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丈夫打工

摘抄网美文经典美文

不为丈夫打工

赴仙令围观:更新时间:03-17 17:58

不为丈夫打工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不为丈夫打工

  两周前,一个星期天的晚上,我做完了家务,坐在了丈夫马克身边。我的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等他告诉我需要做些什么,第二天早上我要开始为他工作。
  
  马克是个心血管医生,自己开着一家规模不大的医院。他之前的秘书离职了,要我去填补这个空缺。我是个作家,所以他认为我应该具备当秘书的能力。为避免争吵,我们有各自的银行账户。我比较讲究,而马克很节俭,总是买二手衣服穿。所以,当他说他会付我可观的工资时,我怎么能拒绝呢?
  
  “说吧,我的工作职责是什么?”我诚恳地问道。我当时很渴望到他的医院上班。想到每星期进入他的世界几个小时,我就很高兴。
  
  “你负责接电话,安排病人就诊和收费,还要给我定一个时间表。”
  
  “怎样收费呢?”我问。
  
  “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回答。
  
  回想起这些,我应该当时就拒绝这个提议。昨晚,到医院上班两星期后,我睡在家中的客房里,回忆起上班前的美好时光。我曾以为我的婚姻是完美的,我明白自己在其中的角色:让一个为了工作而忙碌的男人,过一种尽可能没有压力的生活。现在,我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并不令人羡慕的位置——给自己的丈夫打工。如果我说没有比这更糟的事情,请相信我。当然,我仍然爱我的丈夫,但我不爱这个专制的新老板,他会冲我大喊大叫,还责备我写不出某个专业术语。
  
  我发现自己很生气,但我怎能回击呢?作为一个妻子,我知道马克挺不容易的。他每天5点半起床,骑12英里自行车去上班。他一天忙到晚,有时,可能上午就得接诊40个病人。晚上7点,他才回到家,经常累得快虚脱了。因此,我一直努力做一个温柔的妻子。倘若他偶尔洗一次碗,我会非常惊喜,并不断地表示感谢。在家里,我是厨师和育儿师,另外,悄悄地说一下,在我和他的关系中,我通常是更主动的那个人。
  
  但在上班的第一个星期一,那个容易相处的我就不见了踪影。我发现自己很紧张,仿佛20几岁去面试时一样,但即使在那时,我也具备了当秘书的能力。我拿起电话跟马克医院的前台说“嗨”的时候,手就轻微发抖,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通话的前几分钟感觉尚好,接电话的那位女士很热情,她知道我刚刚接手秘书的工作,让我不用担心,说很快会上手的。然而,问题也一起来了。她问我:“你今天能发邮件给我们,告诉我们星期三的接诊名单吗?你有笔吗?”我回答:“有,我刚拿了一支。”这时候,我的嘴唇已经完全干了,几乎说不出话来。而桌子上的6支笔都写不出字来。我当时想,不如用笔尖将她的邮箱地址画在纸上,晚一点再拿到灯下仔细看。当那个女士说“再见”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疲惫。我不知道从哪里找到接诊名单。在马克给我的日记本上,有一些手写的、难以辨认的事项。
  
  前一天晚上我已经跟马克说了,我不知道怎样做得跟他的前任秘书一样好。马克向我保证,我可以按我自己的方式去做。他说:“奥利维亚,关于接诊名单,就是告诉我谁会到医院来看病和来的时间。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在那一刻,我觉得做这份接诊名单有如天大的事。马克已经向医院保证,我可以胜任秘书的工作,如果我做不好,我们都将成为笑柄。就在那时,电话响了。突然间,电话似乎成了让我害怕的东西。是不是有人打电话预约看病?但我的第一个“顾客”可爱得不得了,她告诉我,她的一个朋友向她推荐了马克。我很高兴,自豪地说:“是的,我是马克的妻子。你知道吗?如果他是我的医生,我会彻头彻尾地爱上他。”接着,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我意识到我的话很不专业——于是我告诉她,我不仅会发给她一封预约信,还会发一份地图过去。
  
  下午,我打开了业务专线应答机,然后去见马克的前秘书夏伦。夏伦的办公室非常整洁。她毕业于医学文秘专业,已经工作了25年。夏伦为我打印了一份我的职责清单,整整有两页。她告诉了我如何通过不同的健康保险公司计费。她说:“这份工作开始做时会有点复杂,但很快就会上手,现在一切都数字化了。”我伤心地说:“我最怕‘数字化’,我到现在都不敢买数码相机。”
  
  我对马克让我做他的秘书开始感到生气,这天晚上,我几乎气得不怎么说话。做了7个小时手术后的马克也疲惫不堪,也开始不习惯他的新妻子——他的女秘书。他说:“我不敢相信你只做了一点事就变成这样。”我什么也没说,在他面前跺了一下脚,就去厨房做饭。
  
  星期三早上,我和马克一起看病人来信时,我们有了一段温存的时光。但到晚上,看到我有些词拼不出来时,他就不高兴起来。那天晚上他一直写信到10点半,第二天早上6点时,他让我给他校对。我起床后开始看,问他怎样写“phlebosclerotherapy”(静脉造影术)这个词。他冲我大嚷,那是我们婚后他第一次发脾气,他说我愚蠢得让他吃惊。
  
  当我拿着那些信让他签名时,他找不到一支可以用的笔,把笔一支支地扔到了房间的那头,大嚷说:“为什么你要留这些笔?都扔到垃圾桶里去!”更糟糕的还在后面。他要我粉碎一些保密文件,我跟他说我们没有碎纸机,但告诉他我有一个处理私密文件的好办法。我把文件放进了垃圾桶,然后从冰箱里找了一些剩汤倒在了上面。他大声质问我:“你在做什么?!”我反驳道:“这个办法很好啊,没有人会从发馊的汤水里翻找东西。”他冷冷地回答:“我带去办公室好了,他们会帮我粉碎这些文件的。”
  
  星期四,我内疚地离开办公室,同几个老友一起共进午餐。当她们问我为什么我看起来不快乐时,我能说的只是:我在为马克工作。她们齐声道:“你疯了吗?”她们中有两个也曾为丈夫工作过,她们郑重其事地对我说:“不要再给丈夫打工了。”晚上,我跟马克说了朋友们的反应,他没有理睬我。
  
  第一周周末,我们一起出门,他叫我不要提工作上的事。我也没有想那些,把所有跟工作有关的焦虑都抛在脑后,跟他一起坐在海滩上,注视着远方。第二个星期的周末,我的电脑上装了微软办公软件,我弄懂了模板。我明白了,很多事情不得不靠自己,问马克太多也没用,因为他也不是什么都懂。
  
  事实上,他也发现了我的变化。昨晚晚饭时他问我:“我发现你憔悴了,压力太大了吗?还是你正在变老?”当时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女人们,记住,无论多爱你的丈夫,在他成为你的老板前,一定要三思。  

  兩周前,一個星期天的晚上,我做完了家務,坐在了丈夫馬克身邊。我的膝蓋上放着筆記本,等他告訴我需要做些什麽,第二天早上我要開始爲他工作。
  
  馬克是個心血管醫生,自己開着一家規模不大的醫院。他之前的秘書離職了,要我去填補這個空缺。我是個作家,所以他認爲我應該具備當秘書的能力。爲避免争吵,我們有各自的銀行賬戶。我比較講究,而馬克很節儉,總是買二手衣服穿。所以,當他說他會付我可觀的工資時,我怎麽能拒絕呢?
  
  “說吧,我的工作職責是什麽?”我諔┑貑柕馈N耶敃r很渴望到他的醫院上班。想到每星期進入他的世界幾個小時,我就很高興。
  
  “你負責接電話,安排病人就院褪召M,還要給我定一個時間表。”
  
  “怎樣收費呢?”我問。
  
  “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回答。
  
  回想起這些,我應該當時就拒絕這個提議。昨晚,到醫院上班兩星期後,我睡在家中的客房裏,回憶起上班前的美好時光。我曾以爲我的婚姻是完美的,我明白自己在其中的角色:讓一個爲了工作而忙碌的男人,過一種盡可能沒有壓力的生活。現在,我發現自己處于一個并不令人羨慕的位置——給自己的丈夫打工。如果我說沒有比這更糟的事情,請相信我。當然,我仍然愛我的丈夫,但我不愛這個專制的新老板,他會沖我大喊大叫,還責備我寫不出某個專業術語。
  
  我發現自己很生氣,但我怎能回擊呢?作爲一個妻子,我知道馬克挺不容易的。他每天5點半起床,騎12英裏自行車去上班。他一天忙到晚,有時,可能上午就得接40個病人。晚上7點,他才回到家,經常累得快虛脫了。因此,我一直努力做一個溫柔的妻子。倘若他偶爾洗一次碗,我會非常驚喜,并不斷地表示感謝。在家裏,我是廚師和育兒師,另外,悄悄地說一下,在我和他的關系中,我通常是更主動的那個人。
  
  但在上班的第一個星期一,那個容易相處的我就不見了蹤影。我發現自己很緊張,仿佛20幾歲去面試時一樣,但即使在那時,我也具備了當秘書的能力。我拿起電話跟馬克醫院的前台說“嗨”的時候,手就輕微發抖,我不知道爲什麽會這樣。但通話的前幾分鍾感覺尚好,接電話的那位女士很熱情,她知道我剛剛接手秘書的工作,讓我不用擔心,說很快會上手的。然而,問題也一起來了。她問我:“你今天能發郵件給我們,告訴我們星期三的接悦麊螁幔磕阌泄P嗎?”我回答:“有,我剛拿了一支。”這時候,我的嘴唇已經完全幹了,幾乎說不出話來。而桌子上的6支筆都寫不出字來。我當時想,不如用筆尖将她的郵箱地址畫在紙上,晚一點再拿到燈下仔細看。當那個女士說“再見”的時候,我已經有些疲憊。我不知道從哪裏找到接悦麊巍T隈R克給我的日記本上,有一些手寫的、難以辨認的事項。
  
  前一天晚上我已經跟馬克說了,我不知道怎樣做得跟他的前任秘書一樣好。馬克向我保證,我可以按我自己的方式去做。他說:“奧利維亞,關于接悦麊危褪歉嬖V我誰會到醫院來看病和來的時間。沒什麽大不了的。”
  
  但在那一刻,我覺得做這份接悦麊斡腥缣齑蟮氖隆qR克已經向醫院保證,我可以勝任秘書的工作,如果我做不好,我們都将成爲笑柄。就在那時,電話響了。突然間,電話似乎成了讓我害怕的東西。是不是有人打電話預約看病?但我的第一個“顧客”可愛得不得了,她告訴我,她的一個朋友向她推薦了馬克。我很高興,自豪地說:“是的,我是馬克的妻子。你知道嗎?如果他是我的醫生,我會徹頭徹尾地愛上他。”接着,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我意識到我的話很不專業——于是我告訴她,我不僅會發給她一封預約信,還會發一份地圖過去。
  
  下午,我打開了業務專線應答機,然後去見馬克的前秘書夏倫。夏倫的辦公室非常整潔。她畢業于醫學文秘專業,已經工作了25年。夏倫爲我打印了一份我的職責清單,整整有兩頁。她告訴了我如何通過不同的健康保險公司計費。她說:“這份工作開始做時會有點複雜,但很快就會上手,現在一切都數字化了。”我傷心地說:“我最怕‘數字化’,我到現在都不敢買數碼相機。”
  
  我對馬克讓我做他的秘書開始感到生氣,這天晚上,我幾乎氣得不怎麽說話。做了7個小時手術後的馬克也疲憊不堪,也開始不習慣他的新妻子——他的女秘書。他說:“我不敢相信你隻做了一點事就變成這樣。”我什麽也沒說,在他面前跺了一下腳,就去廚房做飯。
  
  星期三早上,我和馬克一起看病人來信時,我們有了一段溫存的時光。但到晚上,看到我有些詞拼不出來時,他就不高興起來。那天晚上他一直寫信到10點半,第二天早上6點時,他讓我給他校對。我起床後開始看,問他怎樣寫“phlebosclerotherapy”(靜脈造影術)這個詞。他沖我大嚷,那是我們婚後他第一次發脾氣,他說我愚蠢得讓他吃驚。
  
  當我拿着那些信讓他簽名時,他找不到一支可以用的筆,把筆一支支地扔到了房間的那頭,大嚷說:“爲什麽你要留這些筆?都扔到垃圾桶裏去!”更糟糕的還在後面。他要我粉碎一些保密文件,我跟他說我們沒有碎紙機,但告訴他我有一個處理私密文件的好辦法。我把文件放進了垃圾桶,然後從冰箱裏找了一些剩湯倒在了上面。他大聲質問我:“你在做什麽?!”我反駁道:“這個辦法很好啊,沒有人會從發馊的湯水裏翻找東西。”他冷冷地回答:“我帶去辦公室好了,他們會幫我粉碎這些文件的。”
  
  星期四,我内疚地離開辦公室,同幾個老友一起共進午餐。當她們問我爲什麽我看起來不快樂時,我能說的隻是:我在爲馬克工作。她們齊聲道:“你瘋了嗎?”她們中有兩個也曾爲丈夫工作過,她們鄭重其事地對我說:“不要再給丈夫打工了。”晚上,我跟馬克說了朋友們的反應,他沒有理睬我。
  
  第一周周末,我們一起出門,他叫我不要提工作上的事。我也沒有想那些,把所有跟工作有關的焦慮都抛在腦後,跟他一起坐在海灘上,注視着遠方。第二個星期的周末,我的電腦上裝了微軟辦公軟件,我弄懂了模板。我明白了,很多事情不得不靠自己,問馬克太多也沒用,因爲他也不是什麽都懂。
  
  事實上,他也發現了我的變化。昨晚晚飯時他問我:“我發現你憔悴了,壓力太大了嗎?還是你正在變老?”當時我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女人們,記住,無論多愛你的丈夫,在他成爲你的老板前,一定要三思。  

当前文章链接:不为丈夫打工(https://m.cw58.cn/meiwen/jingdian/426119.html)
标签:工作晚上我发现打工早上

推荐美文

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