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我逝去的韶世年华

摘抄网美文经典美文

追寻我逝去的韶世年华

神韵古迹围观:更新时间:11-12 17:21

追寻我逝去的韶世年华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追寻我逝去的韶世年华

拂晓时分,雨已经停了,雨后初霁,万物无不争吐光色,我打开开向竹林的窗,凭窗眺望被我丢弃许久的时光,竟想不到它能如此美丽。

算起我离家已三年了,一直奔走在外,每天起早贪黑,从未想过停下脚步认真的享受清晨,抬头仰望星空。现在却置身于如梦如幻的境地,不免勾起了一些关于家乡的情愫来。

家乡,一个收藏着我的开心与不开心的地方,一个用贫瘠土地记载了我祖辈的辛酸,用荒凉装饰着我祖辈的梦的地方,一个我拼命要逃离的地方。

我从未打量过它的容貌,有人说它是散落在地球上的珍珠,也有人说它是人间苦寻的世外桃源。直至今天,我才见到它的面貌,然却是我经历风雨后才莫然回首。其实,它只是一个将生活拒留在崇山峻岭之外地方。

这次回家,只是逗留,我已停不下脚步了。家乡,只是魂牵梦绕的名词。我已不能把它实实在在的触摸到了。

记得小时候,那时候还没有连环画,还没有动漫超人,唯一的记忆,便是在月夜嬉戏,在田间追赶,捏泥人,捕蜻蜓。在山涧中打柴。

不过,这些记载童年篇章的地方都业已不复存在了。我想,那一汪静静流淌在山涧的溪水应该还在吧!

那是我与表哥发现的,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与表哥捉石蛙来到那里,那夜月光姣好,我一眼就恋上了那里的清幽。之后经常去那捉虾、捉螃蟹,洗澡。那里不仅有我的喜怒哀乐,也写满了光阴的故事。

长大候,也没有时间花费在这一些无聊的事上了,且山路崎岖、陡峭,也不愿再去穿梭那些地方了,现在,那里该是荆棘遍布,路已不通了吧?

现在又行走在曾经熟悉的路上了,昨夜的雨使得山上的空气更加新鲜湿润,路的两旁长满松树和茶树,山路的一面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另一边是更高更大的山。乳白色的雾霭,萦绕在群山之中,弥漫了山与山的谷。像一汪用牛奶注满的湖,一座还没有从熟睡中醒来的山,像是鹏鸟的背,它的羽翼浸泡在湖中,不知道一会醒来它怎么“扶摇直上九万里”呢?

它的对面,是一段仿佛由神斧劈开的悬崖,此刻它已经沐浴在霞光下了,像是镀了金,阳光渐渐逼近雾湖。而太阳还没有从山的另一面跳出来,从山脊迸射出的光芒好似金线,迤逦在半空中,那边的松木杉树刚洗涤过,更显精神,不断吐出寒气。

穿过树林,便是一片平地,空阔而且优美,阳光比我早一步来到这里了,现在正到拾起草叶上的露珠,雾湖被阳光照的不安分了,涌动着、翻滚着,它汹涌要吞噬太阳,盘旋而上,阳光也越加强烈,最后晨雾雾败阵下来,前往山中藏匿去了。

谷底的一切清晰跃到眼底,我顺着小溪一路往下,此间没有古色古香的石阶,一路需要我披荆斩棘,裤管,衣袖已经被露水沾湿了,手上也被荆刺勾出几条血线。

雨后的天晴,溪水如流银一般,在阳光的投射下更白的耀眼,与之相应的声音那便是鸟语了,“林鸟喜晨开,”山中好不热闹。

雾已经消散得无踪影了,顺着溪流,极目而去。可以看得见很远,附势而上的白桦,翠绿逼人,在金黄色的薄纱下绽放生命的力量。

潭水在两山之间的半腰处,潭不大,十来平方,形状如桃,水清澈晶莹得好似碧玉,潭一旁是礁壁,礁壁有三米左右高,上面是松树林,一旁也是松林,临水生长的是几棵杂木。枝叶阴盖了三分之一潭水,在潭中投出的影如猛虎腾飞状。潭底是由大大小小的石头形成,有几个露出了水面,上面还有刚掉下的鸟屎。

我来迟了一步,不然就赶得上它对潭水倾诉钟情的一幕了。

潭边有浮起的枯枝败叶,是昨夜那场雨惹的祸,这儿没有谁来为她梳妆打扮,为之涂妆抹粉,在它身上,更多的是一种野性的美和朴实的优雅。

溪水注入潭中的落差不大,不过年年复复,那儿已被水磨得很光滑。没有很大的波纹,也没有振响山谷的声音。

潭中没有鱼,却有一群体型晶莹剔透的虾。游到哪里都一起。它们好像就是水一样。没有依靠水而游动。阳光直照到水底。飘在水面上的各色各样的叶片、枝条的影子映在水底的石头上,穿透叶子枝条的光线星星点点散落潭中,风随影移,在潭水中弹奏美妙的旋律。

我弯下腰去,双手捧住一鞠清水,本想掬入口中,却情不自禁的撒向半空。这是小时候我和表哥在这里的情景。戏水、摸虾,翻螃蟹、捉石蛙、捉放纸船。现已物是人非了。它在怎么幽静,却也浮不出过往的时光了,我在怎么放肆,也找不到流去的华光了。

闭上眼,趟在石头上享受阳光照在脸上,双脚泡在水中,聆听柔而又纯净的流水音,周遭是那么的静,静的那么深邃,可以听到山中鸟儿煽动翅膀的声音,一种亘古长存的尘外之音。幽谷中的碧空,洁净而且柔和,却翻寻不出幼时的乐章。

山谷里就我一个人,躺在深山最深处,幽谷最幽处,这里没有崇高的道德,也没有追名逐利的欲望,它离现实太远,离过去也太远了。

童年的记忆只剩浮影,我还需一个人走下去,那些逝去的韶世年华,是否能够追回?

拂曉時分,雨已經停了,雨後初霁,萬物無不争吐光色,我打開開向竹林的窗,憑窗眺望被我丢棄許久的時光,竟想不到它能如此美麗。

算起我離家已三年了,一直奔走在外,每天起早貪黑,從未想過停下腳步認真的享受清晨,擡頭仰望星空。現在卻置身于如夢如幻的境地,不免勾起了一些關于家鄉的情愫來。

家鄉,一個收藏着我的開心與不開心的地方,一個用貧瘠土地記載了我祖輩的辛酸,用荒涼裝飾着我祖輩的夢的地方,一個我拼命要逃離的地方。

我從未打量過它的容貌,有人說它是散落在地球上的珍珠,也有人說它是人間苦尋的世外桃源。直至今天,我才見到它的面貌,然卻是我經曆風雨後才莫然回首。其實,它隻是一個将生活拒留在崇山峻嶺之外地方。

這次回家,隻是逗留,我已停不下腳步了。家鄉,隻是魂牽夢繞的名詞。我已不能把它實實在在的觸摸到了。

記得小時候,那時候還沒有連環畫,還沒有動漫超人,唯一的記憶,便是在月夜嬉戲,在田間追趕,捏泥人,捕蜻蜓。在山澗中打柴。

不過,這些記載童年篇章的地方都業已不複存在了。我想,那一汪靜靜流淌在山澗的溪水應該還在吧!

那是我與表哥發現的,那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我與表哥捉石蛙來到那裏,那夜月光姣好,我一眼就戀上了那裏的清幽。之後經常去那捉蝦、捉螃蟹,洗澡。那裏不僅有我的喜怒哀樂,也寫滿了光陰的故事。

長大候,也沒有時間花費在這一些無聊的事上了,且山路崎岖、陡峭,也不願再去穿梭那些地方了,現在,那裏該是荊棘遍布,路已不通了吧?

現在又行走在曾經熟悉的路上了,昨夜的雨使得山上的空氣更加新鮮濕潤,路的兩旁長滿松樹和茶樹,山路的一面是連綿起伏的群山,另一邊是更高更大的山。乳白色的霧霭,萦繞在群山之中,彌漫了山與山的谷。像一汪用牛奶注滿的湖,一座還沒有從熟睡中醒來的山,像是鵬鳥的背,它的羽翼浸泡在湖中,不知道一會醒來它怎麽“扶搖直上九萬裏”呢?

它的對面,是一段仿佛由神斧劈開的懸崖,此刻它已經沐浴在霞光下了,像是鍍了金,陽光漸漸逼近霧湖。而太陽還沒有從山的另一面跳出來,從山脊迸射出的光芒好似金線,迤逦在半空中,那邊的松木杉樹剛洗滌過,更顯精神,不斷吐出寒氣。

穿過樹林,便是一片平地,空闊而且優美,陽光比我早一步來到這裏了,現在正到拾起草葉上的露珠,霧湖被陽光照的不安分了,湧動着、翻滾着,它洶湧要吞噬太陽,盤旋而上,陽光也越加強烈,最後晨霧霧敗陣下來,前往山中藏匿去了。

谷底的一切清晰躍到眼底,我順着小溪一路往下,此間沒有古色古香的石階,一路需要我披荊斬棘,褲管,衣袖已經被露水沾濕了,手上也被荊刺勾出幾條血線。

雨後的天晴,溪水如流銀一般,在陽光的投射下更白的耀眼,與之相應的聲音那便是鳥語了,“林鳥喜晨開,”山中好不熱鬧。

霧已經消散得無蹤影了,順着溪流,極目而去。可以看得見很遠,附勢而上的白桦,翠綠逼人,在金黃色的薄紗下綻放生命的力量。

潭水在兩山之間的半腰處,潭不大,十來平方,形狀如桃,水清澈晶瑩得好似碧玉,潭一旁是礁壁,礁壁有三米左右高,上面是松樹林,一旁也是松林,臨水生長的是幾棵雜木。枝葉陰蓋了三分之一潭水,在潭中投出的影如猛虎騰飛狀。潭底是由大大小小的石頭形成,有幾個露出了水面,上面還有剛掉下的鳥屎。

我來遲了一步,不然就趕得上它對潭水傾訴鍾情的一幕了。

潭邊有浮起的枯枝敗葉,是昨夜那場雨惹的禍,這兒沒有誰來爲她梳妝打扮,爲之塗妝抹粉,在它身上,更多的是一種野性的美和樸實的優雅。

溪水注入潭中的落差不大,不過年年複複,那兒已被水磨得很光滑。沒有很大的波紋,也沒有振響山谷的聲音。

潭中沒有魚,卻有一群體型晶瑩剔透的蝦。遊到哪裏都一起。它們好像就是水一樣。沒有依靠水而遊動。陽光直照到水底。飄在水面上的各色各樣的葉片、枝條的影子映在水底的石頭上,穿透葉子枝條的光線星星點點散落潭中,風随影移,在潭水中彈奏美妙的旋律。

我彎下腰去,雙手捧住一鞠清水,本想掬入口中,卻情不自禁的撒向半空。這是小時候我和表哥在這裏的情景。戲水、摸蝦,翻螃蟹、捉石蛙、捉放紙船。現已物是人非了。它在怎麽幽靜,卻也浮不出過往的時光了,我在怎麽放肆,也找不到流去的華光了。

閉上眼,趟在石頭上享受陽光照在臉上,雙腳泡在水中,聆聽柔而又純淨的流水音,周遭是那麽的靜,靜的那麽深邃,可以聽到山中鳥兒煽動翅膀的聲音,一種亘古長存的塵外之音。幽谷中的碧空,潔淨而且柔和,卻翻尋不出幼時的樂章。

山谷裏就我一個人,躺在深山最深處,幽谷最幽處,這裏沒有崇高的道德,也沒有追名逐利的欲望,它離現實太遠,離過去也太遠了。

童年的記憶隻剩浮影,我還需一個人走下去,那些逝去的韶世年華,是否能夠追回?

当前文章链接:追寻我逝去的韶世年华(https://m.cw58.cn/meiwen/jingdian/383078.html)
标签:山中溪水家乡一种小时候

推荐美文

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