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的栖居

摘抄网美文经典美文

诗意的栖居

美文摘抄网机士学院围观:更新时间:12-23 07:26
诗意的栖居

诗意的栖居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诗意的栖居

文/魏巍

有这样一些女子,喜欢栖居在诗意的文字中。读书、写字,成为她们经久耐用的时装和化妆品。即使衣着普通,素面朝天,走在花团簇锦浓妆艳抹的女人中,也会格外引人瞩目。她们的气质、修养,浑身流溢着的书卷味,显得与众不同,用“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名言对她们来说再合适不过。

女子栖居在诗意的文字中伴着岁月读书,读得多了,也想写自己的书。把生活中的甜酸苦辣,把生命中的春夏秋冬,写在纸上然后变成铅字,看到别人读她写的书,会从心底生出些许成就感。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大都不事张扬,含蓄而内敛。良好的文化底蕴,长久的诗书浸染,历练成一块灵秀的玉。她们用纤纤玉手,敲出一行行明滟的文字,婉约而古意的温润着尘世的冰冷与浮躁。夜深处,她们远离都市的灯红酒绿,远离饭局的清蒸与红烧,静静地栖于一隅,或读书或码字。不用沉鱼落雁,不用闭月羞花,单是那从骨子里渗出的淡淡书倦香,就是对“兰心惠质、外秀慧中”的最好诠释。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不管走到那里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她可能貌不惊人,但有一种内在的气质,幽雅的谈吐超凡脱俗,清丽的仪态无需修饰,有一种静的凝重,动的优雅,坐的端庄,行的洒脱。天然的质朴与含蓄混合,像水一样的柔软,像风一样的迷人,像花一样的绚丽。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写相逢一笑的真情;写偶然邂逅的心动;写不能尘封的过往;写不难以忘怀的片断;写心底对现世安暖的向往。点点滴滴的平常,都会变成茶香的传奇,在她们笔下生动的漫延。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如现世里拒绝融化的冰。她们的思想里既有对古典文化的传承,也不泛现代文明的吸取。她们喜欢用一双睿智的明眸观察生活,用一颗感恩的心感受生活,将美好的部分升华。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有着玉一样坚贞而透明的情怀,心存对古老爱情的崇敬和凝望,懂得“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内涵,知道“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决绝。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如玉一般温润,读她们的文字,亦如在读她们的生活和希冀,从那些妙语连篇、字字珠玑的文字里可以读出她们竹韵梅风的影子,和她们玉一样剔透晶莹的心情。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如茶。她们有着茶一般“精行俭德、质本高洁”的宁静和致远。用茶一样清新芳香的心绪,追求美好的生活,渴望在那些绵长而黯然的夜晚,伸出手,有人就可以看清那浅浅的掌纹。路过阳光,她们恬静委婉,路过风雨,她们从容安然。她们随缘就份,从不强求。避静处,她们叩问灵魂的安妥。掩卷后,常常追寻生命的要意。那些轻盈的文字、那些淡雅的诗行、那些理还乱的期许,便在一缕茶香里翩然弥漫。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如水。如缓缓的一泓秋水。纯净、清澈,却也能掩起生活所有的给予,静静的泻向遥远的千里。隔开岁月,绕过盛开的杏花,落樱的桃红。她们与两岸匆匆的景致,慈悲的相望。心会记得每一片花瓣深深浅浅的颜色。于是,便有了那些柔柔的、缓缓的文字,记叙着日子点滴的好、轻轻的痛,那些文字饱含着她们心情里水一样的韵律,让人读出了温暖、舒缓,也读出了清明和潋滟。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如云。她们自由、飘逸、美妙、传奇。她们本身就喜欢云,觉得天和地之间,那片片洁白的云朵,就是童话的帏幕,虚无缥缈间,就可以给她们无穷的幻想和灵感。有些昨天,会给她们的心刻下深深的痕,且久久疼痛。她们隐忍着,将深深的遗憾,凝成蚌壳里一玫闪着光泽的珍珠,凝成一种过目不忘的凄美,她们默默地在别人眼里,看到自己忧伤的眸。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在尘世的风景里,懂得“青山更在青山外。”所以,她们愿放一挂水晶的帘,将自己与红尘隔开。背对一面墨香的书橱,面朝那个清冷的屏,沉思、码字,码字、沉思。敲敲打打里,那份专注、那份执着,延生出那些轻悄灵动的字句,没有雕琢,没有做作,有的只是行云流水般的自然和超脱。于是,她们的目光,常常被那些游离的云,亲密的牵绕。那丝丝缕缕的亦舒亦卷,那片片断断的亦真亦幻,惊心动魄,缠缠又绵绵。长风轻扶她们永远童贞的眸。她们看到远山更远,浮云更浮。于是,她们无言又沉默。一颗脆弱而敏感的心,可以感受到一朵花开的疼痛和美丽,也可聆听到一片叶落的清脆与叹息!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对文字情有独钟,又寂寞。她们的寂寞总是不动声色。许多仓促而来的情绪让她们无所适从,只能躲在文字的背后,看光阴荏苒,伤物是人非,感韶华易逝,叹岁月如梭。她们用不咸不淡的文字来写心情,来编故事,来记叙人生,来感叹古今,或者只是抒发情怀。总是漫不经心地写着伤感的故事,总是波澜不惊地记着疼痛的日子,喷涌而出的文思,不可抑止的才情,使得女子笔下章章锦绣,字字珠玑。来看字的人渐次多了,褒贬不一。女子总是若无其事,依旧写着轻狂的文字。她的巧笑颦兮,她的不知所措,她的聪明伶俐,她的傻里傻气,让她的字与众不同,流光溢彩。他人的眼神左右不了她,别人的碎语干扰不到她,她依然无所顾忌不知疲倦地写着自己的文字,安静的文字里面,她们的影子若隐若现。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会冷眼旁观,有时会倾心地和你交谈,有时她是情浓意厚的女子,有时是没心没肺的样子。你拿她没办法。这样的女子,令人又爱又恨。锦书回文里藏着她的心事,字字句句里倾诉着她的情怀。对很多人来说,写字是索然无味,只有在百无聊赖的时候才会来做的事情。而对栖居在诗意文字中写字的女子来说,文字是她的情人,又如她的生命。如果停下了写字,她的生命就会枯萎,因为那些字已经溶入了她的血液中,成为不可或缺的部分。于是她笔下的字都带有她淡淡的气息。读她的字,便是在读她的日子,读她的生活,读她的心事,读她的灵魂。渐渐的你便可以读出她隐在文字里的淡淡惆怅,或不小心摸到了那刻意遗忘的伤痕。只是你还是不要走得太近,不然女子会仓皇而逃。她不想她的狼狈赤裸裸地坦陈于众人面前。若伤了,她想躲在一个静静的角落自行疗伤。

从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飘忽的眉眼间,可以挤出寂寞的汁液来。她们的表情总是淡淡的,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她们总喜欢看天,喜欢怀念很久很久以前坐在山丘上看到的那一抹安静的蓝。她们本无意写煽情的文字,只是每每写出来,都脱不了媚俗的忧伤。或许,只是因为她们心里总漫漶着深深浅浅的不安。别人给的温暖太少,而她总是奢求太多。她们希望有一只温暖的手,紧紧握着她手的微凉,一直不放开。寂寞是一种状态,可以加热使之蒸发,可以冰冻使之凝固。从她们的文字,可以读出浅浅的忧伤,那是沉思后的感慨与叹息。你的心便一点一滴地因此而揪起。她们自己会在一杯青茶的陪伴里,欣慰、努力、并复元。

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写的文字,笔触细腻而温婉,思绪灵动而敏捷,字里行间,溶入女性独特的精神气质和心灵体验。读她们的文字可以读出谈谈的苦楚,那是对情感礼貌的回眸。她们对生命过程的阐释,对生存状态的抗争,对人生价值的追求显示出一种参与社会的责任感。一些生命的感悟;一些生存的疑问;一些人生价值的探索,带着些许细微的暖意,都沉在那些文字里,水一样润泽着别人的心田,也映照着她们处子的灵魂,沉在文字的柔软处,看流年如逝。清爽的风吹过来、阳光照下来,都可以是她们快乐的理由。候鸟的迁离,时光的流转也会成为她们伤感的前题。所以,她们那些细致而净洁的文字,才能如一片片千姿百态、瞬息万变的云,在读者的眼里轻柔绽放。

很多故事,在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文字里缠绵悱恻。陌生人在她的文字里穿梭来往,女子的字大多都很轻柔,含了浅浅的叹息,犹如静夜的雨,不紧不慢地敲打着别人家的窗,有些轻若毛羽,静静地缠绵在心尖,有些深入心扉,随风携雨入梦。

读栖居在诗意中女子写的轻快的文字,可以看见她们的喜悦如花一样绚烂,然后很轻易地就感染了你的情怀。你会很惊奇地发现,原来世界如此明亮;若读的是女子忧伤的文字,更多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一枝带泪的梨花,楚楚可怜。你会发现,原来忧伤在栖居在诗意文字中的女子笔下,也可以这般唯美!

文/魏巍

有這樣一些女子,喜歡栖居在詩意的文字中。讀書、寫字,成爲她們經久耐用的時裝和化妝品。即使衣着普通,素面朝天,走在花團簇鍧鈯y豔抹的女人中,也會格外引人矚目。她們的氣質、修養,渾身流溢着的書卷味,顯得與胁煌“腹有詩書氣自華”,這句名言對她們來說再合适不過。

女子栖居在詩意的文字中伴着歲月讀書,讀得多了,也想寫自己的書。把生活中的甜酸苦辣,把生命中的春夏秋冬,寫在紙上然後變成鉛字,看到别人讀她寫的書,會從心底生出些許成就感。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大都不事張揚,含蓄而内斂。良好的文化底蘊,長久的詩書浸染,曆練成一塊靈秀的玉。她們用纖纖玉手,敲出一行行明滟的文字,婉約而古意的溫潤着塵世的冰冷與浮躁。夜深處,她們遠離都市的燈紅酒綠,遠離飯局的清蒸與紅燒,靜靜地栖于一隅,或讀書或碼字。不用沉魚落雁,不用閉月羞花,單是那從骨子裏滲出的淡淡書倦香,就是對“蘭心惠質、外秀慧中”的最好诠釋。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不管走到那裏都是一道美麗的風景。她可能貌不驚人,但有一種内在的氣質,幽雅的談吐超凡脫俗,清麗的儀态無需修飾,有一種靜的凝重,動的優雅,坐的端莊,行的灑脫。天然的質樸與含蓄混合,像水一樣的柔軟,像風一樣的迷人,像花一樣的絢麗。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寫相逢一笑的真情;寫偶然邂逅的心動;寫不能塵封的過往;寫不難以忘懷的片斷;寫心底對現世安暖的向往。點點滴滴的平常,都會變成茶香的傳奇,在她們筆下生動的漫延。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如現世裏拒絕融化的冰。她們的思想裏既有對古典文化的傳承,也不泛現代文明的吸取。她們喜歡用一雙睿智的明眸觀察生活,用一顆感恩的心感受生活,将美好的部分升華。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有着玉一樣堅貞而透明的情懷,心存對古老愛情的崇敬和凝望,懂得“執子之手,與子攜老”的内涵,知道“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的決絕。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如玉一般溫潤,讀她們的文字,亦如在讀她們的生活和希冀,從那些妙語連篇、字字珠玑的文字裏可以讀出她們竹韻梅風的影子,和她們玉一樣剔透晶瑩的心情。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如茶。她們有着茶一般“精行儉德、質本高潔”的甯靜和緻遠。用茶一樣清新芳香的心緒,追求美好的生活,渴望在那些綿長而黯然的夜晚,伸出手,有人就可以看清那湝的掌紋。路過陽光,她們恬靜委婉,路過風雨,她們從容安然。她們随緣就份,從不強求。避靜處,她們叩問靈魂的安妥。掩卷後,常常追尋生命的要意。那些輕盈的文字、那些淡雅的詩行、那些理還亂的期許,便在一縷茶香裏翩然彌漫。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如水。如緩緩的一泓秋水。純淨、清澈,卻也能掩起生活所有的給予,靜靜的瀉向遙遠的千裏。隔開歲月,繞過盛開的杏花,落櫻的桃紅。她們與兩岸匆匆的景緻,慈悲的相望。心會記得每一片花瓣深深湝的顔色。于是,便有了那些柔柔的、緩緩的文字,記叙着日子點滴的好、輕輕的痛,那些文字飽含着她們心情裏水一樣的韻律,讓人讀出了溫暖、舒緩,也讀出了清明和潋滟。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如雲。她們自由、飄逸、美妙、傳奇。她們本身就喜歡雲,覺得天和地之間,那片片潔白的雲朵,就是童話的帏幕,虛無缥缈間,就可以給她們無窮的幻想和靈感。有些昨天,會給她們的心刻下深深的痕,且久久疼痛。她們隐忍着,将深深的遺憾,凝成蚌殼裏一玫閃着光澤的珍珠,凝成一種過目不忘的凄美,她們默默地在别人眼裏,看到自己憂傷的眸。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在塵世的風景裏,懂得“青山更在青山外。”所以,她們願放一挂水晶的簾,将自己與紅塵隔開。背對一面墨香的書櫥,面朝那個清冷的屏,沉思、碼字,碼字、沉思。敲敲打打裏,那份專注、那份執着,延生出那些輕悄靈動的字句,沒有雕琢,沒有做作,有的隻是行雲流水般的自然和超脫。于是,她們的目光,常常被那些遊離的雲,親密的牽繞。那絲絲縷縷的亦舒亦卷,那片片斷斷的亦真亦幻,驚心動魄,纏纏又綿綿。長風輕扶她們永遠童貞的眸。她們看到遠山更遠,浮雲更浮。于是,她們無言又沉默。一顆脆弱而敏感的心,可以感受到一朵花開的疼痛和美麗,也可聆聽到一片葉落的清脆與歎息!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對文字情有獨鍾,又寂寞。她們的寂寞總是不動聲色。許多倉促而來的情緒讓她們無所适從,隻能躲在文字的背後,看光陰荏苒,傷物是人非,感韶華易逝,歎歲月如梭。她們用不鹹不淡的文字來寫心情,來編故事,來記叙人生,來感歎古今,或者隻是抒發情懷。總是漫不經心地寫着傷感的故事,總是波瀾不驚地記着疼痛的日子,噴湧而出的文思,不可抑止的才情,使得女子筆下章章謇C,字字珠玑。來看字的人漸次多了,褒貶不一。女子總是若無其事,依舊寫着輕狂的文字。她的巧笑颦兮,她的不知所措,她的聰明伶俐,她的傻裏傻氣,讓她的字與胁煌鞴庖绮省K说难凵褡笥也涣怂鹑说乃檎Z幹擾不到她,她依然無所顧忌不知疲倦地寫着自己的文字,安靜的文字裏面,她們的影子若隐若現。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會冷眼旁觀,有時會傾心地和你交談,有時她是情濃意厚的女子,有時是沒心沒肺的樣子。你拿她沒辦法。這樣的女子,令人又愛又恨。鍟匚难Y藏着她的心事,字字句句裏傾訴着她的情懷。對很多人來說,寫字是索然無味,隻有在百無聊賴的時候才會來做的事情。而對栖居在詩意文字中寫字的女子來說,文字是她的情人,又如她的生命。如果停下了寫字,她的生命就會枯萎,因爲那些字已經溶入了她的血液中,成爲不可或缺的部分。于是她筆下的字都帶有她淡淡的氣息。讀她的字,便是在讀她的日子,讀她的生活,讀她的心事,讀她的靈魂。漸漸的你便可以讀出她隐在文字裏的淡淡惆怅,或不小心摸到了那刻意遺忘的傷痕。隻是你還是不要走得太近,不然女子會倉皇而逃。她不想她的狼狽赤裸裸地坦陳于腥嗣媲啊H魝耍攵阍谝粋靜靜的角落自行療傷。

從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飄忽的眉眼間,可以擠出寂寞的汁液來。她們的表情總是淡淡的,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她們總喜歡看天,喜歡懷念很久很久以前坐在山丘上看到的那一抹安靜的藍。她們本無意寫煽情的文字,隻是每每寫出來,都脫不了媚俗的憂傷。或許,隻是因爲她們心裏總漫漶着深深湝的不安。别人給的溫暖太少,而她總是奢求太多。她們希望有一隻溫暖的手,緊緊握着她手的微涼,一直不放開。寂寞是一種狀态,可以加熱使之蒸發,可以冰凍使之凝固。從她們的文字,可以讀出湝的憂傷,那是沉思後的感慨與歎息。你的心便一點一滴地因此而揪起。她們自己會在一杯青茶的陪伴裏,欣慰、努力、并複元。

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寫的文字,筆觸細膩而溫婉,思緒靈動而敏捷,字裏行間,溶入女性獨特的精神氣質和心靈體驗。讀她們的文字可以讀出談談的苦楚,那是對情感禮貌的回眸。她們對生命過程的闡釋,對生存狀态的抗争,對人生價值的追求顯示出一種參與社會的責任感。一些生命的感悟;一些生存的疑問;一些人生價值的探索,帶着些許細微的暖意,都沉在那些文字裏,水一樣潤澤着别人的心田,也映照着她們處子的靈魂,沉在文字的柔軟處,看流年如逝。清爽的風吹過來、陽光照下來,都可以是她們快樂的理由。候鳥的遷離,時光的流轉也會成爲她們傷感的前題。所以,她們那些細緻而淨潔的文字,才能如一片片千姿百态、瞬息萬變的雲,在讀者的眼裏輕柔綻放。

很多故事,在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文字裏纏綿悱恻。陌生人在她的文字裏穿梭來往,女子的字大多都很輕柔,含了湝的歎息,猶如靜夜的雨,不緊不慢地敲打着别人家的窗,有些輕若毛羽,靜靜地纏綿在心尖,有些深入心扉,随風攜雨入夢。

讀栖居在詩意中女子寫的輕快的文字,可以看見她們的喜悅如花一樣絢爛,然後很輕易地就感染了你的情懷。你會很驚奇地發現,原來世界如此明亮;若讀的是女子憂傷的文字,更多的時候你看到的是一枝帶淚的梨花,楚楚可憐。你會發現,原來憂傷在栖居在詩意文字中的女子筆下,也可以這般唯美!

当前文章链接:诗意的栖居(https://m.cw58.cn/meiwen/jingdian/93692.html)
标签:诗意女子生命别人

推荐美文

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