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思湍飞

摘抄网美文经典美文

逸思湍飞

神话绝巅围观:更新时间:11-14 17:22

逸思湍飞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逸思湍飞

常常有那样一些时光,一个人静静地呆着,最主要的是心情平平静静,如一泓湖水,如老僧般入定。慢慢便会有天国的灵风吹来,湖水起微澜,来自心灵的最真切的音符便自天国纷然坠落,成了一段段没有章法的文字。

清泉石上流

在思想全然没有准备的时候,就在那样的不经意间,一股清冷的溪水迎面哗然涌来。鸟鸣声自山涧响起,清脆如沙漠驼铃。恍然间,故乡那青青的山谷、山谷中淡淡的草香、野花香,还有那弯弯的斜月汇成一道电光、一阵风,自逝去的童年时光飞升而来。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亲切的场景,瞬间我便如饮了醇酒般沉醉了。

你听,那溪水涌进了青石的夹缝,“咕嘟”“咕嘟”冒起了水泡。一会儿又涌出来,流过光滑的、平展展的青石平面,向下游流去。有高高的石崖突兀而来,欢腾的溪水来不及调整步伐,“哗”地流成了长长的瀑布,飞珠溅玉,好不壮观。飞瀑落下,汇聚成小潭。几个山野稚童正光着脚丫子在戏水。山坡上,头戴草帽的农夫正挥锄除草,噌、噌、噌,锄头切割草茎的声音不绝于耳。此时,群鸟和鸣、水流哗然。在一切的音响达到高潮时,乐声戛然而止……

叮…叮…,两滴永恒的水从高处滴下来,年长日久,在石头上砸出了两个深深的坑,向世人昭示着千年不变的真理。

似乎有风吹来,塔角上的风铃声随风而来,伴着经久不息的梵音,一丝丝、一缕缕直入心中,最后归于沉寂。

听春

春天是从哪儿来的?有人说是一场风刮来的,不是有首很着名的诗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吗?春风吹出了绿色,却不是春的源地。我觉得,春天是从悬崖冰柱上滑下来的。漫长的冬季,严寒封锁大地,但大地是有生命的,这生命便来自于冬之前积聚于内的水。严冬中,它默默地呼吸,呼出的水汽向上蒸腾,遇到突出的石崖、石壁便渐渐凝聚、冷却,结成一根根晶莹玉润的冰柱,像一根根笋悬空倒立,成了一道好看的风景。风霜愈紧,冰柱愈挺拔,在天地间悬着、挂着,好似一排排不屈的灵魂。突然有一天,冰柱觉得紧绷的肌肤松动了一下,它想挺住,却不由自主地展颜一笑。于是“叮”,一滴水珠便从冰柱上滑下,春天就从这儿起步了。它迈开双脚,缓步却坚定地向前。冰柱逐渐消融,“叮咚,叮咚”——“哗”——“哗”,渐渐汇成欢快的春溪向原野奔腾。春天便真的来了。于是,人们看到了芊芊绿草,听到了沙沙的春雨。而春天,此时已经跋涉了好长一段旅程了。

如水清秋

秋仿佛在几天之内便来临了。整整一个夏天干旱无雨,酷暑难熬。然而一立秋,连着就下了几场大雨。“一场秋雨一层凉”,院子里的南瓜豆角叶子不觉间变黄了。家中铺的竹凉席也显得有些清冷。轻轻地卷起竹席,往日岁月也轻轻地合上了帷幕。

这样的一个中午,一个人躺在床上小憩。秋阳淡淡地从窗户上洒落进来,好安宁、好雅静。朦朦胧胧之际,一阵似有似无“窸窸窣窣”的声音缓慢却不停息地传进来,像有人轻轻叹息着从窗前走过,又像谁在缓缓地翻动书页。起身拉开窗帘一看,是瓜棚豆架上残留的黄叶被秋风吹动着轻轻翻卷的声音。这微微的声响为寂静的午后更增添了一份静谧,却再无一丝睡意,遂起身静坐书桌前,听邓丽君的歌: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

理还乱

似离愁

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

听着听着,眼泪便温热了眼眶。那些镌刻心中的让你灿笑成花、泪垂作瀑、惆怅似雾、欢歌如风的人生之景,从岁月深处叠印出来,虽鲜明如昨,却只有无言、无言。有点点滴滴的怀念、有丝丝缕缕的伤感,不重,恰似这如水清秋,淡淡的却挥之不去。

林语堂在写秋的一篇文章中曾说:大概我最爱的不是晚秋,是初秋,那时暄气初消,月正圆,蟹正肥。桂花皎洁,也未陷入懔然萧瑟之态,这是最值得赏乐的。那时的温和,如我烟上的红灰,只是一股熏熟的温香罢了。

“一股熏熟的温香”真是写绝了初秋的神韵。试想,在初秋浅淡的凉意中,一个人静坐屋中,点一支烟,烟头上那点点的红,缓缓地吐出一丝丝的温热,刚好抵去了微微袭来的凉。热也是浅浅的,凉也是淡淡的,正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人淡如菊的境界。淡,便是初秋最深刻的神韵。

这样的时刻最宜独处。无春之喧嚣,夏之酷热,天正高远、风正清爽、人正凝神。你可以独自去到大自然中,看盈盈湖水、悠悠远山、淡淡秋菊、皎皎明月、古庙苍苔。像哲学家阿兰说的:向远处看。当你仰望天空,拥抱山林或眺望海天相交处的时候,天地间最深的灵气便拥围了你、滋润了你。你的眼睛放松了,头脑灵活了,步伐更加稳健。不是有漫长严寒的冬天吗?你可以轻松走过了。你已感染淡淡的秋味,人变得轻松、灵活。

也可以禅坐屋中,独对寂寞。用耳朵、用思维、用心灵过滤岁月长河中的泥沙与沉淀,剖析之、琢磨之,渐渐便会有闪耀的金沙从河床中缓缓滤出。春华秋实,这便是你人生中沉甸甸的部分了。

常常有那樣一些時光,一個人靜靜地呆着,最主要的是心情平平靜靜,如一泓湖水,如老僧般入定。慢慢便會有天國的靈風吹來,湖水起微瀾,來自心靈的最真切的音符便自天國紛然墜落,成了一段段沒有章法的文字。

清泉石上流

在思想全然沒有準備的時候,就在那樣的不經意間,一股清冷的溪水迎面嘩然湧來。鳥鳴聲自山澗響起,清脆如沙漠駝鈴。恍然間,故鄉那青青的山谷、山谷中淡淡的草香、野花香,還有那彎彎的斜月彙成一道電光、一陣風,自逝去的童年時光飛升而來。多麽熟悉的聲音,多麽親切的場景,瞬間我便如飲了醇酒般沉醉了。

你聽,那溪水湧進了青石的夾縫,“咕嘟”“咕嘟”冒起了水泡。一會兒又湧出來,流過光滑的、平展展的青石平面,向下遊流去。有高高的石崖突兀而來,歡騰的溪水來不及調整步伐,“嘩”地流成了長長的瀑布,飛珠濺玉,好不壯觀。飛瀑落下,彙聚成小潭。幾個山野稚童正光着腳丫子在戲水。山坡上,頭戴草帽的農夫正揮鋤除草,噌、噌、噌,鋤頭切割草莖的聲音不絕于耳。此時,群鳥和鳴、水流嘩然。在一切的音響達到高潮時,樂聲戛然而止……

叮…叮…,兩滴永恒的水從高處滴下來,年長日久,在石頭上砸出了兩個深深的坑,向世人昭示着千年不變的真理。

似乎有風吹來,塔角上的風鈴聲随風而來,伴着經久不息的梵音,一絲絲、一縷縷直入心中,最後歸于沉寂。

聽春

春天是從哪兒來的?有人說是一場風刮來的,不是有首很着名的詩說:“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嗎?春風吹出了綠色,卻不是春的源地。我覺得,春天是從懸崖冰柱上滑下來的。漫長的冬季,嚴寒封鎖大地,但大地是有生命的,這生命便來自于冬之前積聚于内的水。嚴冬中,它默默地呼吸,呼出的水汽向上蒸騰,遇到突出的石崖、石壁便漸漸凝聚、冷卻,結成一根根晶瑩玉潤的冰柱,像一根根筍懸空倒立,成了一道好看的風景。風霜愈緊,冰柱愈挺拔,在天地間懸着、挂着,好似一排排不屈的靈魂。突然有一天,冰柱覺得緊繃的肌膚松動了一下,它想挺住,卻不由自主地展顔一笑。于是“叮”,一滴水珠便從冰柱上滑下,春天就從這兒起步了。它邁開雙腳,緩步卻堅定地向前。冰柱逐漸消融,“叮咚,叮咚”——“嘩”——“嘩”,漸漸彙成歡快的春溪向原野奔騰。春天便真的來了。于是,人們看到了芊芊綠草,聽到了沙沙的春雨。而春天,此時已經跋涉了好長一段旅程了。

如水清秋

秋仿佛在幾天之内便來臨了。整整一個夏天幹旱無雨,酷暑難熬。然而一立秋,連着就下了幾場大雨。“一場秋雨一層涼”,院子裏的南瓜豆角葉子不覺間變黃了。家中鋪的竹涼席也顯得有些清冷。輕輕地卷起竹席,往日歲月也輕輕地合上了帷幕。

這樣的一個中午,一個人躺在床上小憩。秋陽淡淡地從窗戶上灑落進來,好安甯、好雅靜。朦朦胧胧之際,一陣似有似無“窸窸窣窣”的聲音緩慢卻不停息地傳進來,像有人輕輕歎息着從窗前走過,又像誰在緩緩地翻動書頁。起身拉開窗簾一看,是瓜棚豆架上殘留的黃葉被秋風吹動着輕輕翻卷的聲音。這微微的聲響爲寂靜的午後更增添了一份靜谧,卻再無一絲睡意,遂起身靜坐書桌前,聽鄧麗君的歌:

無言獨上西樓

月如鈎

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

理還亂

似離愁

别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

聽着聽着,眼淚便溫熱了眼眶。那些镌刻心中的讓你燦笑成花、淚垂作瀑、惆怅似霧、歡歌如風的人生之景,從歲月深處疊印出來,雖鮮明如昨,卻隻有無言、無言。有點點滴滴的懷念、有絲絲縷縷的傷感,不重,恰似這如水清秋,淡淡的卻揮之不去。

林語堂在寫秋的一篇文章中曾說:大概我最愛的不是晚秋,是初秋,那時暄氣初消,月正圓,蟹正肥。桂花皎潔,也未陷入懔然蕭瑟之态,這是最值得賞樂的。那時的溫和,如我煙上的紅灰,隻是一股熏熟的溫香罷了。

“一股熏熟的溫香”真是寫絕了初秋的神韻。試想,在初秋湹臎鲆庵校粋人靜坐屋中,點一支煙,煙頭上那點點的紅,緩緩地吐出一絲絲的溫熱,剛好抵去了微微襲來的涼。熱也是湝的,涼也是淡淡的,正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人淡如菊的境界。淡,便是初秋最深刻的神韻。

這樣的時刻最宜獨處。無春之喧嚣,夏之酷熱,天正高遠、風正清爽、人正凝神。你可以獨自去到大自然中,看盈盈湖水、悠悠遠山、淡淡秋菊、皎皎明月、古廟蒼苔。像哲學家阿蘭說的:向遠處看。當你仰望天空,擁抱山林或眺望海天相交處的時候,天地間最深的靈氣便擁圍了你、滋潤了你。你的眼睛放松了,頭腦靈活了,步伐更加穩健。不是有漫長嚴寒的冬天嗎?你可以輕松走過了。你已感染淡淡的秋味,人變得輕松、靈活。

也可以禅坐屋中,獨對寂寞。用耳朵、用思維、用心靈過濾歲月長河中的泥沙與沉澱,剖析之、琢磨之,漸漸便會有閃耀的金沙從河床中緩緩濾出。春華秋實,這便是你人生中沉甸甸的部分了。

当前文章链接:逸思湍飞(https://m.cw58.cn/meiwen/jingdian/383010.html)
标签:春天淡淡的初秋溪水渐渐

推荐美文

经典美文