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断无人区(节选)

摘抄网美文经典美文

情断无人区(节选)

美文网天都神王围观:更新时间:02-03 08:30

情断无人区(节选)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情断无人区(节选)

  一九五九年春天,我所在的汽车团参加了平息西藏叛乱的战勤运输。那是一段让人回忆起来心里发烫的日子,我们的轮胎咬着青藏公路上的石子,昼夜不息地奔驰,路面上从早到晚迸着火星。

  那天,我刚把一车战备物资卸在拉萨西郊兵站,排长李黑子就通知我:待命。准备马上出车。

  一小时后,我的车运载着一车俘虏碾过了拉萨河上的木桥。出了拉萨八十公里,便是羊八井兵站。按原计划我们要在此地检查车辆,因为有散匪骚扰,我没停车,继续挂上高速挡飞速赶路。就在这时,突然蹦出一个人,站在公路当中拦车。

  我点了一脚刹车,停驶。拦车者是个藏族姑娘。我心里涌上几分火气,摇下了车门玻璃,谁知还没等我开口,她就说了话:对不起!我要看看我的阿爸。

  她的汉话讲得如此流畅、准确,令我吃惊。只是,她的阿爸是谁我并不知道!

  她指了指车上面。我马上明白了,她的阿爸是个俘虏!我的心不由得抽搐了一下,真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件敏感而棘手的事情。

  坐在我车上的副连长显得很沉着地下了车,一脸遇事不慌、胸有成竹的稳重。他和拦车人搭上了话:大姐,我是车队的负责人,你有什么事请跟我讲。

  藏族姑娘彬彬有礼地一手提了提藏袍,一手放在胸口,嘴里念了几句祈祷的话,然后对副连长说:我希望能看到你答应我提出的这么一点要求。说罢,她再次指了指车厢里的俘虏。

  副连长明显地为难了,但是他收起了准备摊开表示无可奈何的双手,只是望着对方。

  姑娘又说:难道做女儿的看阿爸一眼也算苛刻的要求吗?

  副连长只能这样安慰她:请你放心,我们会按政策对待他们的。等一切有了妥善安置,你的阿爸会和家里通信的

  她打断了副连长的话:不,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怀疑,可是我不想那么远了。我现在只求你一件事,让我和他说最后一句话。我的阿爸犯下了佛祖不可饶恕的罪,我要和他讲我这一生说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为什么要这样悲观呢?他如果改造好了,仍然可以回到你和家人身边的。

  不,不是这个意思。你就让我和阿爸讲一句话吧!

  这时,车厢的俘虏群里突然有个人挣脱着绳索的羁绊,叫了一声:拉姆!站在车厢后角处的哨兵立即制止了他,他又不敢动了。我看了那俘虏一眼,他穿着十分讲究的藏袍,狐皮大帽遮着方而大的脸庞,一双眉毛像碳素描出来特黑特粗。不用说他就是姑娘的阿爸了。

  姑娘再次提出,她要和阿爸讲话。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分儿上,副连长便果断地对她说: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可是,我必须知道你对你阿爸说的那句话是什么。

  姑娘稍稍沉思一下,答复道:不但你可以知道我要说的话,大家都可以知道。

  说着,她朝前迈一步,冲着车上刚才那个挣扎的俘虏说:阿爸,你再也见不到你的女儿了!

  说罢,她就离开公路,拼命地向路边跑去。那儿是一片覆盖着积雪的草原。

  藏北无人区。

  这时,早春的一阵风雪突然飞卷而来,遮没了她的身影,也遮没了我的汽车。

  我的心里压上了一块重石。汽车重新开动后,我对副连长说:看来,那姑娘要寻短见了。也是,阿爸当了叛匪又成了俘虏,她哪有脸见人?

  副连长摇摇头:我看不像。

  不像?那么你说她要干什么去?

  不知道。反正,她不像寻短见。

  我没有再问。车轮碾在公路上沙沙的声音有节奏地反弹着。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拦车的藏族姑娘。当时和现在,我始终认为她是一位长得相当漂亮的藏家女孩。我曾多次对别人这样说过:天哪,我万万没有想到在拉萨河谷竟然还有这么一位相貌出众的美女

  当她冷不丁地出现在我车前时,我只急于刹车,手忙脚乱,心不在焉,根本顾不上留意她。车停后,在副连长和她搭话的当儿,我这才细读了她。

  她穿一件镶着黑边的深红色平绒夹藏袍,袍边上的提花字是藏文扎西德勒,意思是吉祥如意。披一块绿缎披肩,一条二指宽的黑带紧束腰间,这使她本来就修长的身段越发苗条。她的脸色白洁细腻,散放着淡淡的玉质光芒。丰满湿润的嘴唇缝隙间露着非常洁净的牙齿。那一对眼睛黑白两色格外分明。我永远记着的是她的那双合脚、美观的藏靴,给她平添了更多的美丽,使人觉得这双藏靴只能穿在她的脚上,才能在男性面前显示出魅力。

  像我遇到的其他藏胞一样,她的一只臂膀露在长袍外,那只臂膀轻柔如水

  我心里暗想:西藏的水土竟能滋养出这么一个活脱脱的美人!

  世间有些事情的结局常常是出乎人们意料地离奇。你明明被严寒冻得浑身筛糠,但是最后你被送进医院的理由是中了暑;原本渺茫陌生的一个站在地平线上的人,一夜间成了与你朝夕相处的亲人。

  摘自解放军文艺出版社《藏地兵书》

  王宗仁

  一九五九年春天,我所在的汽車團參加了平息西藏叛亂的戰勤咻敗D鞘且欢巫屓嘶貞浧饋硇难Y發燙的日子,我們的輪胎咬着青藏公路上的石子,晝夜不息地奔馳,路面上從早到晚迸着火星。

  那天,我剛把一車戰備物資卸在拉薩西郊兵站,排長李黑子就通知我:待命。準備馬上出車。

  一小時後,我的車咻d着一車俘虜碾過了拉薩河上的木橋。出了拉薩八十公裏,便是羊八井兵站。按原計劃我們要在此地檢查車輛,因爲有散匪騷擾,我沒停車,繼續挂上高速擋飛速趕路。就在這時,突然蹦出一個人,站在公路當中攔車。

  我點了一腳刹車,停駛。攔車者是個藏族姑娘。我心裏湧上幾分火氣,搖下了車門玻璃,誰知還沒等我開口,她就說了話:對不起!我要看看我的阿爸。

  她的漢話講得如此流暢、準确,令我吃驚。隻是,她的阿爸是誰我并不知道!

  她指了指車上面。我馬上明白了,她的阿爸是個俘虜!我的心不由得抽搐了一下,真不知該如何處理這件敏感而棘手的事情。

  坐在我車上的副連長顯得很沉着地下了車,一臉遇事不慌、胸有成竹的穩重。他和攔車人搭上了話:大姐,我是車隊的負責人,你有什麽事請跟我講。

  藏族姑娘彬彬有禮地一手提了提藏袍,一手放在胸口,嘴裏念了幾句祈兜脑挘会釋Ω边B長說:我希望能看到你答應我提出的這麽一點要求。說罷,她再次指了指車廂裏的俘虜。

  副連長明顯地爲難了,但是他收起了準備攤開表示無可奈何的雙手,隻是望着對方。

  姑娘又說:難道做女兒的看阿爸一眼也算苛刻的要求嗎?

  副連長隻能這樣安慰她:請你放心,我們會按政策對待他們的。等一切有了妥善安置,你的阿爸會和家裏通信的

  她打斷了副連長的話:不,你說的這些我都不懷疑,可是我不想那麽遠了。我現在隻求你一件事,讓我和他說最後一句話。我的阿爸犯下了佛祖不可饒恕的罪,我要和他講我這一生說給他的最後一句話。

  爲什麽要這樣悲觀呢?他如果改造好了,仍然可以回到你和家人身邊的。

  不,不是這個意思。你就讓我和阿爸講一句話吧!

  這時,車廂的俘虜群裏突然有個人掙脫着繩索的羁絆,叫了一聲:拉姆!站在車廂後角處的哨兵立即制止了他,他又不敢動了。我看了那俘虜一眼,他穿着十分講究的藏袍,狐皮大帽遮着方而大的臉龐,一雙眉毛像碳素描出來特黑特粗。不用說他就是姑娘的阿爸了。

  姑娘再次提出,她要和阿爸講話。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分兒上,副連長便果斷地對她說: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可是,我必須知道你對你阿爸說的那句話是什麽。

  姑娘稍稍沉思一下,答複道:不但你可以知道我要說的話,大家都可以知道。

  說着,她朝前邁一步,沖着車上剛才那個掙紮的俘虜說:阿爸,你再也見不到你的女兒了!

  說罷,她就離開公路,拼命地向路邊跑去。那兒是一片覆蓋着積雪的草原。

  藏北無人區。

  這時,早春的一陣風雪突然飛卷而來,遮沒了她的身影,也遮沒了我的汽車。

  我的心裏壓上了一塊重石。汽車重新開動後,我對副連長說:看來,那姑娘要尋短見了。也是,阿爸當了叛匪又成了俘虜,她哪有臉見人?

  副連長搖搖頭:我看不像。

  不像?那麽你說她要幹什麽去?

  不知道。反正,她不像尋短見。

  我沒有再問。車輪碾在公路上沙沙的聲音有節奏地反彈着。我的眼前又浮現出了那個攔車的藏族姑娘。當時和現在,我始終認爲她是一位長得相當漂亮的藏家女孩。我曾多次對别人這樣說過:天哪,我萬萬沒有想到在拉薩河谷竟然還有這麽一位相貌出械拿琅

  當她冷不丁地出現在我車前時,我隻急于刹車,手忙腳亂,心不在焉,根本顧不上留意她。車停後,在副連長和她搭話的當兒,我這才細讀了她。

  她穿一件鑲着黑邊的深紅色平絨夾藏袍,袍邊上的提花字是藏文紮西德勒,意思是吉祥如意。披一塊綠緞披肩,一條二指寬的黑帶緊束腰間,這使她本來就修長的身段越發苗條。她的臉色白潔細膩,散放着淡淡的玉質光芒。豐滿濕潤的嘴唇縫隙間露着非常潔淨的牙齒。那一對眼睛黑白兩色格外分明。我永遠記着的是她的那雙合腳、美觀的藏靴,給她平添了更多的美麗,使人覺得這雙藏靴隻能穿在她的腳上,才能在男性面前顯示出魅力。

  像我遇到的其他藏胞一樣,她的一隻臂膀露在長袍外,那隻臂膀輕柔如水

  我心裏暗想:西藏的水土竟能滋養出這麽一個活脫脫的美人!

  世間有些事情的結局常常是出乎人們意料地離奇。你明明被嚴寒凍得渾身篩糠,但是最後你被送進醫院的理由是中了暑;原本渺茫陌生的一個站在地平線上的人,一夜間成了與你朝夕相處的親人。

  摘自解放軍文藝出版社《藏地兵書》

  王宗仁

当前文章链接:情断无人区(节选)(https://m.cw58.cn/meiwen/jingdian/43122.html)
标签:文苑经典美文拉萨俘虏

推荐美文

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