,用她甜美的乳汁哺育了周邊的十幾戶人家。汩汩不停,代代不息。

  山間的青翠孕育了這口老井,讓老井四季汪汪的、盈盈的。春回大地,井壁上依附的青苔在适宜的溫度下開始蘇醒,一潭碧水之間,偶有小蝦嘻戲其間。井穹之上,一小蓬不知明的植物不知什麽時候從的石縫裏探出了頭,在水面留下了小小的倒影;蟬聲陣陣時,井裏的青苔在陽光的作用下更加的油嫩和蔥郁,井水也好像更加歡快了,迫不及待從井沿翻滾而出,冰涼刺骨。高溫高濕下,井穹上那一小蓬植物挂滿了晶瑩剔透的露珠,微風吹過,露珠滑落,掉在井裏發出錯落有緻的“叮咚”聲,仿佛在彈奏一曲美妙的樂章;大地料峭時,袅袅白霧從老井裏升起,像極了冒着熱氣的蒸弧Pr候我問爸爸:

  “井裏爲什麽冒白霧?”

  爸爸回答:

  “因爲井水是活水,隻有活水才冒白霧!”

  在記憶裏,每逢奶奶擔水,羸弱的我會拿出爸爸給我特制的擔水工具(廢棄的墨水瓶瓶頸處系上小繩,小繩的另一端系在小木棍做成的扁擔上,木棍兩端各系一個)跳躍在奶奶前面。一會兒後我向着水井的方向飛奔而去。先到井邊的我對着井水扮鬼臉、裝呆萌、學莞爾……或用樹枝撩撥穿梭于青苔間的小蝦,奶奶在後面大聲說:

  “隔水井遠點哈,小心掉裏面了!”

  我連忙往瓶子裏盛水,層層漣漪向水面擴散開來,井壁上的青苔也随着漣漪翩翩起舞,而我的倒影瞬間變得支離破碎。

  井的右前方有塊傾斜的青石板,一股母指般大小的清泉從井中奔騰而出,在青石板的底矮處集一水凼,久而久之,水凼成了人們的盥洗盆。我常常一個人靜靜坐在井旁,看浣衣女把衣服鋪在青石板上,撒上藍色洗衣粉,或用肥皂輕輕在衣服上劃兩劃,刷、搓、清、抖……整個過程娴素優美,一氣呵成,讓人躍躍欲試。

  偶有腳力不濟、心勞神疲的路人,用井旁莊稼地裏探過頭的南瓜葉折疊成一個“漏鬥”型的瓢,連舀兩“漏鬥”井水一陣猛喝,喝足後長舒一口氣,伴着水嗝傾情地大聲道:

  “好甜、好甜,解渴、解渴!”

  然後,路人用自帶的手“手絹”,在青石板的水凼裏沾了涼水,抹了幾把臉,庸懶的坐在井旁。微風吹拂井面,給路人帶來陣陣沁人心脾的清涼。“一排稍(四川方言,一袋煙時間的意思)”酣涼後,路人繼續趕路。

  放學後,井旁成了小男孩的百草園:網蝦,搬螃蟹,捉小科蚪、……周而複始,樂此不倦。如遇三伏天,大汗淋漓的他們會搶過擔水人的水桶,跑到井邊舀上一桶水,其中一人将頭“咕咚”一聲埋進桶裏,在水裏悶上半天,實在憋不住了,才猛然擡起濕漉漉的臉,一邊甩着臉上的水珠,一邊對着玩伴大聲說道:

  “好涼快呀!”

  玩伴中不知誰趁機給水槍裝滿水,對準他們的“敵人”一陣猛掃

  ,井前立刻變成了水的戰場。旁邊的擔水人一邊用手檔着“流彈”,一邊怒氣沖沖大聲警告:

  “娃兒些,敢緊(四川方言,立刻的意思)還老子的水桶,放學

  了還不回家,我要給你們的老師告狀哈!”

  這時不知誰大喊一聲:

  “沖啊!沖啊!”

  瞬間小孩的嘻鬧聲漸行漸遠,最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有個擔水的“懶牛大爺”(不知爲什麽大家都這樣稱呼他,其實在小時候的我看來,懶牛大爺他并不懶,至少每天他都擔水,不知爲啥得此雅號)挑着木桶,桶裏放上幾片樹葉,木桶裝滿水後,樹葉飄在水面,木桶随着扁擔的“叽嘎”聲上下顫動,仿佛在演奏一曲歡快的鄉間小曲,而樹葉随着木桶的顫動在水面左右擺動,但水始終溢不出桶沿。家裏的水缸裝滿水後,爲節省勞力,“懶牛大爺”做一天的最後一道活:牽牛喂水。井旁最前面有一個大泥水凼,專供牛使用,“咕咚咕咚”老牛每深吸一口水,癟癟的肚子就鼔一次,最終肚子變得渾厚圓實,老牛才仰天一聲大吼——水喂飽了。于是老大爺握着缰繩的手背在腰後,踱着方步慢慢朝家走去,西落的餘輝金光閃閃地照在他們身上,拉下了長長的背影,而身後的這眼泉水,波光粼粼,仿佛每一滴泉水都變成了水晶。

  1986年酒廠擴建分廠,我們全家搬離了老屋,這口老井将按規劃深埋地下,在她上面建成一幢一幢的廠房。但是她哺育過的兒女對她依依不舍,在他們的一再争取下,廠方修了兩百米的暗渠,将這眼泉水引出,讓她繼續扮演“母親井”的角色。然而,随着酒廠生産規模的擴大,這眼泉水越來越小。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暗渠裏流出的不再是甘甜的的瓊漿,而是黑色刺鼻的污水。後來,暗渠底沉積了許多黑色的污垢,再後來,暗渠口長滿了雜草……

  這口老井就這樣完成了她的曆史使命,曾經的“母親井”也随着奶奶、爸爸、“懶牛大爺”等老一輩人生命的謝幕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記憶,隻有暗渠裏淌出的黑色液體,好象流着淚訴說她今天的無奈與悲涼。

当前文章链接:原创散文|胡静:故乡的老井(https://m.cw58.cn/meiwen/zhaichao/423766.html)
标签:奶奶树叶母亲小时候放学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