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最美的书写

摘抄网美文经典美文

最早最美的书写

美文閲读网悟空当年围观:更新时间:01-19 08:55

最早最美的书写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最早最美的书写

  汉字书法的练习,大概在许多人心中都有很深刻的印象。以我为例,童年时期跟兄弟姐妹在一起相处的时光,除了游玩嬉戏,竟然有一大部分时间是围坐在同一张桌子旁写毛笔字。

  写毛笔字从几岁开始?回想起来不十分清楚了。好像从懂事之初,三四岁开始,就正襟危坐,开始练字了。

  上、大、人,一些简单的汉字,用双钩红线描摹在九宫格的练习簿上。我小小的手,笔还拿不稳。父亲端来一张高凳,坐在我后面,用他的手握着我的手。我记忆很深,父亲很大的手掌包覆着我小小的手。毛笔笔锋,事实上是在父亲有力的大手控制下移动。我看着毛笔的黑墨,一点一滴,一笔一画,慢慢渗透填满红色双钩围成的轮廓。父亲的手非常有力气,非常稳。我偷偷感觉着父亲手掌心的温度,感觉着父亲在我脑后均匀平稳的呼吸。好像我最初书法课最深的记忆,并不只是写字,而是与父亲如此亲近的身体接触。

  一直有一个红线框成的界线存在,垂直于水平红线平均分割的九宫格,红色细线围成的字的轮廓。红色像一种界限,我手中毛笔的黑墨不能随性逾越红线轮廓的范围,九宫格使我学习界限、纪律、规矩。童年的书写,是最早对规矩的学习。规是曲线,矩是直线;规是圆,矩是方。大概只有汉字的书写学习里,包含了一生做人处事漫长的规矩的学习吧!学习直线的耿直,也学习曲线的婉转;学习方的端正,也学习圆的包容。

  最早的汉字书写学习,通常都包含着自己的名字。很慎重地,拿着笔,在纸上,一笔一画,写自己的名字。仿佛在写自己一生的命运,凝神屏息,不敢有一点大意。一笔写坏了,歪了、抖了,就要懊恼不已。我很羡慕别人的姓名笔画少、笔画简单。当时有个广播名人叫丁一,我羡慕了很久。

  名字的汉字书写,使学龄的儿童学习了不可抖的慎重,学习了不可歪的端正,学习了自己作为自己不可取代的自信。那时候忽然想起名字叫丁一的人,不知道他在儿时书写自己的名字,是否也有困扰,因为少到只有一根线,那是多么困难的书写;少到只有一根线,没有可以遗忘的笔画。

  长大以后写书法,最不敢写的字是上、大、人。因为笔画简单,不能有一点苟且,要从头慎重端正到底。

  大部分的人可能忘了儿童时书写名字的慎重端正,一丝不苟。随着年龄增长,随着签名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熟练,线条熟而滑。别人看到赞美说:你的签名好漂亮。但是自己忽然醒悟,原来距离儿时最初书写的谨慎、谦虚、端正,已经太远了。

  签名签得太多,签得太熟,其实是会心虚的。每次签名熟到了自己心虚的时候,回家就想静坐。舀一小勺水,看水在赭红砚石上滋润散开,离开溪水很久很久的石头仿佛忽然唤起了在河床里的记忆,被溪水滋润的记忆。我开始磨墨,松烟一层一层在水中散开,最细的树木燃烧后的微粒微尘,成为墨,成为一种透明的黑。每一次磨墨,都像是找回静定的呼吸的开始。磨掉急躁,磨掉心虚的慌张,磨掉杂念,知道磨才是心境上的踏实。我用毛笔濡墨时,那毫毛仿佛一一活了过来。笔锋触到纸,纸的纤维也被水渗透。很长的纤维,感觉得到像最微细血脉的毛吸现象,像一片树叶的叶脉,透着光,可以清楚知道养分输送到了哪里。那是汉字书写吗?或者,是我与自己相处最真实的一种仪式。

  许多年来,汉字书写,对于我,更像一种修行。

  蒋勋

  漢字書法的練習,大概在許多人心中都有很深刻的印象。以我爲例,童年時期跟兄弟姐妹在一起相處的時光,除了遊玩嬉戲,竟然有一大部分時間是圍坐在同一張桌子旁寫毛筆字。

  寫毛筆字從幾歲開始?回想起來不十分清楚了。好像從懂事之初,三四歲開始,就正襟危坐,開始練字了。

  上、大、人,一些簡單的漢字,用雙鈎紅線描摹在九宮格的練習簿上。我小小的手,筆還拿不穩。父親端來一張高凳,坐在我後面,用他的手握着我的手。我記憶很深,父親很大的手掌包覆着我小小的手。毛筆筆鋒,事實上是在父親有力的大手控制下移動。我看着毛筆的黑墨,一點一滴,一筆一畫,慢慢滲透填滿紅色雙鈎圍成的輪廓。父親的手非常有力氣,非常穩。我偷偷感覺着父親手掌心的溫度,感覺着父親在我腦後均勻平穩的呼吸。好像我最初書法課最深的記憶,并不隻是寫字,而是與父親如此親近的身體接觸。

  一直有一個紅線框成的界線存在,垂直于水平紅線平均分割的九宮格,紅色細線圍成的字的輪廓。紅色像一種界限,我手中毛筆的黑墨不能随性逾越紅線輪廓的範圍,九宮格使我學習界限、紀律、規矩。童年的書寫,是最早對規矩的學習。規是曲線,矩是直線;規是圓,矩是方。大概隻有漢字的書寫學習裏,包含了一生做人處事漫長的規矩的學習吧!學習直線的耿直,也學習曲線的婉轉;學習方的端正,也學習圓的包容。

  最早的漢字書寫學習,通常都包含着自己的名字。很慎重地,拿着筆,在紙上,一筆一畫,寫自己的名字。仿佛在寫自己一生的命撸衿料ⅲ桓矣幸稽c大意。一筆寫壞了,歪了、抖了,就要懊惱不已。我很羨慕别人的姓名筆畫少、筆畫簡單。當時有個廣播名人叫丁一,我羨慕了很久。

  名字的漢字書寫,使學齡的兒童學習了不可抖的慎重,學習了不可歪的端正,學習了自己作爲自己不可取代的自信。那時候忽然想起名字叫丁一的人,不知道他在兒時書寫自己的名字,是否也有困擾,因爲少到隻有一根線,那是多麽困難的書寫;少到隻有一根線,沒有可以遺忘的筆畫。

  長大以後寫書法,最不敢寫的字是上、大、人。因爲筆畫簡單,不能有一點苟且,要從頭慎重端正到底。

  大部分的人可能忘了兒童時書寫名字的慎重端正,一絲不苟。随着年齡增長,随着簽名次數越來越多,越來越熟練,線條熟而滑。别人看到贊美說:你的簽名好漂亮。但是自己忽然醒悟,原來距離兒時最初書寫的謹慎、謙虛、端正,已經太遠了。

  簽名簽得太多,簽得太熟,其實是會心虛的。每次簽名熟到了自己心虛的時候,回家就想靜坐。舀一小勺水,看水在赭紅硯石上滋潤散開,離開溪水很久很久的石頭仿佛忽然喚起了在河床裏的記憶,被溪水滋潤的記憶。我開始磨墨,松煙一層一層在水中散開,最細的樹木燃燒後的微粒微塵,成爲墨,成爲一種透明的黑。每一次磨墨,都像是找回靜定的呼吸的開始。磨掉急躁,磨掉心虛的慌張,磨掉雜念,知道磨才是心境上的踏實。我用毛筆濡墨時,那毫毛仿佛一一活了過來。筆鋒觸到紙,紙的纖維也被水滲透。很長的纖維,感覺得到像最微細血脈的毛吸現象,像一片樹葉的葉脈,透着光,可以清楚知道養分輸送到了哪裏。那是漢字書寫嗎?或者,是我與自己相處最真實的一種儀式。

  許多年來,漢字書寫,對于我,更像一種修行。

  蔣勳

当前文章链接:最早最美的书写(https://m.cw58.cn/meiwen/jingdian/41306.html)
标签:文苑经典美文汉字书法书写修行

推荐美文

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