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梨花我的河

摘抄网美文经典美文

我的梨花我的河

美文阅读网天瑞围观:更新时间:08-24 08:24

我的梨花我的河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我的梨花我的河

  故乡,是个多么温馨的词汇,它是每个离乡背井游子的生命密码,无论我们年轻时的出发多么决绝,归来的脚步却无一例外地,变得那么深情款款。自从呱呱坠地落入梨园深处,嗅着梨花香,看着梨花白,听着梨花颂,我认识了我的梨花,生命就此诗意盎然,丰盈起来。

  我的梨花,裹着漠北的朔风,豪放在岑参边塞诗的壮美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我的梨花,携着唐风古韵,断肠在白居易《长恨歌》的凄美里——“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我的梨花,婉约在纳兰性德伤感袭人的清词里——“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我的梨花,焚烧在元稹给他亡妻的吊唁诗里——寻常百种花齐发,偏摘梨花与白人;我的梨花啊,盛开在《大唐贵妃》的京戏里,碾落在安史之乱马嵬坡的泥土里。“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长恨一曲千古思”……我的梨花,是天长地久的至爱化身,是无法倾诉的知音绝弦,是凄婉断肠的爱情离殇!

  我故乡的梨花,让我一往情深的梨花,开在明洪武年的春天里,开在我的先祖魏贵以及世代躬耕陇亩农人的辛勤汗珠里。儿时的记忆里,伫立魁星阁山巅,从南头到北头,目之所及,梨园像汹涌的雪海,一浪衔着一浪,像密实的云层,一层挤着一层。简洁明了的花瓣,微微翕动,像梨花仙子的唇,让人倾心,让人动容。它吐着芬芳,含着娇羞,玉影摇曳,漂白了红尘,洗去了铅华,淡泊了心志。我的高洁的梨花,不贪恋南方旖旎的风光,毅然决然地跋山涉水,落脚我的穷乡僻壤,在这西北荒凉的苦寒之地,带着天然的雅致与苍劲的体式,孤傲地擎起一川清丽的芳姿,洒下一路淡雅的清香。它月儿一样的纯洁皎白,就是对老梨树最高的礼赞!当人们赞叹着梨树的古老,欣赏着枝叶的繁茂,只有它深深懂得,经历了数百年风霜雷击的老梨树挺到如今,有多难,有多苦,有多痛!”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我仿佛听到了坎坎伐木的声音,棵棵梨树倒下的呻吟,我的曾被呵护备至视若命根的老梨树啊,正在风雨飘摇中无助的叹息……我的梨花,枕水而生,临水而逝。最是风起云涌,雨落梨园时,枝枝梨花春带雨。那飘飞的花瓣,在空中忧伤的话别,为老梨树绽放最后的绝美,让人痛悟一场生命的祭奠。

  梨花,让我心心念念的梨花,是魏园神秘的图腾,是魏姓的精神意象。梨花的冰雪无瑕,温润如玉,高洁神圣,有着不容妥协,难以亵渎的气韵。梨花之美,是无法挥之即去的美,也是无法释怀难以排遣的美。它停留在时光里,停留在大大小小的村落里,梨花被吟诵多少年,魏姓就被呼唤多少年。“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它是儒家思想根植在姓氏文化里的烙印。走近梨花村,都是同根生,大小石头都姓魏,满园的梨花也姓魏。朋友圈里,一看“雪梨花”、“老梨树”、“香雪海”“梨花雨”这样的网名,你就有种本能的亲近。“友成孟思,一时长居。荣华富贵,学至周孔。万世相传,礼乐文章”……魏园是我们的遗传基因,是乡里乡亲团结凝聚的纽带,我的端庄的梨花,理所当然地充当了和谐文明的使者,魏园姓氏文化的形象代言人。

  梨花,也盛开在梨园深处的鼓子里。鼓子的戏台,冬闲搭在乡亲的堂屋里,春天搭在梨花盛开的梨园里。一架扬琴,两把三弦,四五个农人,阵仗不大,就是一台像模像样的鼓子戏。老艺人的声线,重腔重音,直上直下,不拐弯抹角,不拖泥带水,激越豪放,苍劲粗犷,多像我淳朴敦厚的父老乡亲!无论冬闲还是农忙,也要吼上几嗓子,将农人的悲苦旷达,浓缩在高亢乡土的老腔古韵里。

  我曾徜徉在六朝金粉的秦淮河畔,为它的桨声灯影所倾倒;我曾眺望过武汉长江的烟波浩渺,为它的万里长江第一桥的如虹气势所折服;我曾泛舟在桂林的青螺柔波里,为它的秀水清透而沉醉。而我的故乡的河啊,却无时无刻不流淌在我的灵魂深处,它的一弯长镜里,何曾少了皎洁梨花的倒影,古朴温馨的堂屋,旗盘格里的窗花?少了暖暖的土炕,和土炕上盘着小脚的祖母,隔着一角玻璃窗盼归的眼神?

  我的故乡的有着柔曼轻纱的河啊,回响着吱吱呀呀古老水车的歌谣,映照着中国农民第一桥的辉煌与沧桑。这汤汤的大河静静地流淌着,流着先祖羊皮筏子划过的悠悠岁月,流着树王树后六百年爱情故事的美丽与哀愁……

  我的梨花,绽放在寒冬的铁树上。我的河,流淌在古老的什字川堡的古巷里。这里是六百年的梨花村,凋敝的冬日,怎能少了梨花的影子?每年的农历正月初十,远方的游子,近村的乡亲,城里的游客,像洪流潮水,流淌在这乡村的河床上。铁芯子——这铁树上盛开的梨花,比春季的梨花还要灵动,比春季的梨花还要盛大。那童子的笑靥,可抵万千明珠,可消万古悲愁。它是农人拨动心底最柔软的琴弦,是引爆心灵狂欢的捻子,是开在历史长河里一朵别样的梨花,也是民俗文化里一朵永不凋谢的梨花!

  故鄉,是個多麽溫馨的詞彙,它是每個離鄉背井遊子的生命密碼,無論我們年輕時的出發多麽決絕,歸來的腳步卻無一例外地,變得那麽深情款款。自從呱呱墜地落入梨園深處,嗅着梨花香,看着梨花白,聽着梨花頌,我認識了我的梨花,生命就此詩意盎然,豐盈起來。

  我的梨花,裹着漠北的朔風,豪放在岑參邊塞詩的壯美裏——“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我的梨花,攜着唐風古韻,斷腸在白居易《長恨歌》的凄美裏——“玉容寂寞淚闌幹,梨花一枝春帶雨”;我的梨花,婉約在納蘭性德傷感襲人的清詞裏——“一别如斯,落盡梨花月又西”;我的梨花,焚燒在元稹給他亡妻的吊唁詩裏——尋常百種花齊發,偏摘梨花與白人;我的梨花啊,盛開在《大唐貴妃》的京戲裏,碾落在安史之亂馬嵬坡的泥土裏。“梨花開,春帶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隻爲一人去,長恨一曲千古思”……我的梨花,是天長地久的至愛化身,是無法傾訴的知音絕弦,是凄婉斷腸的愛情離殇!

  我故鄉的梨花,讓我一往情深的梨花,開在明洪武年的春天裏,開在我的先祖魏貴以及世代躬耕隴畝農人的辛勤汗珠裏。兒時的記憶裏,伫立魁星閣山巅,從南頭到北頭,目之所及,梨園像洶湧的雪海,一浪銜着一浪,像密實的雲層,一層擠着一層。簡潔明了的花瓣,微微翕動,像梨花仙子的唇,讓人傾心,讓人動容。它吐着芬芳,含着嬌羞,玉影搖曳,漂白了紅塵,洗去了鉛華,淡泊了心志。我的高潔的梨花,不貪戀南方旖旎的風光,毅然決然地跋山涉水,落腳我的窮鄉僻壤,在這西北荒涼的苦寒之地,帶着天然的雅緻與蒼勁的體式,孤傲地擎起一川清麗的芳姿,灑下一路淡雅的清香。它月兒一樣的純潔皎白,就是對老梨樹最高的禮贊!當人們贊歎着梨樹的古老,欣賞着枝葉的繁茂,隻有它深深懂得,經曆了數百年風霜雷擊的老梨樹挺到如今,有多難,有多苦,有多痛!”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幹兮。河水清且漣猗……”我仿佛聽到了坎坎伐木的聲音,棵棵梨樹倒下的呻吟,我的曾被呵護備至視若命根的老梨樹啊,正在風雨飄搖中無助的歎息……我的梨花,枕水而生,臨水而逝。最是風起雲湧,雨落梨園時,枝枝梨花春帶雨。那飄飛的花瓣,在空中憂傷的話别,爲老梨樹綻放最後的絕美,讓人痛悟一場生命的祭奠。

  梨花,讓我心心念念的梨花,是魏園神秘的圖騰,是魏姓的精神意象。梨花的冰雪無瑕,溫潤如玉,高潔神聖,有着不容妥協,難以亵渎的氣韻。梨花之美,是無法揮之即去的美,也是無法釋懷難以排遣的美。它停留在時光裏,停留在大大小小的村落裏,梨花被吟誦多少年,魏姓就被呼喚多少年。“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它是儒家思想根植在姓氏文化裏的烙印。走近梨花村,都是同根生,大小石頭都姓魏,滿園的梨花也姓魏。朋友圈裏,一看“雪梨花”、“老梨樹”、“香雪海”“梨花雨”這樣的網名,你就有種本能的親近。“友成孟思,一時長居。榮華富貴,學至周孔。萬世相傳,禮樂文章”……魏園是我們的遺傳基因,是鄉裏鄉親團結凝聚的紐帶,我的端莊的梨花,理所當然地充當了和諧文明的使者,魏園姓氏文化的形象代言人。

  梨花,也盛開在梨園深處的鼓子裏。鼓子的戲台,冬閑搭在鄉親的堂屋裏,春天搭在梨花盛開的梨園裏。一架揚琴,兩把三弦,四五個農人,陣仗不大,就是一台像模像樣的鼓子戲。老藝人的聲線,重腔重音,直上直下,不拐彎抹角,不拖泥帶水,激越豪放,蒼勁粗犷,多像我淳樸敦厚的父老鄉親!無論冬閑還是農忙,也要吼上幾嗓子,将農人的悲苦曠達,濃縮在高亢鄉土的老腔古韻裏。

  我曾徜徉在六朝金粉的秦淮河畔,爲它的槳聲燈影所傾倒;我曾眺望過武漢長江的煙波浩渺,爲它的萬裏長江第一橋的如虹氣勢所折服;我曾泛舟在桂林的青螺柔波裏,爲它的秀水清透而沉醉。而我的故鄉的河啊,卻無時無刻不流淌在我的靈魂深處,它的一彎長鏡裏,何曾少了皎潔梨花的倒影,古樸溫馨的堂屋,旗盤格裏的窗花?少了暖暖的土炕,和土炕上盤着小腳的祖母,隔着一角玻璃窗盼歸的眼神?

  我的故鄉的有着柔曼輕紗的河啊,回響着吱吱呀呀古老水車的歌謠,映照着中國農民第一橋的輝煌與滄桑。這湯湯的大河靜靜地流淌着,流着先祖羊皮筏子劃過的悠悠歲月,流着樹王樹後六百年愛情故事的美麗與哀愁……

  我的梨花,綻放在寒冬的鐵樹上。我的河,流淌在古老的什字川堡的古巷裏。這裏是六百年的梨花村,凋敝的冬日,怎能少了梨花的影子?每年的農曆正月初十,遠方的遊子,近村的鄉親,城裏的遊客,像洪流潮水,流淌在這鄉村的河床上。鐵芯子——這鐵樹上盛開的梨花,比春季的梨花還要靈動,比春季的梨花還要盛大。那童子的笑靥,可抵萬千明珠,可消萬古悲愁。它是農人撥動心底最柔軟的琴弦,是引爆心靈狂歡的撚子,是開在曆史長河裏一朵别樣的梨花,也是民俗文化裏一朵永不凋謝的梨花!

当前文章链接:我的梨花我的河(https://m.cw58.cn/meiwen/jingdian/56620.html)
标签:美文经典美文

推荐美文

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