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婚姻的岔路口

摘抄网美文经典美文

走在婚姻的岔路口

雕龙刻凤围观:更新时间:03-24 18:01

走在婚姻的岔路口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走在婚姻的岔路口

  周五下午,韩铭提前从外地回来了。王瑾一接到他的电话,就兴奋地大喊,“太好了,总算有人陪我去看电影了。”
  
  韩铭还来不及说什么,王瑾就挂了电话,他叹了口气。这半个多月,他和同事们在外地出差,每天加班加点,他都累得快散架了,现在只想大睡一天一夜,实在没有精神出去看什么电影。
  
  那天的电影是王瑾爱看的文艺片,画面阴郁,调子缓慢,连配乐都很催眠,他坚持了没多久,眼前的影像就慢慢模糊了。后来,大腿上一阵尖锐的疼痛,他一睁眼,王瑾正恶狠狠地拿眼神剜他,他只得打起精神,死死盯着大屏幕。晚上回到家,王瑾的气还没消,“韩铭,你对我是越来越敷衍了。你追我的时候还说最喜欢文艺片呢!”韩名心里苦笑,但还是装出恭顺的态度,连连认错。她愿意念叨就念叨吧,谁让他娶了个比自己小7岁的老婆呢,她要发起火来,还得自己哄啊。
  
  第二天周末,王瑾要给韩铭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陪她逛街。韩铭没答应,他需要先去公司,把出差的材料汇总一下,向老板汇报工作。王瑾不相信,她一脸深意地敲打他,“别是急着去见公司里的什么人吧?”韩铭忙完工作,刚要下班,发现工作群里几个同事晒了堵车的图片,“刚出来就堵了,没出门的兄弟们先别上路。”韩铭就又耽搁了一会,他打开手机,看了看实时路况,紫红的颜色开始慢慢变淡了,他才收拾东西下班,正巧碰到人资部的主管,“凡姐,一起走吧,捎你一段。”
  
  没想到刚坐进车子,系好安全带,就见王瑾不知从哪里扑了过来,她一把打开车门,“哟,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学狐狸精当小三呢?”旁边跟着她的闺蜜,在一边拍着视频。韩铭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耍泼的王瑾控制住。凡姐的头发都被抓乱了,韩铭赶紧给她拦了辆车,先让她离开现场。王瑾拼命挣扎着,“韩铭,你还向着那个狐狸精,我跟你离婚!”韩铭气得咬牙切齿,“你最好想清楚,离婚可不像分手,说复合就能复合。”
  
  2
  
  当晚,王瑾了解到内情,知道自己错怪了韩铭,她当时气就消了,讪笑着凑过去,“对不起了,亲爱的,我是因为太爱你了。要不然,我跟你一起去给凡姐道歉吧,要杀要剐都随她,只要她能出这口气。”
  
  韩铭并没像以往那样,轻易接受她的认错态度,他一晚上没理她,把几张纸拍在她面前,然后把自己的被子搬去了次卧。王瑾打开一看,竟然是离婚协议书,财产他都全分配好了,房子和车一人一半,已经算是很便宜她了。协议书一式两份,他的名字都已经签好了。
  
  王瑾知道这次自己有点过分,她敲不开他的门,就坐在门外,唱起韩铭向她求婚时唱的那首歌,“想和你闹,想拥你入我怀抱,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韩铭躺在床上,听着王瑾的歌声,想起了他们谈恋爱时的甜蜜过往,但他硬起心肠,愣是没给她开门。
  
  他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没出校门的大学生。那天,王瑾被一辆车剐倒,她和车主吵起来,车主咬定她是碰瓷,偏巧那个地段又没有监控,人越围越多,车主煽动得围观的人们对王瑾议论纷纷。她气得小脸通红,眼里噙着泪花,冲着车门就踹了几脚,把自己从原本占理的一方,硬生生变成了理亏的那一方。
  
  后来,是韩铭帮她解了围。俩人谈起了恋爱,他是她的大叔,她是他的小妞,他们之间有过很多分歧,每次都是王瑾吵着闹着要分手,她的情绪来的快,去的更快,每次闹完了,气过了,又屁颠颠地跑去求复合。七年的年龄差距,让韩铭没办法跟她的任性较真。
  
  王瑾一毕业就嫁给了他,他爱她,宠她,向她承诺,她在他面前可以一辈子做个快乐的孩子。她年龄长了,心性却一点也没见成熟,结婚两年多了,还总是想让他保持热恋的温度也就罢了;不懂得心疼他、体谅他,他也能忍了;现在她居然变本加厉,闹到了他的公司里来了,让他在同事们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
  
  这次,他不想再迁就她了。
  
  3
  
  王瑾发现,韩铭这次是想动真格的了,她怎么撒娇都不管事,而且,他坚持睡在次卧,她半夜厚着脸皮过去蹭床,都被他撵了出来。下班时,她精神恍惚,在地铁里跟一个姑娘撞了个满怀,她本来心里就窝着一肚子火,对方的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她脑子一热就冲了上去。等警察来的时候,那姑娘脸上被她挠得一片红肿,而她的脚,也崴得不轻,钻心地疼。
  
  在派出所,两个姑娘还是吵个不停,警察只得让她们电话叫家属。那个姑娘显然是打给男朋友的。王瑾犹豫了一会,也只得给韩铭打了电话,他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有什么情绪。不一会,那姑娘的男朋友就来了,看到女友受伤的脸,立马心疼得不行,还说一定要严惩凶手,给他女朋友报仇。韩铭这边却一直没动静,协调不能进行,王瑾忍着,没再打电话催。
  
  那姑娘开始和男友腻歪,一会手冷要搓搓,一会脸疼要吹吹。连小警察都感觉出气氛的尴尬,告诉那男的可以先带女友去处理一下红肿的脸,那人思索片刻,“不行,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不能毁灭证据。”姑娘很是满意男友的智谋,得意地瞥了王瑾一眼,体验着对比的快乐。
  
  又过了很久,王瑾都快崩溃了,韩铭才裹着一身冷气进来。他不知从哪里买到了冰块,动作麻利地敷在她的脚踝上。她想制止他,“证据没有了怎么办?”他并不理会,“没有就没有了,总不能就这么疼着,你看都肿多高了。”这时,王瑾堵在心头的那口气终于吐了个干净,她主动向那姑娘道了歉,还主动提出,可以承担对方的医药费。
  
  韩铭背着她先去了门诊,处理完伤口,又背她回家。王瑾趴在他背上,忍了很久的眼泪才流下来,期期艾艾地开了口,“你是不是还挺心疼我的?”韩铭半天没说话,叹了口气,“以后别那么冲动了,没有我在身边了,要照顧好自己。”听了这话,王瑾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那天,王瑾在卧室里大哭,呜呜呜地,声音很大,穿透了两扇门,次卧的韩铭听得一清二楚。
  
  4
  
  过了没多久,韩铭每天很晚才回来,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一天,他在外面喝醉了酒,回来后一反常态,他趴在王瑾肩膀上,“我肩膀上长了个包,有挺长一段时间了,有可能是肿瘤。”王瑾从没见过他这样,她听到他声音里的哭腔,她心里有点慌,有点乱。第二天一早,王瑾就拉着韩铭去了医院,做了B超,医生说是脂肪瘤,没什么大事,做个门诊手术就可以了。他们跟医生定好了手术时间,那几天,王瑾一直在网上查注意事项,查术后恢复。
  
  手术那天,王瑾一直等在外面,二十多分钟后,护士把从韩铭身上切掉的东西拿出来,让她送去病理室。等她一路小跑回来的时候,韩铭刚从治疗室出来,他眼圈还红着。她问他,“是不是很疼啊?”一个脂肪瘤仿佛让韩铭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嗯,打了麻药也是疼的,缝了6针呢。”
  
  那几天,王瑾开车接送韩铭去换药,给他煮清淡的粥,学着煲鸽子汤,有利于他的伤口愈合。晚上临睡前,她还要催着韩铭吃消炎药。得了病的韩铭,什么都得让她操心,她觉得有点累,还有点莫名其妙的甜。
  
  韩铭足足虚弱了一个月,身体才恢复正常。两个人之间的危机,也因为这次的同舟共济不治而愈。王瑾心里还藏着点小委屈,“如果不是这场病,你是不是真想和我离婚了?”过了好一会,才听到韩铭说,“可能吧。”
  
  王瑾听了,狠狠拧了他一把。他抓住她的手,“病了我才知道,我还是离不开你,你可得好好对我负一辈子责任。”这些日子,王瑾没少受累,这会心里放松下来,不一会,就发出轻微的鼾声。黑暗中的韩铭偷偷笑了。其实,他早就知道自己得的是脂肪瘤,本来打算自己去医院做这个门诊手术的。后来,他转念一想,就变成了王瑾面前那个虚弱的形象。
  
  这些年,他心里抱怨她太过任性,却没想过,正是自己不断地忍让妥协,才让她没能适应新的身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婚姻中的责任。
  
  我们都曾在婚礼上发过誓言:无论贫穷富有、疾病健康,都会不离不弃。但,真爱也需要有智慧,当我们走到婚姻的岔路口,如果一味地躲避退让,只能让双方都疲累不堪。只有找到病因,施以良方,才能给爱找到新的出口。

  周五下午,韓銘提前從外地回來了。王瑾一接到他的電話,就興奮地大喊,“太好了,總算有人陪我去看電影了。”
  
  韓銘還來不及說什麽,王瑾就挂了電話,他歎了口氣。這半個多月,他和同事們在外地出差,每天加班加點,他都累得快散架了,現在隻想大睡一天一夜,實在沒有精神出去看什麽電影。
  
  那天的電影是王瑾愛看的文藝片,畫面陰郁,調子緩慢,連配樂都很催眠,他堅持了沒多久,眼前的影像就慢慢模糊了。後來,大腿上一陣尖銳的疼痛,他一睜眼,王瑾正惡狠狠地拿眼神剜他,他隻得打起精神,死死盯着大屏幕。晚上回到家,王瑾的氣還沒消,“韓銘,你對我是越來越敷衍了。你追我的時候還說最喜歡文藝片呢!”韓名心裏苦笑,但還是裝出恭順的态度,連連認錯。她願意念叨就念叨吧,誰讓他娶了個比自己小7歲的老婆呢,她要發起火來,還得自己哄啊。
  
  第二天周末,王瑾要給韓銘一個将功補過的機會,陪她逛街。韓銘沒答應,他需要先去公司,把出差的材料彙總一下,向老板彙報工作。王瑾不相信,她一臉深意地敲打他,“别是急着去見公司裏的什麽人吧?”韓銘忙完工作,剛要下班,發現工作群裏幾個同事曬了堵車的圖片,“剛出來就堵了,沒出門的兄弟們先别上路。”韓銘就又耽擱了一會,他打開手機,看了看實時路況,紫紅的顔色開始慢慢變淡了,他才收拾東西下班,正巧碰到人資部的主管,“凡姐,一起走吧,捎你一段。”
  
  沒想到剛坐進車子,系好安全帶,就見王瑾不知從哪裏撲了過來,她一把打開車門,“喲,都這麽一把年紀了,還學狐狸精當小三呢?”旁邊跟着她的閨蜜,在一邊拍着視頻。韓銘費了好大的勁,才把耍潑的王瑾控制住。凡姐的頭發都被抓亂了,韓銘趕緊給她攔了輛車,先讓她離開現場。王瑾拼命掙紮着,“韓銘,你還向着那個狐狸精,我跟你離婚!”韓銘氣得咬牙切齒,“你最好想清楚,離婚可不像分手,說複合就能複合。”
  
  2
  
  當晚,王瑾了解到内情,知道自己錯怪了韓銘,她當時氣就消了,讪笑着湊過去,“對不起了,親愛的,我是因爲太愛你了。要不然,我跟你一起去給凡姐道歉吧,要殺要剮都随她,隻要她能出這口氣。”
  
  韓銘并沒像以往那樣,輕易接受她的認錯态度,他一晚上沒理她,把幾張紙拍在她面前,然後把自己的被子搬去了次卧。王瑾打開一看,竟然是離婚協議書,财産他都全分配好了,房子和車一人一半,已經算是很便宜她了。協議書一式兩份,他的名字都已經簽好了。
  
  王瑾知道這次自己有點過分,她敲不開他的門,就坐在門外,唱起韓銘向她求婚時唱的那首歌,“想和你鬧,想擁你入我懷抱,上一秒紅着臉在争吵,下一秒轉身就能和好,在自由自在的空氣裏吵吵鬧鬧,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韓銘躺在床上,聽着王瑾的歌聲,想起了他們談戀愛時的甜蜜過往,但他硬起心腸,愣是沒給她開門。
  
  他認識她的時候,她還是個沒出校門的大學生。那天,王瑾被一輛車剮倒,她和車主吵起來,車主咬定她是碰瓷,偏巧那個地段又沒有監控,人越圍越多,車主煽動得圍觀的人們對王瑾議論紛紛。她氣得小臉通紅,眼裏噙着淚花,沖着車門就踹了幾腳,把自己從原本占理的一方,硬生生變成了理虧的那一方。
  
  後來,是韓銘幫她解了圍。倆人談起了戀愛,他是她的大叔,她是他的小妞,他們之間有過很多分歧,每次都是王瑾吵着鬧着要分手,她的情緒來的快,去的更快,每次鬧完了,氣過了,又屁颠颠地跑去求複合。七年的年齡差距,讓韓銘沒辦法跟她的任性較真。
  
  王瑾一畢業就嫁給了他,他愛她,寵她,向她承諾,她在他面前可以一輩子做個快樂的孩子。她年齡長了,心性卻一點也沒見成熟,結婚兩年多了,還總是想讓他保持熱戀的溫度也就罷了;不懂得心疼他、體諒他,他也能忍了;現在她居然變本加厲,鬧到了他的公司裏來了,讓他在同事們面前丢了這麽大的臉。
  
  這次,他不想再遷就她了。
  
  3
  
  王瑾發現,韓銘這次是想動真格的了,她怎麽撒嬌都不管事,而且,他堅持睡在次卧,她半夜厚着臉皮過去蹭床,都被他攆了出來。下班時,她精神恍惚,在地鐵裏跟一個姑娘撞了個滿懷,她本來心裏就窩着一肚子火,對方的嘴裏還不幹不淨的,她腦子一熱就沖了上去。等警察來的時候,那姑娘臉上被她撓得一片紅腫,而她的腳,也崴得不輕,鑽心地疼。
  
  在派出所,兩個姑娘還是吵個不停,警察隻得讓她們電話叫家屬。那個姑娘顯然是打給男朋友的。王瑾猶豫了一會,也隻得給韓銘打了電話,他在電話裏的聲音很平靜,聽不出有什麽情緒。不一會,那姑娘的男朋友就來了,看到女友受傷的臉,立馬心疼得不行,還說一定要嚴懲兇手,給他女朋友報仇。韓銘這邊卻一直沒動靜,協調不能進行,王瑾忍着,沒再打電話催。
  
  那姑娘開始和男友膩歪,一會手冷要搓搓,一會臉疼要吹吹。連小警察都感覺出氣氛的尴尬,告訴那男的可以先帶女友去處理一下紅腫的臉,那人思索片刻,“不行,事情沒有解決之前,不能毀滅證據。”姑娘很是滿意男友的智郑靡獾仄沉送蹊谎郏w驗着對比的快樂。
  
  又過了很久,王瑾都快崩潰了,韓銘才裹着一身冷氣進來。他不知從哪裏買到了冰塊,動作麻利地敷在她的腳踝上。她想制止他,“證據沒有了怎麽辦?”他并不理會,“沒有就沒有了,總不能就這麽疼着,你看都腫多高了。”這時,王瑾堵在心頭的那口氣終于吐了個幹淨,她主動向那姑娘道了歉,還主動提出,可以承擔對方的醫藥費。
  
  韓銘背着她先去了門裕幚硗陚冢直乘丶摇M蹊吭谒成希塘撕芫玫难蹨I才流下來,期期艾艾地開了口,“你是不是還挺心疼我的?”韓銘半天沒說話,歎了口氣,“以後别那麽沖動了,沒有我在身邊了,要照顧好自己。”聽了這話,王瑾的心一下子揪緊了。
  
  那天,王瑾在卧室裏大哭,嗚嗚嗚地,聲音很大,穿透了兩扇門,次卧的韓銘聽得一清二楚。
  
  4
  
  過了沒多久,韓銘每天很晚才回來,回來後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裏。
  
  一天,他在外面喝醉了酒,回來後一反常态,他趴在王瑾肩膀上,“我肩膀上長了個包,有挺長一段時間了,有可能是腫瘤。”王瑾從沒見過他這樣,她聽到他聲音裏的哭腔,她心裏有點慌,有點亂。第二天一早,王瑾就拉着韓銘去了醫院,做了B超,醫生說是脂肪瘤,沒什麽大事,做個門允中g就可以了。他們跟醫生定好了手術時間,那幾天,王瑾一直在網上查注意事項,查術後恢複。
  
  手術那天,王瑾一直等在外面,二十多分鍾後,護士把從韓銘身上切掉的東西拿出來,讓她送去病理室。等她一路小跑回來的時候,韓銘剛從治療室出來,他眼圈還紅着。她問他,“是不是很疼啊?”一個脂肪瘤仿佛讓韓銘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嗯,打了麻藥也是疼的,縫了6針呢。”
  
  那幾天,王瑾開車接送韓銘去換藥,給他煮清淡的粥,學着煲鴿子湯,有利于他的傷口愈合。晚上臨睡前,她還要催着韓銘吃消炎藥。得了病的韓銘,什麽都得讓她操心,她覺得有點累,還有點莫名其妙的甜。
  
  韓銘足足虛弱了一個月,身體才恢複正常。兩個人之間的危機,也因爲這次的同舟共濟不治而愈。王瑾心裏還藏着點小委屈,“如果不是這場病,你是不是真想和我離婚了?”過了好一會,才聽到韓銘說,“可能吧。”
  
  王瑾聽了,狠狠擰了他一把。他抓住她的手,“病了我才知道,我還是離不開你,你可得好好對我負一輩子責任。”這些日子,王瑾沒少受累,這會心裏放松下來,不一會,就發出輕微的鼾聲。黑暗中的韓銘偷偷笑了。其實,他早就知道自己得的是脂肪瘤,本來打算自己去醫院做這個門允中g的。後來,他轉念一想,就變成了王瑾面前那個虛弱的形象。
  
  這些年,他心裏抱怨她太過任性,卻沒想過,正是自己不斷地忍讓妥協,才讓她沒能适應新的身份,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婚姻中的責任。
  
  我們都曾在婚禮上發過誓言:無論貧窮富有、疾病健康,都會不離不棄。但,真愛也需要有智慧,當我們走到婚姻的岔路口,如果一味地躲避退讓,隻能讓雙方都疲累不堪。隻有找到病因,施以良方,才能給愛找到新的出口。

当前文章链接:走在婚姻的岔路口(https://m.cw58.cn/meiwen/jingdian/426065.html)
标签:那天晚上心疼发现工作

推荐美文

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